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變身情人 第 5 頁


,這個打擊太大了。 凱賓深吸一口氣,不信地再次檢驗自己的身體,他的胸前隆起兩個半弧,「男性雄風」不見了,換來一張朝思暮想的俏容顏。 而蘇珊娜可是氣壞了,她一向對男人避如蛇蝎、厭惡、唾棄,尤其是這個糾纏不休的凱賓,
作者:歐斯卡 / 頁數:(5 / 0)

安琪拉念出了咒語,兩道光芒飛起,凱賓和蘇珊娜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清醒過來的蘇珊娜第1個動作就是甩掉凱賓緊握不放的手,並指着他的鼻子大罵:「你這個不要臉的……」

語音戛然而止,奇怪!眼前這張臉恁般熟悉,她忍不住伸手摸摸那似曾相識的面容。
「咦?姐姐,你怎麼長得跟我一模一樣?」凱賓拉起蘇珊娜,將她從頭看到腳,再從腳看到頭,只差沒扒光她的衣服驗明正身。
「你神經病,啊?」蘇珊娜突地按住自己的喉嚨,如此低沉渾厚的聲音真的是出自她嘴裡?
「毀了!」兩人同時驚喊,一起衝進浴室,面對偌大的穿衣鏡,慘不忍睹的事實擺在眼前。
他——凱賓變成蘇珊娜、而她——蘇珊娜變成凱賓!他們的靈魂與身體相互對調了!
天啊!兩人互相對看,直視着原本屬於自己的身體,腦子裡嗡嗡直響,這個打擊太大了。
凱賓深吸一口氣,不信地再次檢驗自己的身體,他的胸前隆起兩個半弧,「男性雄風」不見了,換來一張朝思暮想的俏容顏。
而蘇珊娜可是氣壞了,她一向對男人避如蛇蝎、厭惡、唾棄,尤其是這個糾纏不休的凱賓,而今……她變成了他!
她氣得想哭,靈魂放錯身體,恍如神話中的故事,怎麼可能發生在她身上,雖然修女說不可以罵髒話,可是X&$*O……罵一萬遍髒話也發泄不了她心中百分之一的怒氣。
「鏗」鏡子被兩隻憤怒的鐵拳擊成粉碎,蘇珊娜首先叫出來。「你這個混蛋,瞧你做的好事!竟敢損傷我的身體!」她完全忘記自己正做着同樣的事情。
她執起那原本粉白細嫩的拳頭,此刻「它」正淌着血,縱橫交錯的傷痕上還黏着細微碎玻璃,喔!女人最珍愛的肌膚,這下可得再泡多少牛奶才保養得回來。
她毫不猶豫地賞給凱賓一個大巴掌,「喂!」他忍不住叫痛,鮮紅的五爪印浮現在雪白的粉頰上。
「你瘋了?這是你的身體吔!」凱賓指着那張很明顯是「蘇珊娜」的俏臉叫。
唉呀!她忘了!蘇珊娜心疼地摸摸那腫脹的臉容,手心尚感覺得到那股子火熱勁兒,該死!從小到大沒人敢打她,這會兒居然自己打自己,還使這麼大力。
不對!這哪算自己打自己,她現在是凱賓,用的是「他」的手,應該是凱賓打人才是。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此仇不報非君子,蘇珊娜立刻抬手又是一巴掌,可惜這次叫痛的卻是她自己,她的魂魄在凱賓的身體裡面,傷害他的身體,等於傷害自己。不如揍他!
可是杵在眼前的卻是自己的身體,萬一不小心弄個小疤痕豈不要心疼死。
「疤痕?」驀然想起剛纔一時衝動,拿拳頭打碎鏡子的蠢事,那指關節還流着血,可別真留下醜陋的疤痕才好,忙按鈴叫來護士。
「小姐,快幫他包紮傷口。」
蘇珊娜執起原是屬於自己,此刻卻被凱賓男性靈魂所占掉的女體,對著護士道。
「唉呀!怎麼傷成這樣?」護士小姐迫不及待推來藥車,為兩人上藥,嘴巴還不停叨叨唸唸:「……女孩子怎麼如此粗魯,要是留下疤痕豈不難看……小姐,瞧在這位先生這麼關心你的分上,你真得好好愛惜自己……昨夜你受傷時,他可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將你抱來這裡……唉!難為一個輕微腦震盪的人……」

一大篇「忠告良言」唸得人耳朵生繭,蘇珊娜懶得開口,眼前她只關心一件事——要如何做才能回到自己的身體?
「看吧!天地為證,我是真心喜歡你,並且非常、非常、非常關心你!」好不容易饒舌的護士終於走了.凱賓不忘乘機表白心意,可惜他抵死不改的弔兒郎當口吻,即便是真心誠意,語氣裡硬是充滿調侃味道。
「可惜我是非常、非常、非常討厭你!」
「沒關係,打是情、罵是愛。雖然你的表達方式有點過火,但憑我的聰明才智,絶對可以完全瞭解你的心!」
「白痴!」蘇珊娜翻翻白眼,這人好生不要臉,一隻自大狂的沙豬。
「謝謝讚美!」他狀似陶醉的模樣將蘇珊娜氣得半死。
「滾離我遠一點。」
她大吼。
「不行吔!這具身體的腰部受了傷滾不得,用跳的好不好?」還在嘻皮笑臉。
呼!呼!蘇珊娜深吸一口氣,強壓下扁人的衝動。「你——給我一步步地走到床邊,躺下來,不准動,聽到沒有!」
「這樣嗎?」他半支着螓首,露出一大片雪白頸項,媚眼如絲,櫻唇微啟,眼裡閃着頑皮的神色、灑落風情萬種。
蘇珊娜一時竟看獃了,她知道自己長得很漂亮,也一向善於利用天賦,可是卻不曉得「這具女體」是這樣美得令人抨然心動。
凱賓瞧得好笑,蘇珊娜被自己的身體給迷惑了。
他嘟起性感的雙唇,送一個飛吻給她。
「親愛的……唉喲!」剛想展示一下女性的魅力,卻被一個響頭敲得額上長一個包。
「你發騷啊?」蘇珊娜又好氣又好笑。
這人是怎麼了?遇到這種事一點兒也不焦急,還有心情耍寶?
偏偏他這舉動硬是逗得她失去冷靜,不!更正!打他八歲起,他就有本事閙得她形象盡毀,手足無措,而今過了十年,顯然他的本事更高明了,可惜她的防禦本領半點兒沒長進。
「唉!」他嘆口氣,雙手輕撩前額髮絲,一隻丹鳳眼擠了命地眨呀眨的。「可憐我『落花有意隨流水、流水無情戀落花』,嗚……古今紅顏多薄命……」

蘇珊娜被他激得差點腦充血。「告訴你多少遍我不是浪女,不要隨便賣弄風情——」
「唉!有什麼關係呢?這具身體這麼漂亮,不賣多可惜……喔……幹麼又打人……」

「你再胡說八道,我不僅打人,還會殺了你。」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