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簡單誘惑 第 8 頁


一個生財的機會,看在朋友的情份上,向你們透露透露。」 李景衛趕緊湊前身去問:「什麼樣的機會?」 陳章賣關子說:「到時候帶你們去看一個地方就知道了。」 益州城的古牆路是一片商業聚集地,比較繁華。凌宜生和李景
作者:待考 / 頁數:(8 / 0)

「不要說她。」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凌宜生趕緊擺着手。「她是會幫我,這跟你們不一樣。我不想撒謊,她的魄力,讓我有一種害怕。」

陳章說:「我知道了,她是看上你了?」
凌宜生老實地點點頭。
李景衛問:「你欠下了她的人情嗎?」
陳章說:「我覺得這個女人不錯。別看你會畫一點畫,很多方面你並不行。不是我打擊你,你別太清高了。」

「我可沒想過要跟這個女人生活。」
凌宜生說。「我對她不是很瞭解,她的性格我一下了接受不了。」

李景衛頻頻點頭:「那當然,倉促的婚姻大多不幸,要不這世上怎麼會有那麼多悲傷的愛情故事呢。」

「我還沒至于到這個地步吧?」凌宜生笑道。
三人歡暢大笑。
陳章笑得最響,笑完後嚴肅地說:「眼下我倒有一個生財的機會,看在朋友的情份上,向你們透露透露。」

李景衛趕緊湊前身去問:「什麼樣的機會?」
陳章賣關子說:「到時候帶你們去看一個地方就知道了。」

益州城的古牆路是一片商業聚集地,比較繁華。凌宜生和李景衛被領到這裡,在一戶人家的空坪前停住。陳章努了努嘴巴:「這個地方如何?」
古牆路左右都是搭建的門面,雖只是一 層的舊磚房,有的蓋得還是石棉瓦,但沒有一家是關門的。而這塊空坪很寬闊,足有六十多平米,長了兩株高大的梧桐樹。大概這戶人家太沒有經濟頭腦,若把樹砍了,平排搭建幾間門面租出去,利潤可觀。按古牆路的行情,一間門面的月租是一個普通人工資的三倍左右。時尚書屋

轉自:原創

凌宜生說:「原來你是打這個地方的主意。」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陳章說:「我也是前兩天路過這裡發現的。我估算了一下,這個地方可以做三間店面,估計建築費不超過一萬五,資金由我們三個分攤,做好後一人一間,會做生意的自己做,不會做生意的就當房東收房租吧。」

李景衛說:「好是好,可這是人家的地盤呀?」
陳章笑道:「我們可以租下來啊。訂五年使用權,每年給他一萬塊,五年後所有建築歸還給他。」

李景衛貪婪地說:「萬一等五年之後這裡更升值呢?」
陳章說:「這只是一個技巧,鬼知道五年後的變化。我從一個朋友那裡得知,這裡三年後就要被規劃,我們訂五年,又不用先付五年的錢。」

李景衛點頭說:「但我覺得這事也不會這麼容易,為什麼這家人自己不建起來?」
「一家人有一家人的事。」
陳章大拇指與食指比了個數錢的動作,「我看這家人經濟比較困難,要不早自己建起來了。」

凌宜生說:「我身上還有四五千塊錢,這段日子只出不進,賠了真要去討飯了。」

「婦人心。我不是拿不出這一萬五,但得和老婆去磨牙,磨成了所有收穫她還掐得死死的。我寧願不賺那麼多,也圖個經濟自由。」
陳章高瞻遠矚地說。時尚書屋
凌宜生記起小鬱園的那一幕,知道陳章對老婆留有一手。陳章又說:「我之所以着急,是怕別人也瞄上這塊地方。到時候來問的人一多,租金就要漲上去。你們要是怕賠,算我借你們的,利息照付。」

李景衛摸摸兩棵樹說:「有你這樣精明的人,肯定是賠不了。但你有把握租到嗎?」
「世上沒有十足把握的事,但我陳章想做的,總是可以做到的。」
陳章自信地笑着。

轉自:原創

房東長得又黑又瘦,像個鴉片鬼。一見就感覺不會是個好說話的人。談判進行了一個多星期,最終只訂了三年合同,還需包水包電。陳章得意洋洋,說房東只知道貪小便宜失大虧。時尚書屋
待到動工倒樹的那天,陳章突然想起這樹是不能隨便倒的,弄不好園林處出來干涉,麻煩很大。停了數天,同凌宜生專跑園林處找熟人,打上報告說這樹常被風吹斷樹枝,有弄斷路旁電線的危險,並在居委會搞到一張證明,說樹已漸枯,必須倒掉。於是園林處的一個科長同人來察看。科長大腹便便,凌宜生懷疑那每一層脂肪也跟李景衛一樣,是用人民幣貼出來的。時尚書屋
科長瞧過了樹,臉板得像一面牆難看:「這樹不是蠻好嗎?」
陳章打上煙:「主要是不安全,每次颳大風,附近居民都提心吊膽。」

科長說:「栽一棵樹不容易,能長到這樣大的樹更是不容易,哪能說倒就倒了。現在城市污染嚴重,樹木也越來越少,破壞森林就是犯罪。這麼多年了,益州也不是沒有大風大雨,可這樹不是好好的嗎?」
凌宜生在旁聽了,覺得這事難辦。
陳章說:「從經濟角度和城市規划來看,古牆路已形成了一條商業街,就留這麼個地方也有礙市容。再說,這種梧桐也不是很有價值。」

科長冷冷道:「益州是個古城,發展經濟也要考慮到環境,不能以為賺幾個錢就能代表一切。至于說到城市規劃,你我都沒有發言權,那是上邊的事。」
不歡而去。
陳章愣愣地看著樹,一聲苦笑:「注定我陳章要失敗一回。」

凌宜生說:「也難得這位科長這麼負責,他說得也有道理。」
回了高家。趕忙進屋插了門裝睡,怕高音與他談結婚的事。
夜裡突然來風,接着下起了大雨,凌宜生關窗時便想,那樹要是倒了就好。高音敲了門,喊着有話要說。凌宜生只得讓她進來。高音一下子撲進他的懷裡,說想做那事。時尚書屋
凌宜生推說身子不舒服,高音氣惱,躺在床上不走。凌宜生說:「你在這裡睡怎麼好?」
「有什麼不好。」
高音傲然地說。「你以為我媽不知道?」
「那我出去睡。」
凌宜生拿起件衣服。
高音一把拉住他:「你是怎麼了?好像對我越來越冷淡了?」
「哪裡是冷淡你,我是有事心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