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北京娃娃 第 24 頁


個滿頭青絲的穿紅色旗袍的年輕女人。「這是你女朋友吧?」他點了一下頭。「她很有錢吧?」「是。」他說,「我有點變胖了。都是最近過得太好了,又吃又睡還懶惰,得減肥了你先看會兒電視,我到門外頭洗菜。」池磊給我打開
作者:待考 / 頁數:(24 / 0)

我接受池磊的邀約去找他玩。他用車來接的我。我們一起上街買菜,他買了許多我喜歡吃的菜,還有兩個冰淇淋。我想起趙平寫過的一首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放下肩上在訴說著人類的小袋子/那裡面裝滿了悲哀和憂鬱/地鐵走道里響起了罵人的雷聲/誰的憤怒如同補鍋匠的鐵鎚/橫切在所有人糧倉的蓋頂上」
憑心而論,這首詩寫得正如趙平的人生。悲哀而憂鬱。罵人和憤怒。一個悲劇主角。時尚書屋
我在想寫出這首詩的人是一個淺薄的人嗎?時尚書屋
池磊帶我去他住的地方,他家裡養了二條狗和三隻貓,我們一進門那只大狼狗看見我就狂叫起來,我有點害怕,我從小怕狗,但池磊很溫柔地護着我讓我進門。我走進他的房子,地上鋪着地毯,牆上放著一幅很大的油畫,畫的是一個滿頭青絲的穿紅色旗袍的年輕女人。時尚書屋
「這是你女朋友吧?」他點了一下頭。「她很有錢吧?」「是。」
他說,「我有點變胖了。都是最近過得太好了,又吃又睡還懶惰,得減肥了
你先看會兒電視,我到門外頭洗菜。」
池磊給我打開電視,笑着看了我一眼出去了。我拿出一盒冰淇淋吃着,把剩下一盒放進冰箱。時尚書屋
池磊常常進進出出去忙活,他說他的菜炒得不錯。「嘿,小伙子,吃飯了。」
他叫我。他做了標準的三菜一湯,我嘗了一下他的手藝,不管怎麼說他能給我做飯我就覺得很高興了。時尚書屋
我們高高興興地吃完飯,在沙發上聊天。池磊喜歡打遊戲,而我從來對這個就不感興趣。在看一部喜劇片時他牽住我的手……
「我完了。我已經到了一種不抱著誰就沒有安全感的地步了。」
不會吧?!他笑道。時尚書屋
當然會。我很快就克服了對趙平僅留的一點道德感。沒有什麼,翻手為雲,覆手為雨。沉浸在青春期裡,誰都是憂傷且敏感的。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誰要折磨我,我肯定就得加倍折磨的。時尚書屋
天空一無所有,為何給我安慰?是啊,我一無所有,你為何給我安慰?時尚書屋
晚上小蘭來串門,見到我他小小地吃驚了一下,可能不明白我現在為什麼會在池磊這裡。時尚書屋
第3章
腐爛的檸檬傍晚的圓木
趙平打電話讓我陪他去找一個音樂製作人。他們的樂隊準備錄音出唱片。他在人大那邊等我。我無法管我媽要錢,就騎車去了。時尚書屋
我到時看到他坐在馬路牙子上等着我。我把車鎖好,我們先坐了一會。行人很多,好多人喜歡瞥我們一眼什麼的,因為我們看起來完全不配,我一看就是個學生,而他像個小老頭一樣齷齪蒼老,沒有錢,神經可能還有點問題,更別提他的人品了。可能有人懷疑我為什麼我會跟他在一起,現在我也有點茫然。時尚書屋
可是也說不上個所以然來,只能說我真是個軟弱的人。我們坐車去,我說過了,我身上沒錢,而他除了給那個製作人的二千塊錢外身上一分錢也沒有。我們離得很遠。售票員沒有理我們。時尚書屋
後來倒車時我突然他媽的不想陪他去了。他是誰?憑什麼總要讓我幹一些和我自己無關的事,而卻沒有一點安全保障。但我只是自己想著,弄得面色都有些發青也決不開口表達,儘管肚裡已經翻江倒海。我只能說自己真是一個他媽的無可救藥的軟弱的人。時尚書屋
或者我的表達方法有問題?我的一切其實是咎由自取。我想我和趙平都存在某些心理缺陷。而且絲絲入扣,毫不走樣。趙平正是有意或無意擊中和利用了我喪失理智的力量。時尚書屋
所以我們接着去找那位製作人。後來我們到了大概位於北京地圖東北邊的一個村子裡。前幾天這裡剛下過一場雨,路面濕淋淋的,走幾步鞋上就會沾上泥。空氣卻一如既往地悶熱,蟬不停地在樹上聒噪,我口乾舌燥。時尚書屋
折騰了三個多小時,我們才到達那個村子。我在門外等着他。大約十五分鐘後他出來了,說那個製作人不在,他在人家家裡喝了一杯茶才出來。「我也挺渴的。」
我說。回去時他說餓了。我說你那錢不是沒法花嗎!他說他餓死了,乾脆去吃頓飯得了。我們到一個小飯館裡吃麵條。時尚書屋
只有麵條最便宜。他破開了那一百塊錢。然而在回去的車上,他沒有為我買一張票,售票員走過來查票,他作出一股無賴潑皮樣,說身上沒錢,說著把剛纔吃完麵條找剩下的五毛錢拿了出來,那個年輕的男售票員無奈地拿着那皺巴巴的五毛錢,給他開了兩張票。我坐在他對面,冷眼看著這一切。時尚書屋
下車後我問他為什麼不買票,你不是有錢嗎?時尚書屋
「不,你不知道,我是認為買車票不值。」
「……好,好,……」
我不可思議看著他,真的不知該說什麼好,總之我服了他了。我一點脾氣沒有。丫就是一個農民。時尚書屋
回到人大後,我取了我的車,心想「Fuck?Fuck?Fuck」向前騎。「春樹!」他喊我的名字,我慢慢地停下車,回過頭:「怎麼了?」
「沒事兒,路上慢點兒。謝謝你今天陪我啊。」

「哦。……沒什麼。」
我口不對心地說,對他微笑着,哦,那可真是廉價的微笑。我回過頭,騎上車,我知道我又一次在矛盾中離去。時尚書屋
我對自己無限失望,為什麼我就不會誠懇直接地說出自己的不滿呢?為什麼每次都由他人的態度來決定我的態度?難道我真的如趙平說的沒有性格?哈,沒有性格,一個多麼可悲的評價,我天生就是這樣一個悲劇人物,注定成為一些不名物的犧牲品。時尚書屋
我們又在一個夜晚到玉淵潭公園玩。我們坐在波光鱗鱗的湖面旁,風吹動着,我們什麼也不說。過了一會兒他靠近我,給我講述他母親的事,我聽著。我就知道他得觸景生情,每當他感覺無助時他總會想起他那逝去的母親,那是他唯一的安慰。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