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北京娃娃 第 30 頁


往往會感到世界的黑暗與醜惡,這緣自他們敏感的心和易幻想的性格。他們往往桀驁不遜,古往今來,許多天才頭腦中都會閃出一種迷茫,正如《射鵰英雄傳》裡的歐陽峰,因不停地追問「我是誰?我從哪裡來?我到哪裡去?」走火入魔而發瘋了。到
作者:待考 / 頁數:(30 / 0)

顧城、海子、戈麥都是中國著名的詩人,顧城是朦朧詩的领頭人,而海子是80年代浪漫主義詩歌的終結者,戈麥,來自北大的天才詩人,自沉于萬泉河,成為他的詩中「眾屍之中最年輕的一個」。海子于十五歲時進入北大法律系,1989年5月在山海關臥軌,他曾經在詩裡說過「與其死去,不如活着!」但他最終用他的死肯定了詩,否定了平庸冷漠的生活。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尤其在戰爭中,有着錚錚鐵骨的戰士們寧願自殺也不願被俘。尊嚴在他們看來是第1位,生命永遠排在尊嚴之後。時尚書屋
太宰治,日本著名小說家,其作品着重反映二戰後日本社會的幻滅感和絶望感,是一位「破滅型」的作家,《斜陽》為其最重要的小說,其中自殺等場景極似作者自身經歷(他曾自殺未遂,最後投河身亡)。時尚書屋
有才華的人,往往會感到世界的黑暗與醜惡,這緣自他們敏感的心和易幻想的性格。他們往往桀驁不遜,古往今來,許多天才頭腦中都會閃出一種迷茫,正如《射鵰英雄傳》裡的歐陽峰,因不停地追問「我是誰?我從哪裡來?我到哪裡去?」走火入魔而發瘋了。到這種境地也就生不如死了。真正的天才最後往往感到是絶望,因為他們可以更容易地看清一切,所以他們知道無路可走,所以他們更不願浪費時間。時尚書屋
當然有人會問:「為什麼還會有那麼多有成就的人活着?」我可以回答你們的問題——那就是他們之所以活下來,是他們妥協的結果。他們磨滅了他們的鋒芒,變成了大眾中的一員,變成了毫無個性沒有思想的機器。他們要麼已過了輝煌的高峰,要以從未開竅過。時尚書屋
所以說,真正的人生應該是戰鬥,真正的活着就應該鋒芒畢露。在屈辱和人格中選擇,應該選擇後者;在活着與自由中選擇,應該選擇後者;在平庸與死亡中選擇,應該選擇後者!說白了就是一句話:永不妥協!愛誰誰!
沒了。時尚書屋
謝謝!謝謝大家!
儘管我的這篇演講稿明顯地嘩眾取寵漏洞百出,底下的同學還都聽得目瞪口獃,瞠目結舌。「匡匡匡」地鼓掌。語文老師在發獃之餘還特意問了我一遍:「這稿子是你自己寫的吧?」
「當然是啦!」我自豪地說。時尚書屋
「林姐!林姐!」幾個後排的男生拚命向我招手遞眼色:「行啊你林姐,牛逼!」
「哇噻,我們林姐太帥了!簡直是超瀟灑。」
謝思霓向我吐吐舌頭。下課後走到我身邊來,「你真行啊,還知道那麼多名人,好多我都沒聽說過,你說的那些人裡我就聽說過一個魯迅還是因為學過他的文章。」
我謙虛地笑笑,沒說話。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第4章
我丟失了我的小女孩堅持退學
我堅持退學。父母帶我去看心理醫生。更多的是為了給老師、學校一個交代。當然下學期還是要上的。時尚書屋
如果再讓我再在那所學校上下去,我真的要崩潰了。那天下着雪,日期忘了,好像是一月三四號的樣子。坐我爸單位叔叔開的車,到很遠的一所連隊醫院。是郊區的一所醫院。時尚書屋
離我家很遠,一個小時或更長時間。像去郊遊。雪非常好看,正是我喜歡的樣子
時尚書屋
我們走進了醫院的四樓的一間屋子,很可笑的是房間前掛着的牌子竟然是「精神病科」。一位女醫生坐在巨大的桌椅旁問我:「你叫什麼名字?」
我靠,不會吧?這位醫生也太不「溫馨」了,我記得我爸我媽可說過帶我來看的是「心理醫生」。「我為什麼要告訴你?」我說。時尚書屋
「那你還來這兒幹嘛?快點兒,我問你叫什麼名兒呢!」
「……」
她看著我,停下手中的筆。「你是不是覺得這個很有個性?你是覺得很叛逆嗎?」
「……我坐在這裡,對你就是一種恭維。」
我對她說。時尚書屋
她吃驚地張大嘴,然後就作出一副見怪不怪的樣子很體貼地說:「是嗎?」我想她可以把我當成瘋子了!一個真正的瘋子!我笑得流出了眼淚。那麼我是到這學期末都不用上學了。時尚書屋
回去的路上我們在一個店裡吃了一頓非常好的涮羊肉。彷彿為了慶祝什麼似的。我高興了一秒鐘忽然想起沒有什麼可以慶祝的,難道父母會慶祝我終於休成學了?我們坐車回去的時候恰是四五點鐘學校放學的時間,沿路各大中小學裡都湧出無數天真活潑穿校服或不穿校服的學生,他們歡快的人影在白茫茫的雪地上顯得格外鮮艷。時尚書屋
就是這樣了。第2天早晨我不用6:30起床了,不用擔心遲到了,不用做廣播操了,不用下樓排隊買飯,不用考試,不用開會,不用上機,不用……
統統結束了。時尚書屋
第4章
我丟失了我的小女孩一聲不響地狂奔

所有的美好都跟隨着逝去了

我喜歡冬天的風

告訴我你需要的是堅強

現在我走了我要走了

我已經走了

留下一群人在痛哭流涕

就讓你們去後悔吧!
我走了!
在我休學的這個冬天,我被介紹來到一家雜誌社。以前我總是去玩。那個雜誌社在五棵松附近的一個軍隊大院裡。有時候我會在下午去,午後的陽光射在院子裡的偉人雕像上,有種寬厚溫暖的質感。時尚書屋
我喜歡那裡溫暖而慵懶的氣氛。當然,每個人都忙,除了我。時尚書屋
辦公室裡的燈很亮很柔和,每個人都有一張半隔離的辦公桌,我想,什麼時候才會有屬於我的一格?辦公室有時人多,有時人少,我常常坐在左面最後一張桌子上,靜靜地獃着。在他們眼裡我是個什麼樣的人我不知道,我根本不在乎,反正肯定不會是一個痛苦的人吧。你知道我是有多努力去微笑。事實上我一個人獃着的時候常常感到悲傷。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