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北京娃娃 第 35 頁


兒香水。」她說著,拿着CK的瓶子給我們噴了好多香水。第5章 愛河的深淵卑鄙小人I’m practicing love/leaning to hold/but too young to know/everythi
作者:待考 / 頁數:(35 / 0)

清晨,他靜靜地撫摸着我年輕而光滑的身體,脊背,天真的臉,綠色的秀髮和腳。我裝着還沒醒,安靜地躺着。我覺得非常非常幸福。然後我醒了,我們溜出門去。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薄霧籠罩着凌晨的北京,北京還沒有醒。時尚書屋
我們來到長安商場的街心花園等麥當勞開門。「今天咱們去商場吧,你不是喜歡粉紅色的胭脂嗎?我給你買。」
後來我才知道這些錢是他從中午的飯費裡省下來的。時尚書屋
我們拉著手走進華聯商廈,覺得每一個人都是那麼順眼,那麼和善。我們照例走到CK香水櫃檯旁,與以往不同的是我們這次是拉著手進的。「嗨,我……我們現在挺好的。」
我高興地對那個售貨員小姐說,她笑意盎然有些驚訝地看著我們。時尚書屋
「是這樣,我們已經陷入愛河。」
我面色通紅地說。時尚書屋
「哦,陷入愛河?恭喜你們了,既然已經陷入愛河可得多噴點兒香水。」
她說著,拿着CK的瓶子給我們噴了好多香水。時尚書屋
第5章
愛河的深淵卑鄙小人
I’m practicing love/leaning to hold/but too young to know/everything goes
The name of the game is annihilation/some life ended to begin
Love always ages/Forever is just now.

——Cavesluts

我們在第3次一起去他家的時候被G的父母逮到了。時尚書屋
星期六中午G約我去他家排練,他爸他媽都在。他們見到我的綠頭髮先是詫異,問我父母管嗎?我說我喜歡這種顏色的頭髮。他爸還說他也挺喜歡音樂的,不過是通俗音樂。G的母親徐娟說她喜歡高雅音樂。時尚書屋
她每天早上都起來練嗓子。據G說正是由於楊海濤和徐娟共同的音樂愛好讓他們分別在離異後走到了一起。時尚書屋
那天排練結束我們一起離開他家時,徐娟正站在門口。她的眼神粘乎乎地膩在我臉上,讓我突然覺得有那麼一點不對勁和不愉快。她身上帶著在四合院生活長大的女人們共有的特點——精明和狹隘。還有目光短淺及一股子不吝勁兒。時尚書屋
我從第1眼就不喜歡她。總覺得她是一個極為糾纏的危險人物。時尚書屋
有一句話叫:當你感到不對的時候,有些事情已經不對了。當時我就有這種感覺。我覺得總得有那麼一天,我會和她打起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那時正是下午。我們正處心積慮地想該怎麼從他們家溜出去。G幾次出去看都說他媽正坐在門口呢。我們有點沒轍,不知道該不該從窗戶上跳出去。時尚書屋
時間一分一秒地溜走,我們都有點兒着急。時尚書屋
「G,去幫我買份晚報還有半斤饅頭。」
他媽從客廳喊他。時尚書屋
我緊張地拉住他的手說:「怎麼辦呀?萬一在你出去的時候你媽進來了……我可只有你了……」
「沒事的。她要進來你就拿我那把吉它砸她。」
G對我笑笑,意在打消我的疑慮。但我仍然憂心忡忡,心神不寧。時尚書屋
「你媽該不會特意把你支出去吧?」事實證明確實是這樣的。當我們在屋裡商量逃走的計策時他媽也許已經勝券在握,早已經對後來發生的一切胸有成竹,發誓要給我個好看。她的針對對象不是她的兒子,而是素昧平生的我,這一切都成為我最後不肯原諒她的證據。時尚書屋
G出去之前輕輕地拉上了門。我坐在床的一角看書。然後就聽見了門被拉開的聲音。時尚書屋
當我和徐娟的目光相對上時,我倆都有點臉色蒼白。「這兒果然有人!」她冷笑着說,「說,你是怎麼進來的?」
我一聲不吭,只是看著她。楊海濤也走進來,看了我一眼又踱回他的房間了。時尚書屋
「到這屋來吧,怎麼,還捨不得啊。」
徐娟冷嘲熱諷道。時尚書屋
我面色蒼白得像死人,怎奈一句話也講不出口。時尚書屋
G跑着回來,「晚報……」
然後手一鬆,搞笑地把饅頭滾到了地上。時尚書屋
他低着頭乖乖地走進來,楊海濤走過去把門帶上。時尚書屋
「說吧,你們倆個怎麼回事?」
G什麼也不說,只是站着,叫他坐也不坐。時尚書屋
我倒很快鎮定下來,直用眼睛看他,可他總盯着地,彷彿要在那兒盯出一塊雕像來,怎麼也不抬起頭。時尚書屋
「你怎麼會在我們家,嘉芙,林嘉芙,阿姨沒記錯吧?」
「沒有。」
我看著眼前這個留童花頭的女人。從此以後我憎惡所有四十以後還留童花頭還在頭上扎一條紅髮帶的女人。時尚書屋
「你什麼時候就來我們家了?我怎麼沒見你進來?剛纔我們吃飯時你怎麼不出來啊?阿姨家歡迎學生,G的同學,那些女孩,都有來過的,趕上吃飯還一起吃飯。你要沒做什麼虧心事怎麼剛纔我們吃飯時你就不出來打聲招呼呢?光明正大的,多好,你是來玩來了。你是昨天中午就在了吧?」
「你知道十八歲以下未成年人不經過父母允許不能在外留宿嗎?」
我知道這是北京市新頒佈的一項規定,《北京晚報》上前幾天還登了。時尚書屋
果然她開始翻箱倒櫃找那張印有法律條文的北京晚報。還真讓她找着了,然後她把那張報紙扯到我面前,「你看看,報紙都登了。」
「你倆什麼關係啊?」楊海濤開口了。時尚書屋
「我愛她。」
G說。時尚書屋
楊海濤徐娟兩口子覺得「愛」只是小孩兒玩的玩具。時尚書屋
「我說呢,我說怎麼這一陣兒G老回來這麼晚,原來是為了見你啊!以前他放了學都立刻回家,從來不在外面耽擱。不行,阿姨要給你家長打電話。給,先寫一份保證書,把昨天的事明明白白地寫下來,昨兒的事算我們家G的,以後的我們概不承認,你要是出了事也別賴我們。再寫下你父母的電話,我要跟他們談一談。」
徐娟在我身邊走來走去。時尚書屋
「不。」
我憤怒得無以復加。時尚書屋
「那我就打110報警了,你是私闖民宅。你寫不寫?」她拿起電話問我。一秒鐘之內就注定我今生我恨透了她。時尚書屋
「不,我不寫。」
我們僵持着。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