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北京娃娃 第 31 頁


我便作天真狀。Y和Z是一起去英國留學回來的朋友,Y其實已經不年輕了,他熱愛攝影和足球,惟獨對女人的興趣不大,他留着長髮,只有眼睛還像一匹馬一樣年輕。Z比他小幾歲,我在辦公室裡經常看到他一邊上網查資料一邊給女人打電話用
作者:待考 / 頁數:(31 / 0)

我喜歡哭,常常從頭哭到尾,就像80年代的傳奇樂隊The Smiths的歌迷一樣,把時間用在喝茶、賞花、穿絨線毛衣、參觀死去的詩人墓地上,然後他們哭泣着,想要去死。怪不得我喜歡紅色和灰色。我常常沉溺于一種消沉的感覺,並在痛苦的冥想中獲得了一種奇怪的歡愉感。他們有錢,有閲歷,可以請朋友吃飯,身上塗著好聞的香水味,說話的聲音很溫柔。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這就是我迷戀他們的原因。我想,我現在喜歡你們,就會做出喜歡你們的樣子。我想我只是一個任性的孩子。但我喜歡這樣。時尚書屋
現在想想我那會兒簡直瘋了,我會在冬天的棉衣裡面穿短袖的襯衣,只為了博得Y和Z的一句稱讚:「還是春樹年輕啊!」我便作天真狀。時尚書屋
Y和Z是一起去英國留學回來的朋友,Y其實已經不年輕了,他熱愛攝影和足球,惟獨對女人的興趣不大,他留着長髮,只有眼睛還像一匹馬一樣年輕。Z比他小幾歲,我在辦公室裡經常看到他一邊上網查資料一邊給女人打電話用英語竊竊私語。時尚書屋
辦公室裡還有一個女的,長頭髮。可能也是某個版的編輯,不過不知為什麼她老看我不順眼,跟我說話也愛搭不理的,可能覺得我幼稚吧,我也不喜歡她冬天還穿著「自由馬」的長裙,還背一個小皮包。老氣橫秋。時尚書屋
Y給他們拍照,每當我靠近他的時候,我都能聞到一股若有若無的香水味道。但我不知道他用的是什麼牌子。時尚書屋
騎車在無人的大街上,風已經不很涼了。我想念冬天。特別特別冷的冬天。我這個人怎麼回事,冬天那麼冷,我怕冷,我的長褲很瘦,根本套不下秋褲,但這個冬天我是和一群我喜歡的人一起度過的。時尚書屋
我懷念冬天的雪地裡幫Z買潤喉片。在冬天走路來雜誌社,我不感覺很冷。我曾想買幾支花,我是那麼地想送他們花,但我想我買不起。時尚書屋
我一遍一遍地看到Z在電話中用柔和悅耳的英語和別人聊天,每當那時我就想堵住耳朵不想聽到我根本聽不懂的英文。時尚書屋
春天似乎一轉眼就到了。他們的工作開始緊張,常常外出採訪,每次來都很少見到一面。我知道總有一天我會離開這裡,會不再迷戀他們,這讓我難過。我知道這一切都是無法抑制的,這更讓我難過。時尚書屋
我長久長久地坐在座位上,一動不動。有時候我會帶一束花去,放在大雪碧瓶剪成的簡易花瓶裡。時尚書屋
陽光從窗口射進來,窗子開着一點點,為了透空氣。他們每個人都在忙,沒有人有時間理我。我的青春在這空氣中,在這巨大的房間和光亮中輕輕消磨。時尚書屋
終於有一天,我看到了空空的房間。我想我要瘋了,這桌子這椅子統統張着大嘴要把我噬掉。我是這麼不受歡迎的。青春不過是一個年齡,他們不需要別人的年齡來告訴他們已經老去的事實。時尚書屋
他們不需要一段壓縮的年齡一支新鮮的傷口。時尚書屋
我到他們的宿舍去找他們。Z一個人在,他告訴我Y在外面拍照片呢。時尚書屋
我們坐在客廳看Channl?V?。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看著雜誌,悄悄看著他。他在用電話和人聊天,聲音很低很溫和,間雜着笑聲,溫柔且曖昧不堪。有時會低低地順暢地說一大串英語,清泉流水般好聽。那麼驕傲。時尚書屋
而這個夜晚,注定是要被我的感情和衝動攪得一塌糊塗。時尚書屋
我夢遊似的走進他和Y的臥室,看到大瓶的CK香水。哦,原來他們是用的CK。我聞到那迷人的香味。不知為什麼突然變得暴怒起來。時尚書屋
「你什麼時候回家啊?已經快十點了,我明天還要上班,我想休息了。」
我跺跺腳,百轉千回說不出心事,我們之間是如此遙不可及。一瞬間我心裡萬念俱灰。這個世界果然是殘忍的。我掙扎着走到他面前,把手放在他的肩上,他避開了。時尚書屋
其實我是想坐在他的腿上。我愣了一下。「你以前受過什麼傷害嗎?」Z用研究的眼光着着我。時尚書屋
「什麼呀……」
我想笑。時尚書屋
他變得嚴肅起來,「你不真誠。」
他說。時尚書屋
我低下頭。好吧!我不真誠。那就……去他的吧。我說我走了,他從凳子上起身送我,在門口時他笑嘻嘻地說:「你這個小流氓……你還挺瘋狂的,你這個新新人類!」
我看了他一眼,逃走了,有一種像粘稠的血液樣的東西迅速充滿了我的大腦。我跑起來都能聽到那晃動的響聲。那樣飛快地奔跑啊奔跑。這是怎樣一個世界!風像刀子一樣猛灌到我的褲子和胸膛裡,我一聲不響地狂奔。時尚書屋
第5章
愛河的深淵死蝴蝶
又一個冬天過去了。每一個冬天都是一樣寒冷,十四歲、十五歲……而現在是春天,刮沙塵暴的天氣。時尚書屋
那天下午我決定去一趟方舟書店,那兒有一個年輕的男店員叫白開水。我到那時發現
他穿一件九寸釘的黑T恤,頭髮剪短了,顯得人小了一圈兒。時尚書屋
「嘿,誰來了,我說是誰來了,我們的春樹大小姐今兒怎麼有功夫大駕光臨?」白開水看見我來了,熱情地伸出胳膊,略顯誇張地喊到。幾個看書的人被他這一喊,抬頭看了我一眼。一個我採訪過的樂部主唱傑斯也在,還戴着他那副黑邊眼鏡,腳踏一雙噴成黃色的戰靴。時尚書屋
他問我採訪稿寫得怎麼樣了,我說快寫完了。然後我還給他上次向他借的那盤「死蝴蝶」樂隊的小樣。時尚書屋
「怎麼樣?」他問。時尚書屋
「還成。B面有些歌還不錯。」
我說。時尚書屋
「是嗎?」他露出不屑的笑容,「可他們技術也太差了。我都沒有聽完。第1首歌聽了幾句我就受不了了,都快死了,操,就這樣還出小樣呢?」
我沒理他。北京地下音樂圈裡真是互貶成風。時尚書屋
「他們就兩個人嗎?」我問。時尚書屋
「啊,沒貝司。」
我打開磁帶盒,看到他們的編製。時尚書屋
「死蝴蝶」樂隊

吉他/主唱:G鼓:LCNTC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