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北京娃娃 第 25 頁


,不住地打量我們「這麼晚了不回家還坐在公園裡幹嘛?」「聊會兒天。」我站起來。「證件有嗎?」我看了趙平一眼,「我有學生證。」「拿出來看看。」他們用手電筒照着我。我從我綠色的書包裡拿出我的學生證,遞
作者:待考 / 頁數:(25 / 0)

然而就連這惟一的安慰他也永遠無法再擁有。只有在這種時候,他的臉是才會出現一絲平靜和快樂。我知道他暴戾的原因之一,是痛苦。他是個非常分裂非常矛盾的人,他畫畫、唱歌、寫詩,然而這些都無法讓他做個正常的普通人。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們散了一會兒步,坐在一個石凳上。時尚書屋
「你以後打算找一個什麼樣的女朋友?」我問他。時尚書屋
「我想找一個外國女的。最好能跟她一起出國。」
「外國女的?你想得美!就你,還想找一個外國女的?你別做夢了!」我笑了,原來他一直想找一個外國女孩啊!那我算什麼?和他在一起都快變成我的自虐方式了,趙平不管怎麼想也和一個外國女的聯繫不上,我討厭他,厭惡他,但這無法不讓我傷心。我的眼淚一點一點溢了出來。時尚書屋
二束刺目的光突然衝我們照過來,「嘿!幹嘛的?」
說著走過來幾個片警,不住地打量我們「這麼晚了不回家還坐在公園裡幹嘛?」
「聊會兒天。」
我站起來。時尚書屋
「證件有嗎?」
我看了趙平一眼,「我有學生證。」
「拿出來看看。」
他們用手電筒照着我。時尚書屋
我從我綠色的書包裡拿出我的學生證,遞過去。兩個民警看了一遍,又遞給我。時尚書屋
「你爸爸是軍隊的?」他問我。時尚書屋
「是。」
「我就是管你們家那片兒的。」
他說,「你爸叫什麼名兒?」
「求求您別問了,這要讓我爸知道非得說我。」
我說。那個人看了我一眼沒說話。時尚書屋
「別站着,你坐啊!」趙平使勁用手拽我。時尚書屋
「我站着挺好。」
我看了一眼民警,繼續說,「警察站着我也站着。」
「對了,人家的態度挺對的,你知道嗎?接受檢查時應該立正站好。」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民警說趙平,「你呢?證件呢?住哪兒?」
「我有暫住證。」
趙平說,開始從屁股兜裡往外掏,「給。」
「工作證呢?」
「沒有……我在中關村做軟件程序設計。」
他說。時尚書屋
我看著他想笑。就他,還中關村?還軟件?還程序?還設計?時尚書屋
「你倆什麼關係?」
「她是我妹。」
趙平說。時尚書屋
「這麼晚了還在這兒幹嘛?」警察又重新問了一遍剛纔的問題。時尚書屋
「聊天。」
「走吧,這麼晚了扎什麼堆兒啊,我還以為*聚會呢。」
他們把暫住證還給趙平,走了。時尚書屋
「咱走吧。」
我對他說,他一臉悶悶不樂,「我剛纔叫你坐你怎麼不坐啊?在警察面前你應該保護我。」
我什麼也沒說看了他一眼。一個大男人居然得讓女的來保護,我還是頭一次聽說這麼沒有廉恥的事情。或許到了離開他的時候了。就讓他去找一個外國傻妞去吧。時尚書屋
我越來越討厭他了。他總是很窮,穿得也破衣拉撒,像個標準的撿破爛的。看見他我就頭疼。何況他從來不考慮我的心情,每次周六或周日我騎車到他住的地方找他,晚上再獨自騎車回家。時尚書屋
這種生活我已經受夠了。但我還是磨了好一陣兒才下決心離開他。為了讓自己離開他以後徹底忘掉懷念的美德,我對他愈發地好,讓他以為我是死心踏地,完全誤會我的本意,更加心安理得得享受這一切。時尚書屋
於是有一個周末他讓我去找他我便沒有去。此後他三番五次打電話上來,我都藉故不接,不為什麼,他已經似一枚枯葉,從我的生命中凋零。後來他再打電話就開始罵我,我只當他是傻子,「啪」地一聲掛斷。後來這個人就消失了,只從搖滾圈無數關於他的笑話和段子中聽到他。時尚書屋
我們的關係維持了大約六個月。從夏季到深秋。當天氣一天天轉涼時我們也玩完了。和上一次一樣,我倍感輕鬆。時尚書屋
這也讓我感到我在與男人交往上的失敗。我心裡很清楚,當我們輾轉到朝陽區某個陌生的村子裡找錄音師時,當我們在路邊小攤吃兩塊錢麵條時,我知道他們生存的艱難,沒有人真正地幫助他們,關心他們。而我知道他暴戾的原因之一,是無窮無盡的痛苦。當我們坐在傍晚的圓木上啃着梨的時候,我已經知道我們的結局。時尚書屋
第4章
我丟失了我的小女孩危險人物
趙平又一次給我打來電話,讓我去他那兒。而我一想到他的臉就累。他的電話裡苦苦哀求:「咱倆不是一直都挺好的嗎?星期六來我這兒吧,我想你了。」
可我就是不為所動。時尚書屋
他的黑臉,他的皺紋,他的窮酸勁兒和他的忽悲忽喜都讓我早就倒掉了胃口。我想也許不如給他一個轟轟烈烈的結局,讓他徹底死了心。他並不是愛我,也從來沒有關心過我。時尚書屋
我們約在下個星期六的上午10:30在樹村的岔口見。就是他原來租房子的地方。我要結束這一切,包括他無休止地給我打電話。我發誓以後再也不讓自己陷入這麼無聊齷齪的男女關係中。時尚書屋
快騎到樹村時我遠遠看到他正在村口等着我。看到我,他露出牙笑了。我在他身邊停下車,「走,到我們家去。」
他握著我車把往前推。時尚書屋
「我不,我來這兒就想達到一個目的,我就想跟你說一句話,說了我就走,你別攔着我。趙平,咱倆沒關係了。」
「走,去我那兒。」
「我不,你別拉著我啊!你幹嘛啊,鬆手!」我生氣地打着他的手。我他媽太討厭眼前這個人了,每回見着他都讓我累。時尚書屋
「去我那兒。」
「不!我要回家了,你別理我。」
「去我那兒。」
已經有人停下自行車看著我倆了,我又氣又急,趙平拉著我的車把往對面河邊拖。我使勁往回拖,氣氛極其緊張,几乎上演了一場全武鬥。時尚書屋
他把我的車拖到了對面。我突然感覺悲哀起來。時尚書屋
「去我那兒吧。」
趙平軟了一點,說。時尚書屋
「我不去。」
我們在河邊的大石頭上坐下來,看著快要結冰的、骯髒的河。時尚書屋
「那咱們談談吧。」
我說。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