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北京娃娃 第 20 頁


好玩,不性感。趙平在我的屋子裡吻了我。我們戰戰兢兢地開着檯燈,一邊小心注意着客廳裡我父母的情況。第2天趙平約我去他在樹村租的房子去玩。我正好沒事,就答應了。他來首師大接的我,然後我們騎車騎了很久到達他住的村子。
作者:待考 / 頁數:(20 / 0)

和趙平正相反,池磊是一幅標準的北京男孩的樣子,短髮,乾淨的牛仔襯衣,不苟言笑。去方舟書店過馬路時,趙平很自然地拉起我的手。他的手很暖,不是熱,是溫暖。就像那天他給我唱的那首詩:「人人在傳誦美麗的童謡,就像我已逝的童年。」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趙平陪我買水時,我說請他喝酸奶,他似乎猶豫了一秒鐘,然後微笑地對我說:「謝謝。」
後來我才知道,他身上沒有錢。不是沒帶錢,而是壓根沒有錢。時尚書屋
我帶趙平回家,他坐在我的陽台上給我唱他寫的歌,用我的吉它彈琴。我從冰箱裡給他拿冰淇淋,你一勺我一勺地喂給他吃。他誇我的腿很「性感」。我很高興。時尚書屋
李從來沒有誇過我。他從來沒有用「性感」這個詞誇過我。也許他覺得我不好玩,不性感。趙平在我的屋子裡吻了我。時尚書屋
我們戰戰兢兢地開着檯燈,一邊小心注意着客廳裡我父母的情況。時尚書屋
第2天趙平約我去他在樹村租的房子去玩。我正好沒事,就答應了。他來首師大接的我,然後我們騎車騎了很久到達他住的村子。時尚書屋
他帶我到他在西郊租的房子,離我那該死的學校非常近。一條像散髮腐臭的蛇的河環繞在周圍。他給我看他畫的畫,他有好幾本畫冊,其中有一幅全都是綠色,他把它叫做「我所夢想的地獄」。時尚書屋
我順其自然地上了他的床。我想我就像上次一樣根本沒有搞清楚他有沒有女朋友,我大概已經有半年沒有和人做愛了,他弄得我非常疼,我在他身下叫喚着,趙平就嘿嘿地笑。他說你已經不是處女了?我很生氣,你也不是處男了我為什麼要是處女?你以為我是處女才和我上床是你的問題。你是個封建主義者,你這種人玩什麼搖滾?時尚書屋
然後我不客氣地讓他下來。趙平笑着說別生氣了我是開玩笑的。中午,趙平在屋外做飯,一個梳長髮的樂手進來借梳子。我遞給他,他說:「謝謝。」
「不客氣。又不是我的,為什麼謝我?」「嗯哼。」
他笑着走了。時尚書屋
下午他再來還梳子時,我才看清他的臉。他整個兒一朵牡丹花啊!一瞬間,我立刻想到:「回頭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
和「傾國傾城」。「你從蘭州來,我以後叫你小蘭吧。」
「是,夫人!」他笑道。時尚書屋
我在學校計算機課上用電腦上打趙平的那首《小妹》。比起趙平那些飽經詆毀和讚譽的長詩和歌詞,我一直喜歡這首他寫的這首小詩。簡單,純潔,美好。時尚書屋

在遼闊的藍天下面

我牽着小妹的小手

來到豐收的麥田

一片金黃燦爛

小妹的臉笑成花朵

在田埂上追趕麻雀

我看到了天上的布穀,布穀
哦,算黃算割
啊,八百里秦川

黃土的高原

是小妹和我

長大的麥田

「我有一次在學校上課時還用計算機打你的那首《小妹》呢!」下個星期六找他的時候我躺在他簡易的床上對他說。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的眼睛閃了閃,有些不自然地說:「是嗎?」
「是啊。我挺喜歡那首詩的。什麼『啊,八百里秦川,黃土的高原……』寫得真豪邁,哎對了,什麼叫『算黃算割』呀?」
「那我們那兒兩種布穀鳥的名字。」
「這首詩是你寫給你妹妹的嗎?」
「是寫給我第1個戀人的。我們陝西管情人叫小妹。」
「噢……」
「她可好了,現在在北大上學。」
趙平後來斷斷續續地講了他和他「小妹」的事兒。還拿出一張那個女孩原來送給他的照片讓我欣賞,是一個歪着頭正笑着的很可愛的女孩。時尚書屋
「我們第1次是在北大未名湖的湖邊的一張凳子上,那天我們都特別緊張……她還是處女。」
「那你呢?」
「嘿嘿,我也是處男。」
趙平咧開嘴樂起來。時尚書屋
「那你們是怎麼分手的?」我好奇的問。時尚書屋
「……」
「因為一些事兒吧。」
趙平顯然不願過多談此事,起身把那張彩色照片珍惜地收好。時尚書屋
「那你後來見過她嗎?」
「不常見。」
「那你為什麼不去北大找她啊。」
「我找了。她們班同學不讓我去北大找她。他們根本禁止我再進北大。」
「為什麼呀?」我奇怪地問。這聽起來不平常。時尚書屋
「……別說這個了。」
趙平有點不耐煩地說。時尚書屋
第3章
腐爛的檸檬醜陋的動物
幾天後,他去學校接我。「PK14來了。」
「真的?」我確實想看看這支南京的樂隊。「真的假的?」我半信半疑。時尚書屋
我們飛快地騎到「W」樂隊鼓手毛豆的住所。「來,春樹,見見你的叔叔們。」
他把我推進屋。幾個坐在地上的男青年抬頭看著我。時尚書屋
我驚訝萬分,PK14真到北京了!而以前我只在雜誌裡聽說過他們。我首先認出樂隊主唱楊海菘。他架一幅眼鏡,穿一件卡通T恤。看起來像個好脾氣的人。時尚書屋
我和PK14的成員隨便聊了幾句,就找個理由溜出了屋。我總是不能適應這種冷淡拘束的氣氛。時尚書屋
我蹲在草地旁,用手拽着地上的草,一個女孩走到我身旁,也蹲下來,她問我:「你是很喜歡W樂隊嗎?」
當時我不知道W樂隊鼓手毛豆的女朋友,就是現在蹲在我身旁的這個女孩,她問的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事實上她是想瞭解我為什麼會和趙平在一起,可能她是覺得我是因為喜歡W樂隊才會和W的主唱在一起的,當時我覺得她這麼想很可笑。時尚書屋
「不,我覺得W樂隊很一般。我並不算非常喜歡他們的音樂。」
「你多大?」那個女孩問我。時尚書屋
我老大不情願,但還是回答了:「快十六了。」
「你這麼小就和一個男的在一起,以後不會後悔嗎?」她說。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