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北京娃娃 第 15 頁


還是出了門我知道我注定遲到。几乎在一秒鐘之內我就決定了我想做的。我繞着方舟書店騎了一圈,方舟還沒開門,又回到了蘇州街郵局。滿大街都是車鈴聲,只有我一個人看似悠閒。在郵局裡,我拿起了三月份的《大學生》看了看,無意中
作者:待考 / 頁數:(15 / 0)

儘管「Punk Radio」這個節目是我們鬥爭很久以來的結果,但每次播完以後我卻沒有一絲的興奮和成就感。有的只是在殺人不見血的學校的嚴酷沒用的制度下的一次可笑的小丑表演:因為我知道我們面對的是怎樣的一群聽眾,我們的學生麻木、虛偽、矯飾和淺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整個兒一群弱智啊!我呢?我又是為了什麼要為他們啟蒙呢?時尚書屋
上上個星期三早晨下着小雨。我起床後就那麼衣衫不整地坐在床上不想動。我眼下要去上的學校離我想上的北大很近。……有什麼辦法呢?……這世上,從來沒有自由……我能轉學嗎?……我能退學嗎?……春天的花開秋天的風以及冬天的落陽,憂鬱的青春年少的我曾經無知地這麼想……又來了!那在初三時拚命騎車上學的路上就愣愣地撞在腦海上的一句歌詞,又出現在我折騰不完的生活中……我終於還是出了門
我知道我注定遲到。時尚書屋
几乎在一秒鐘之內我就決定了我想做的。我繞着方舟書店騎了一圈,方舟還沒開門,又回到了蘇州街郵局。滿大街都是車鈴聲,只有我一個人看似悠閒。在郵局裡,我拿起了三月份的《大學生》看了看,無意中竟發現緊挨着紀念海子的詩旁邊是一位我曾經在忙蜂「邂逅」過的軍藝「青年詩人」石鈞的詩。時尚書屋
至于那天晚上的事情我有點兒不便啟齒。可笑!他居然用了「愛情」、「墮落」之類的詞兒。而且決不是反諷。我想給他打個電話,贈給他這麼一句「詩寫得傻逼,人做得操蛋」。時尚書屋
正像伊沙所說的,那種玫瑰園裡的老玫瑰,向來就是搖滾的敵人。時尚書屋
那天早上我本想給一些朋友打電話,但終於沒有。我要的是朋友看到狼狽迷茫的我毫不驚訝,給我一頓早飯吃,然後拉我一起看書或聽音樂,而事實上他們卻很可能一臉被打擾了的不快表情,還要刨根問底問我幹嘛不去上學,並順便給我講一通大道理!
後來因為那天我沒去學校我讓我媽給我寫了個假條,班主任偏袒着我,這件事就過去了。只是後來我厭學情緒愈演愈烈,常常遲到、曠課,學校特地為我制定了請假有「三條」的規定(分別為家長請假條、看病診斷書和開的藥方,缺一不可),就是後話了。時尚書屋
第2章
生不逢時軟弱地哭泣
我越來越厭惡說話和自我表現了。更不想和那麼多無謂的人接觸。時尚書屋
我和果凍出來散步,我們先去了趟地壇公園,前幾天他剛在這裡採訪了朴樹。風有些冷,他脫下牛仔上衣讓我穿上。我們找到那天他和朴樹坐過的椅子,果凍說給我找那天朴樹在地上寫的曲子,但找了半天兩個人也沒找到。「嘿,你們找什麼呢?聽說剛纔有人丟了一個金戒指。」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有兩人過路的人看我們一直把腦袋伏在地上很逗地來了這麼一句。時尚書屋
聊到一個樂評人,「你還不知道啊?他前一陣兒自殺了。」
果凍說。「死了?為什麼?」我立刻變得興奮起來。「不知道。」
我很羡慕那個哥們兒的勇氣啊,要是早知道他有自殺的念頭我一定不勸他而是想和他好好聊聊。不知為什麼,我這個人有一個很庸俗的觀點,那就是,誰能特牛逼地蔑視生命,視生命如糞土,覺得生命沒有意義並且生活得很痛苦,我就會覺得他很無畏,很有勇氣,很……總之很脫俗就是了。你瞧,我就是這樣,因為我本身就是這樣的,我骨子裡是一個徹底的悲觀主義者。果凍也曾寫過一篇文章的,那是一個下雨天,我在「宏和」音樂學校的頂樓發現那張過期的音樂報紙上他的那篇文章,其中有這麼一段:
「我每天出門的時候,總是要檢查一遍我的房間鑰匙,我在這個城市所認識的人們的電話號碼,我所寫好的稿子的電腦磁碟,以及呼機、月票等這些東西,要是少了一樣我就覺得自己沒法出門,可當我有一天踏上了一列遠去的火車的時候,才發現這些東西沒有一樣是不可以少的。
有時候,我會看到一些生命的遠去,我為逝者而悲哀,為他們的親人而哀嘆。然而逝者已逝,記憶將隨他們一同走遠,親人有一天也將會不再抽泣,習慣沒有了他們的日子。就像一粒石子投入湖面,那些激起的波紋總會一圈一圈地散開,直到消失。時尚書屋
這時候我覺得生命也不是必不可少的。」

「生命也不是必不可少的。」
需要說明的是我並不喜歡現在果凍的一些文章,那嬉笑怒罵顯然還不夠火侯,遠遠不如當初他刻骨的真誠來得讓人痛苦和深思。我喜歡他原來的文字。那裡面有種蒼涼幻滅的美。現實令人失望,大多數男人對生命的熱愛執著態度令我不寒而慄,他們怎麼那麼愛活着啊?所以當我看到果凍的那篇大作時就毫不猶豫地給他打了電話,因為他是我知道(認識)的第1個厭惡生命的男人。時尚書屋
我喜歡。可能我天生就是一個敏感悲觀的人。我渴望找到我的同類。時尚書屋
後來我們去吃飯。上車後,外面下起了蒙蒙的小雨,透過霓虹燈看得真切。我們去了一家快餐店,找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吃飯時果凍問我在家是什麼狀況。時尚書屋
「對我來說是煎熬,對他們來說是摧殘。」
後來我說起了採訪的事,熱淚盈眶,情緒激動,講到有一次孤獨未知地去找「誘導社」樂隊時我突然流下淚來。果凍遞給我一張紙,我說你別看著我!他笑了,有些疲憊且心疼地說:「我很羡慕你,我已經好久沒有哭了。」
「你很成熟。」
他說。時尚書屋
「No。」
「那你會活得很累。」
「我不會活那麼長的。」
「那你準備活到多久?」
「不知道。至少得過二十一世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