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北京娃娃 第 39 頁


出倒垃圾。都穿著白色的襯衫黑色的西褲。打着領帶。無比熟悉。我冷眼觀望,覺得這半年來我發生了許多變化,而他們則還是那樣,沒長。我們沒進去,因為我突然有點興趣索然。本來我是想看看原來的同學的,和她們聊聊,現在看這個樣
作者:待考 / 頁數:(39 / 0)

在漫長的假期裡我也曾試着去學一下德語。之所以沒有選擇法語或意大利語是因為我覺得德國更加冷僻和堅定一些。萊茵河悠遠流長,那是個適合思考的國家。但我媽卻有點兒不樂意。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說學德語有什麼用,典型的目光短淺。我死求活求她也沒有同意為我的德語班付學費,我被弄得沮喪無比,我自那以後再也沒有上過任何一個補習班或學習班,因為我的自尊心受到了傷害,我想讓她知道,學習是一種權力而非賞賜。我不想付出全部努力和心血去爭取那本來就應該屬於我的,我寧可犧牲我的未來也要讓他們知道他們錯了。那好吧,咱們耗着吧,對我的前途我一點兒也不在意。時尚書屋
G陪我去原來的學校。我的紅髮現在洗得有點兒褪色。我們蹲在學校外邊的路邊抽着煙,學生都還沒放學,有幾個學生進進出出倒垃圾。都穿著白色的襯衫黑色的西褲。時尚書屋
打着領帶。無比熟悉。我冷眼觀望,覺得這半年來我發生了許多變化,而他們則還是那樣,沒長。我們沒進去,因為我突然有點興趣索然。時尚書屋
本來我是想看看原來的同學的,和她們聊聊,現在看這個樣子好像沒有聊的理由。我們騎車離開了那裡。我回家把頭髮染成了黑色。時尚書屋
我媽有一天去了西×中學,告訴了我兩個差點讓我氣炸了的消息。第1是學校說不能讓我上高三,要上就得重上高二;第2是G的父母去過我們學校。說這兒有一個叫林嘉芙的學生嗎?她老纏着我兒子,還非要到我們家去住,頭髮染得又綠又紅,你們學校到底還管不管啊?一問時間,趕情兒是我第1次被他們逮着他們就告到了學校。我聽著我媽說這些,頓時臉臊得直紅,又羞又愧,當即就想拿把刀找那兩個潑皮拚命去。時尚書屋
我媽攔着我,說這兩人胡攪蠻纏,我什麼時候惹上他們了,我又哭又閙,滿身發熱。時尚書屋
我跑到衛生間,哭泣着,抱緊自己的頭,心想怎麼會這樣,這一切怎麼會這樣。我的眼淚一陣一陣掉下來,簡直是怒不可遏:我一定要殺了她!我他媽一定要去殺了她!
A小姐給了我一個律師的電話,我向他問了一下,那個律師說最好別理他們就行了,這件事沒有什麼好的解決辦法。小川也知道了這件事,他說如果他的父母要這麼著,他說會跟他們急。我給G打電話,三言兩句講明事情緣由,讓他跟他父母表明態度,他拖着聲音懶洋洋地說:「成。」
「分手!別在一塊了!他們欺負我都欺負到學校裡來了!這日子沒法兒過了!好,回去告訴你爸媽,就說這下遂了他們的意了,咱倆不在一起了!」我只覺得渾身的血突突地往外冒,眼淚直淌下來。時尚書屋
「你不是說真的吧?」那邊半天只來了這一句。時尚書屋
我兩眼盯着窗外,綠色的草坪,巨大的樓房的陰影和發白的陽光,讓我頭暈目眩。時尚書屋
那段時間我的情緒就像乾柴烈火,一急就會着起火來。我真想拿菜刀去砍死那兩個傢伙。我還沒見過什麼人被殺,也還沒殺過什麼人,我覺得已經表現了極大的自製力。而G不溫不火息事寧人的態度更加重了我的憤怒和不安,無數個夜晚和白天都在折磨着我。時尚書屋
有時候電話鈴在半夜突然響起來我都會立刻被驚醒,心跳不止。我怕這是G父母的電話,是的,他們找上門來了,他們給我的父母打電話了,我們的事就要敗露了。是的,我受到了傷害,而我卻無能為力。時尚書屋
第5章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愛河的深淵又一個懦夫
清晨很涼。時尚書屋
早上在雜誌社外面看見了露易絲,戴着一幅藍色太陽鏡,歡欣的樣子,也難怪她!我和她不一樣!她有開明的父母,有錢的男朋友,還有天秤座悅人而又淡漠的左右逢源。時尚書屋
我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想通了重新上學。哪怕再上一遍高二。可能是在逃避什麼。我跟我媽說我要重新上學。時尚書屋
我給几乎所有的朋友打電話說我可能有回去繼續上學,他們眾口一辭無一例外地都說「好」。還說我早就應該上學了,這樣能多學點東西,起碼能拿到文憑,以後再考成人高考或高職也好有個保障。時尚書屋
我給小海打電話,他很高興我做這樣的決定。「我覺得還是應該上學。」
他說。時尚書屋
惟一持反對意見的是G,他說「你在那兒能學到什麼東西?你一定要想好了再決定。」
他說你那麼討厭你的學校,你一定要考慮好了這件事。時尚書屋
我給原來班的同學打電話告訴她們重新上學這件事。是先給謝思霓打的,可她不在家,天知道又去哪玩去了。陳旭在家,她說她考上了高職班的第1名,謝思霓和崔曉笛也考上了高職班。杜媛上的是就業班。時尚書屋
「就她那成績,還能上高職?」陳旭不屑地評價道。時尚書屋
過了二十分鐘我再給謝思霓打電話。她一下子就聽出了我的聲音,「嘉芙?……」
「是我。」
我說。她在電話那邊不停地笑,說我終於給她打電話了。時尚書屋
「我又重上學了。」
「就知道你得再上。」
「為什麼?」我問。時尚書屋
「啊?你重上了,多好啊,你在哪個班?」
「我現在也不知道,就知道得重上高二。」
「咳,重上就重上唄,沒事兒。我又能老見着你了。」
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我在回憶,在夢裡我似乎前前後後輾轉了好幾所學校,但我什麼也記不起來,我只能想起一個人來,「謝思霓」。除了她以外我什麼也記不住。我真有點瘋了,我想不起來,我想不起來,我的整個腦海只被一個人充斥着,謝思霓,謝思霓。時尚書屋
離開學還有一個禮拜,我想我該平靜一下了。時尚書屋
我找出我的運動服、西服、領帶、桌布和許多上學用的東西。時尚書屋
我想我又該每天早上6:30起床了。時尚書屋
「啊,在夢裡……」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