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騙你愛上我 顏夕 第 32 頁


門口探頭探腦的顏月如。 「笨小子,你怎麼出來了,這麼好的機會還不好好把握。」 君揚心裡更狐疑了,「老媽,你不會在小歌的酒裡放什麼藥吧。」 「去你的,渾小子,你媽會用那種卑鄙手段嗎?再怎麼說我也要給你們做出
作者:待考 / 頁數:(32 / 0)

「小歌,這是我帶來的法國紅酒,這種酒很香醇,而且最適合女人喝,能養顏美容的,要不要試試。」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說著,她已經熱情地替小歌倒好了。
小歌沒來得及說自己不會喝酒,就發現玫瑰紅色的酒液已經擺在面前了。君媽媽親手倒的酒,總不能不喝吧,試一點好了,咦,甜甜的,還蠻好喝的。
顏月如好高興能和媳婦把酒言歡,可惜這是聖誕,如果是中秋就好了,就可以出去舉酒邀明月了。
小歌終於可以知道自己喝了酒是什麼結果了――想睡覺。奇怪,明明沒喝多少的,怎麼會這麼困呢?才用過晚餐沒多久,上下眼皮就急着匯合一處了。
君揚帶她到樓上臥室休息,躺上床沒多久她就進入夢鄉了。
君揚剛一走出臥室,就碰到在門口探頭探腦的顏月如。
「笨小子,你怎麼出來了,這麼好的機會還不好好把握。」

君揚心裡更狐疑了,「老媽,你不會在小歌的酒裡放什麼藥吧。」

「去你的,渾小子,你媽會用那種卑鄙手段嗎?再怎麼說我也要給你們做出好的榜樣呀。」
好義正辭嚴喲。「我也不知道小歌這麼不勝酒力。嘿嘿,這就是人算不如天算了,老天爺也在幫你呢。」
說著她把君揚猛地推進房,又關上門,「今天你就在這裡好好照顧小歌吧,明天一早我再讓傭人開門。」
說著「叭嗒」落鎖走人。
天哪,這就是她所謂好的榜樣?
君揚審視着睡夢中的小歌,她的臉頰是一片誘人的玫瑰色,紅灧灧的小嘴微微撅起,好像在等待着他的採攜。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忍不住攫住她誘人的紅唇,小歌的唇好香,有一絲葡萄酒的淡淡甜香,還有少女的體香,他的唇舌不知不覺更深入,讓自己沉醉在甜蜜的源泉中。君揚漸漸覺得自己好像也醉了, 大腦一片空白,身體的熱度一再升高,本能一再告訴他要佔有得更多。
「君揚,我好熱。」
睡夢中小歌忍不住嚶嚀出聲。
小歌的一聲呼喚,一下把君揚瀕臨渙散的意志喚回原位,小歌還沒有醒過來,不知何時,他竟拉開了她的衣襟,嫩若嬰兒的白皙胸脯上是一片淡淡的粉紅色,上面已被他烙印上了屬於他的印記。該死的,他居然差點對小歌做出越軌的事情,他不排斥在婚前就要了她,畢竟他接受的是西式教育,但那一定要在小歌同意的前提下才可以。
君揚掩上小歌的衣襟,努力不去看也不去想那片誘人的芳香,哎,看來當務之急是先去沖個冷水澡。
君揚沖完涼,給小歌蓋上一條薄被,他可沒膽量替她換睡衣什麼的,只怕衣服沒換好,他的鼻血倒先流出來了。老媽特意老謀深算地讓他把小歌安置在這間客房裡,就是因為這裡有張king size的大床,可是為了安全起見,他還是決定睡沙發,否則離她那麼近,他也不敢保證會發生什麼。
所以,當清晨的第1縷陽光照進來,小歌睜開眼看到的便是這麼一幅情景,君揚把他龐大的身軀勉強塞在臥室的小沙發上,蜷着雙腿,身上的毛毯有一半垂在了地上,他居然就這樣睡着了?
想了半天,小歌才記起昨天晚上喝了一點酒後就困得睡着了,難不成君揚是為了照顧酒醉的她而蜷在這裡一整夜?想到這兒,她覺得有點慚愧。沒辦法搬他到床上,小歌只好替他蓋好滑落的毛毯。
君家人大概都還沒有起來吧?小歌洗漱完走出房間,覺得神清氣爽,昨夜一夜好眠,看來酒後入睡的滋味蠻不錯的。從花園裡散步一圈,回來時蘭姨已經在準備早餐了,顏月如也興奮地站在一旁,當她看到小歌時興奮的情緒更是連升三個台階。
「小歌呀,昨天晚上睡得好不好?」
「很好呀。我睡覺不認床的。」
看氣色就知道一夜好覺了嘛。
「那君揚呢?」顏月如賊兮兮地問。
「我出來時他還睡着。」
想想不妥,小歌又補充道,「昨晚真是不好意思,我害他都沒睡好。」

不解釋還好,一解釋更讓顏如月喜上眉梢,我的媽呀,沒想到小歌說起這事還能這麼坦然,看來她是天真得不知道要保持幾分羞赧了,顏如月自己替她找到了理由,卻不知壓根不是她想的那麼回事。「沒關係,你不知道那可是阿揚求之不得的呢。」
看來,喜事臨近,報孫有望嘍。
「大家早。」
君揚一邊打着呵欠一邊下樓,昨天夜裡天人交戰了一晚,害他好久都沒睡着。「你怎麼起這麼早?」他一把摟過小歌,在她額上輕吻一下。
雖然她早就習慣了君揚的不正經,可是在他家人面前如此親熱,還是讓小歌忍不住臉紅,急忙不露痕跡地退出君揚懷抱。
顏月如真是看在眼裡,喜在心上,「阿揚,昨天夜裡還好吧?」
「還好,」君揚含含糊糊地說, 「只是睡得全身痠痛。」
說著還一邊伸了個大懶腰,不明白老媽為什麼高興成這樣。
咦?顏月如不明所以,以她的經驗,不是第1次後都是女孩子又酸又痛嗎?怎麼看小歌神采奕奕,阿揚卻渾身痠痛,好像反了個個兒?不會是兒子太疼老婆,使用了什麼疼痛轉移法吧?
一個聖誕節過下來,小歌收穫頗豐。當然了,在君媽媽的蓄意收買下,又是聖誕禮又是見面禮的,用來裝禮物的口袋已被塞得滿滿噹噹,小歌把脹鼓鼓的「大襪子」在臥室門上掛了足足三天,以炫耀她的行情好過君揚的。
今天是最後一門考試,考完以後就可以輕輕鬆松玩幾天,然後包袱款款回家過年了。
小歌正要興沖沖地往中文系大樓邁進,半跑卻殺出個程咬金來。
「請問你是歐小歌嗎?」
「是呀。」
小歌好奇地打量着眼前這個戴着眼鏡長相斯文的男生,在腦中的資料庫搜索一番,自己應該不認識他。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