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北京娃娃 第 32 頁


找樂》),和放在那兒的《閲讀導刊》,給自己倒了一杯水,越來越像主人了。白開水不時接到電話,剛開頭他總要小心翼翼畢恭畢敬地點頭哈腰一下:「你好,方舟書店。」如果不是別人詢問來書的情況,就肯定是他的各路朋友給他打的電話。那
作者:待考 / 頁數:(32 / 0)

上面還附有G的呼機號碼。這兩人用的都是英文名,這讓我對他們的神秘面目有些不解。我半開玩笑地呼了「G」,在想這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呢?一會兒電話響了,白開水先接:「喂,你好,方舟。」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然後和他聊了一會兒,戲謔地說有人說你的音樂不錯啊。時尚書屋
我在書店裡走來走去。這家音樂書店其實很小,也就十幾平米吧,但有許多前衛的書和雜誌,書店外面是各個樂隊貼的演出或招樂手的海報,半面牆的CD分別賣十五元和一百五十元不等,還有許多北京和外地樂隊的小樣,櫃檯兼賣歐美樂隊T恤、貼紙,雜誌。我拿了幾份免費的《Bei Jing Scene》(《北京找樂》),和放在那兒的《閲讀導刊》,給自己倒了一杯水,越來越像主人了。白開水不時接到電話,剛開頭他總要小心翼翼畢恭畢敬地點頭哈腰一下:「你好,方舟書店。」
如果不是別人詢問來書的情況,就肯定是他的各路朋友給他打的電話。那可就歡了,嬉笑怒罵這叫一個樂。記得白開水剛來時,整個一個剛進城的苦孩子,家還在膠東農村。現在他可好了,獃在書店裡,接觸的人多了,又都是樂手,他還和其中一些善侃的處得不錯。時尚書屋
所以有人沒事就願意去趟書店,聊聊天,找飯局之類的。還經常能聽到這樣的對話:
「最近幹嘛了?」
「煩。獃着。原來還看演出,特累。現在不看了,又特無聊。時尚書屋
唉,說白了,我這人就是不適合活着。」
或者:「我為海子死!」
「我也要臥軌!」
我坐在那裡,陷入了沉思,沉浸在一種莫名其妙無所謂的神情之中。時間一分一秒地流走。窗外颳著風,土黃色的沙塵席捲整個北京城。三月末,北京正陷入每年一季的沙塵暴中。時尚書屋
而我們坐在屋裡,暫時不必理會窗外糟糕的天氣和許多煩心的事。我並不太在乎時間,我什麼都不擁有,除了時間。半個小時以後G來到書店。時尚書屋
「那天北京正颳著狂風,我本來打算買些吃的回家玩電腦的。」
G說第1次見到我的時候並沒有太注意,只看到一頭綠頭髮,心想:又是一個朋克妞。他把我當成了傑斯的女朋友。時尚書屋
G見到傑斯問了一下他關於小樣的看法,傑斯說沒怎麼聽。然後他們聊了一下關於演出的事。我聽到G讓傑斯幫他找演出,傑斯說沒有貝司不成。兩人好像就聊到這兒。時尚書屋
我走過去問:「你就是死蝴蝶樂隊的主唱嗎?」
「是。」
「你們對樂隊的貝司手有什麼要求嗎?」
他盯着我的眼睛:「沒要求。只要有共同的理想就行。」
「讓我當你們的貝司手吧。」
我說。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就是這樣認識了G,那天我讓他陪我去到對面的街上買棒棒糖。但怎麼也買不到櫻桃味的,我連那個牌子是什麼都忘了,只記得裡面有泡泡糖,可以吹很大的泡泡。最後我試探性地買了兩支,給他一支,他有些靦腆地說:「謝謝,不吃。」
我給白開水和G看我去年回老家時照的照片。時尚書屋
「照得不好啊,用傻瓜相機拍的。」
我對他們說。時尚書屋
照片上我的穿著紅色的棉襖,頭髮是黑色的,在草垛邊上和結了冰的河邊上和我妹妹又叫又笑。時尚書屋
G看著我的照片,笑着說:「怎麼跟紅高粱似的。」
當天,他帶我去看我們樂隊的鼓手。鼓手上高三,他的學校就在附近。於是我們騎上車,他戴一副有些滑稽的黃色墨鏡,我們七拐八拐地找到了鼓手的學校——鐵路三中。那座學校有一幢古老的教學樓和大大的操場,操場上有人在打球。時尚書屋
現在是三月,快到四月了,男孩子已穿上了短袖的白色球衫,學校裡有種特殊的青草味兒。我把手插在兜裡,有人向我們看過來,我知道是因為我綠色的頭髮和年輕的身體。時尚書屋
我們沒有找到鼓手,他已經放學回家了。他們很快就在長安街分別了。臨走,我對他說會很快給他打電話。時尚書屋
第2天我的電話本丟了,我找了半天,才找到一張G曾給我留電話的紙條。於是我拿起聽筒播了一個電話。他在家,很快就有人接:「喂,我找G。」
「我就是。」
他聽到一個年輕女孩的聲音,「這電話就我一個人使,有人接就是我,沒人接就是我不在。」
「嗯,我叫春樹,就是……」
「你好。」
開始總是別彆扭扭加一絲甜蜜。我們聊了一會兒,他說已經等了半天我的電話了,我不好意思地告訴他我把電話本給弄丟了。我總是這樣,丟三落四。時尚書屋
第5章
愛河的深淵玻璃娃娃

像夢一樣消散

從你的眼中,我看見了自己
像夢一樣消散,在我的夢中迷失蹤跡
任我再怎樣追尋,也不可能尋得到
我飛逝的夢呀,太過模糊
紛雜而繚亂的夢中,我赤裸地站着
在夢的心形盒子中,我瘋狂地奔跑
天色昏暗迷茫,心中莫名恐懼

前方的玻璃樓梯

可否全然破碎?時尚書屋

全然破碎的心

像夢一樣消散……

——玻璃的詩

清晨,我正在睡夢中,電話響了。一個陌生的聲音問:「喂,這是春樹家嗎?」「我是。」
我說。「我是死蝴蝶的鼓手。時尚書屋
G告訴我你的電話,下午我和G去方舟,你也過來吧。」
「好吧。」
我說,「你現在在學校嗎?我聽到有人在旁邊說話。」
「課間,我在小賣部。」
他說。時尚書屋
我說:「對我說些熱情的話吧。」
對方沉默了一會兒,說:「好吧,我愛你,快點過來吧。」
我笑了起來,「真好。下午見。」
「對了,你叫什麼?」我問。時尚書屋
「玻璃。」
掛了電話,我洗了把臉。看清現在的時間,十點半。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