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北京娃娃 第 41 頁


個女教師結婚給的。一看就知道她想跟我搞好關係。我對她有點抗拒。「嘉芙,聽說你原來上過一個學期高二的,怎麼休學的?」原來李主任還沒有告訴她我曾經休學的原因,只是說我是原來學生會的「宣傳部長,挺有文采的」。我還沒說話,我
作者:待考 / 頁數:(41 / 0)

李主任帶來一個年輕的女教師,說這是高二(7)班的語文老師苗青,我的新班主任。那個新班主任的頭髮像男生一樣短,豆芽菜的體形,又瘦又小,弱不禁風的,像個幼兒園的老師。後來事實證明她也的確更適合去教幼兒園的學生。苗青一對大眼睛看著我,「林嘉芙對吧?歡迎你來到我們高二(7)班,走,咱們到我辦公室去坐會兒。」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和我媽跟在她的身後出了教導主任的辦公室,來到職高教師辦公室,有幾個女老師瞟了我們一眼。我看見我原來的地理老師和英語老師,她們都沒有理我,可能沒有認出我來。「隨便坐吧。吃幾塊糖吧。」
苗青給我和我媽搬來兩把椅子,又拿來一袋雜糖,說是有個女教師結婚給的。一看就知道她想跟我搞好關係。我對她有點抗拒。「嘉芙,聽說你原來上過一個學期高二的,怎麼休學的?」原來李主任還沒有告訴她我曾經休學的原因,只是說我是原來學生會的「宣傳部長,挺有文采的」。時尚書屋
我還沒說話,我媽就已經替我接上去了:「哦,她是因為身體……身體原因。」
「怎麼了?」「現在沒事兒了。」
我說。「哦。」
她也沒有多問。時尚書屋
「苗老師,要是您沒事兒的話,我就先走了。」
我媽滿臉堆笑地開口道。時尚書屋
「這學期的書還買嗎?」苗青抬眼看著我媽。時尚書屋
「嗯,書,去年的還能使吧。」
我說。時尚書屋
「可能有些地方有改動,要不然就重新訂一套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苗青用關懷的口吻說道。時尚書屋
「重訂一套?……也好,萬一有改動呢。」
在這方面,我媽沒有絲毫主見,而學校就是擺明了要多賺學生的錢。時尚書屋
下一節課是語文。我們班主任的課。時尚書屋
我和她一起上了樓,教室在3層。我們原來班的位置。我和她一起走進那間掛着高二(7)字樣的教室,正在談笑之間的同學立刻安靜下來,看著我們。時尚書屋
「我向大家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們的新同學,林嘉芙,她上過半年的高二,以前是高二(6)班的同學,下面我們歡迎新同學的到來。」
底下響起一陣掌聲。時尚書屋
我走到後排,坐在一個空座位上。時尚書屋
苗老師在黑板上抄課程表,這學期的課單調得要死。一切課只有語文、數學、英語、政治、財會(新課)、自習、班會、秘書、插花(新課)、計算機、中文、體育、書法和每天的技能課。沒有歷史沒有地理沒有哲學沒有音樂沒有生物沒有物理沒有化學。時尚書屋
下課以後立刻有人圍上來問我為什麼今年沒上高三。我告訴她們是因為原本我計划出國讀書,只是簽證沒下來,耽誤了時間,所有只好重上高二。我還說能分到你們這個優秀班集體裡我真是榮幸,以後絶對不會給你們抹黑云云……看得出她們都相信了,甚至還有點羡慕我(要是沒拒簽我就出國了),也許是我誇她們「優秀班集體」讓她們高興。時尚書屋
我原本就沒打算說真話。這幫弱智,騙他們還不是白騙。時尚書屋
班裡的男生變本加厲得少,只有2個。其中一個是班長,一個是體育委員,班長叫何宇,體育委員叫趙一楠。他們的名字我過了好幾天才弄清楚。坐在我左邊的是一個有點胖的內向女孩,戴眼鏡,有點不正常的白。時尚書屋
她用細若蚊蠅的聲音告訴我她叫王慧。時尚書屋
有三個女生主動和我交朋友。活潑的紀雪瑩、像洋娃娃一樣嬌弱沒有主見的王紫淇(乍一看有點兒謝思霓的范兒)和沒什麼特點的宋蕾。我發現這個班的同學無論從長相到智商都比我們原來班的同學差了一個檔次。她們平常愛逛的是「金五星」和「天成」,最愛跟我說的就是「嘉芙,你猜我這書包多麼錢買的?」我瞟一眼:「五十?」對方得意地抖包袱:「不對,二十。」
過幾天,「嘉芙,你猜我這個鉛筆盒多麼錢?」我再瞟一眼:「二十?」對方更加得意地抖包袱:「不對,五塊!」如果我這會兒要是再錦上添花地問一句「哪兒買的呀?」就真的皆大歡喜了——答案不外乎三個:金五星、天成、萬通。有幾個稍微時髦點兒的就聽HOT,什麼書報雜誌統統不看。我想起當初我們班裡大片大片地流傳《當代歌壇》、《瑞麗》(雖然也不怎麼上檯面)我就……我就痛心我就。更別提崔曉笛還老買《南方周末》和《北京青年報》了。時尚書屋
我,我怎麼淪落到這樣一個一窮二白的班裡了。時尚書屋
中午我帶著飯盒和大家一起排隊去食堂打飯。杜媛依然穿著西服站在食堂門口維持紀律。她現在應該在上高三。我聽到有高二的男生在議論說杜媛是「校花」。時尚書屋
奇怪,以前我們年級的男生從來沒說過杜媛是校花。同年級的女生都說她很「騷」。我路過杜媛身邊時她看著我,淡淡地打了聲招呼,「喲,嘉芙,是你。」
我說:「嗨。」
她還是那麼招人,腿好像更細了。眉毛描得很細,頭髮遮着半個臉。時尚書屋
我和紀雪瑩、王紫淇和宋蕾在一張桌子上吃飯。別人也湊成一對一對地吃飯。只有王慧一個人低着頭在她的桌子上孤獨地吃着。我問紀雪瑩,她小聲地告訴我沒人願意和王慧一起吃飯。時尚書屋
她有點怪。平常不怎麼說話。紀雪瑩笑嘻嘻地說。時尚書屋
午休時我一個人到樓下看櫥窗裡的三好學生、優秀班集體照片和專業技能展覽,看到杜媛和王主任李主任的合影,她穿著整潔的白襯衫,笑顏如花,青春無比。底下還有個人資料簡介「杜媛,學生會文藝部部長,平時積極參加學校組織的活動,為校爭光」什麼的,天知道她什麼時候混得這麼牛了。我就知道她不一般。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