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北京娃娃 第 4 頁


。他說前幾天他愛上一個女孩,是一個小護士,也就十六七歲,特別可愛。那個女孩也喜歡他。但他還是沒有向那個小護士表白,「因為她太小了,我怕給她造成傷害。」他低着頭說。我們走到了長安街上,我發現和果凍聊天並不能解除我心中那種
作者:待考 / 頁數:(4 / 0)

果凍倚在院門口的欄杆上等着我,見我來了,很高興地衝我揮了揮手。我穿一件粉紅色的休閒裝,他穿著灰色的夾克和藍色的仔褲,頭髮剃得短短的,像一個未經世事純靜的少年。我跑過去,和他沿著路邊散步。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果凍給我買了一個草莓味的「可愛多」,我一邊吃一邊和他聊天,我們向着天安門的方向走去。那在我們心目中是一個神聖的地方。路邊的冷飲店已經亮起了燈,天空碧藍透明,我的心裡亂亂的,昨天和李旗發生的那一幕幕不斷地在我心頭縈繞撞擊着。我被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心情所籠罩着,這几乎讓我無法順暢呼吸,心亂如麻。時尚書屋
「果凍,我有話對你說。」
我終於下了決心。時尚書屋
果凍有些疑惑。我青白着臉對他說了我和李旗那件事的經過。他果然有些驚訝,他有些手足無措地聽著。然後說他其實還是處男。時尚書屋
也許我的坦誠讓他也有了傾訴的慾望。他說前幾天他愛上一個女孩,是一個小護士,也就十六七歲,特別可愛。那個女孩也喜歡他。但他還是沒有向那個小護士表白,「因為她太小了,我怕給她造成傷害。」
他低着頭說。我們走到了長安街上,我發現和果凍聊天並不能解除我心中那種急躁的感覺。其實我知道我真正是想和李旗談談,我是真的心裡很空虛。那件事絶對是我生命中的大事件,但現在卻沒有人能聽聽我的傾訴。時尚書屋
它像炸彈一樣壓在我心中,一不小心便會引爆生活。時尚書屋
星期一我像往常一樣地上學,路還是那條路,但我感覺氣氛全變了,我的心沉甸甸的,一種控制不住的東西在操縱着我的頭腦。李的名字硬生生地擠到了我的世界裡來。我的大腦因此變得像一塊雜草叢生的土地,我被扎得很癢很疼。這一切來得太突然,我還不太適應。時尚書屋
我有一種一直在擔心着什麼的衝動,儘管周圍正在發生着事情但就是不能夠集中精力,而心中一直放不下那件事,它隨時都在牽制着我。心裡充滿了亂糟糟的幻想。越想越糟。我害怕再出現初三時藍草帶給我的觸景生情、精神恍惚,那時就連一瓶洗髮水也能讓我想起他來。時尚書屋
那真是死都不願回憶的幾天,留給我印象最深的是猶如吸毒般的感覺。白色極光刺目恐怖。我害怕。時尚書屋
星期六,我又去找李旗。當我們躺在床上時他跟我說昨天他以前一個女朋友來找他了。時尚書屋
「是蔡蕓嗎?」我有些緊張地問。時尚書屋
「不是,是另外一個女的。」
他點上煙,抽了一口,說,「她來我們學校找我,叫我'小來',我以前不是叫李小來嗎?當時正好是中午,我不在,我們班長接待了她,告訴她我住的地方,晚上她就來找我了。」
我不說話,在那聽著,他看我一眼,接著說,「我這屋不是沒有暖氣嗎?我一想,乾脆帶她到我們班長那裡住了一個晚上。」
「那你們班長呢?」
「他住我那兒。」
「那你和那人做愛了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有呵!」他好像很奇怪我怎麼會問這個問題。時尚書屋
「為什麼呀?」我問他。時尚書屋
「她特地跑來找我啊,我看她挺可憐的,我想安慰安慰她……」
「你以為和她這樣就是安慰啦?」
「是啊,我不想讓她太難過……」
「那你!……」
「她特地來找我的,那麼大老遠的,一直打聽到我住的地方……」
「我也不知道她現在在做什麼工作……可能在當鷄。」
我們躺在床上,李神色有點淒然地點上煙,我躺着想我的心事。時尚書屋
「你愛我嗎?」我問他。時尚書屋
他毫不猶豫地說:「不愛。」
然後又加上一句:「我誰也不愛。」
天哪!我那一顆少女的心。我的眼淚一下子就流了出來,他說的是那麼直接那麼坦白,可是這樣的實話我真的不要聽。檯燈發着昏黃色的光。李放在床邊的畫冊和大部頭的哲學書硌着我的身體,我任憑自己躺在硬板板的書上,一言不發地流淚。時尚書屋
「對不起。」
李旗說。時尚書屋
「別說了。」
我抽了抽鼻子,可新的眼淚還是迅速地湧出來,我不停地擦拭又流着傷心的淚,就那麼躺着。時尚書屋
第2天晚上,在我和紫予聊天時我終於下決心對紫予說你可以陪我去找一個人嗎?我一個人去太寂寞……紫予聽著我說,也許明白了一些什麼。他猶豫了一會兒,「好吧。我們怎麼走?」「坐地鐵。積水潭下。」
在去地鐵站的路上我們始終一言未發。紫予是最合格的朋友,不該問的問題他從來不問,我們之間不遠不近保持距離,猶如純淨水般乾淨剔透,而我有時真的希望他能多問一點問題。我的心始終處在焦慮不安之中,我的心是系在李旗身上的。我真的是無法想像失去他的情形,而昨天的談話就像我已經要失去他了。時尚書屋
我面色慘白,緊緊抓着地鐵車廂的扶手。時尚書屋
出地鐵站時我對紫予說如果李旗要在你就先回去吧,如果他不再我們就一起走。時尚書屋
他說好。時尚書屋
他對我的要求一直說好。時尚書屋
包括一些不合情理的要求。我說過他是最忠貞的朋友。時尚書屋
我讓他在李的院外等着我,「五分鐘如果我不出來你就先走吧。」
「這個給你。」
紫予遞給我一張折好的紙條,他的臉看起來像平常一樣表情客觀,只是現在多了一些好像是激動抑或是痛苦什麼的,「現在別拆開,等我走了再看。」
他喘着氣說完,在黑暗中向我露出牙齒。時尚書屋
「OK。」
我拿過紙條,它已經讓紫予攥得有些濕熱,「等我五分鐘,如果我不出來你就可以走了。」
我走進李的四合院。他的門上橫着一把鎖。李不在?我的心一下子變得失望焦急起來。時尚書屋
紫予看見我出來很驚訝,「怎麼了?他不在?」
「不在家。奇怪。「我說,」你說他這點兒去哪兒了?」
「要不咱在這兒等他會兒?」紫予開口說。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