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北京娃娃 第 42 頁


線,一瞬間我想說點什麼或做點什麼舉動,但還是不知道怎麼表達,就這麼騎車走了,只留下聞到的一陣冷洌冰辣的香水味。奇怪,好像許多的演出Party上常 常會聞到這種味道的香水,是什麼牌子的呢?不知道……我們的鼓手走了。
作者:待考 / 頁數:(42 / 0)

下午有兩節計算機課,我原來最討厭的一種課。因為我五筆字型打得慢,還因為我討厭那冷冰冰的機器。現在這個老師教得還可以,總之比原來王老師教得好多了。現在王老師在家歇產假,要是她現在在學校我見到她相互就太尷尬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打算好好學習。時尚書屋
回家以後收到葦子給我寄來的包裹,打開一看是一本綠色封皮的《波德萊爾詩集》。我想起我們通信的時光,那首《邀游》,「好孩子,我的妹妹,想想多甜美,到那裡跟你住在一起!幸福的相愛,相愛到老死,在你同樣的國土裡!那裡只有優美、秩序、豪華、寧靜和歡樂……」
第5章
愛河的深淵在黃色的天空中
那天放學看到一個染髮的少年背着滑板走在路上,萬一是我認識的人呢,我猶豫了一下,還是放慢了速度,當我回頭時他也正在看我。我,我接觸到了他的目光,是一個日本人,細膩的膚色和黑色的眼線,一瞬間我想說點什麼或做點什麼舉動,但還是不知道怎麼表達,就這麼騎車走了,只留下聞到的一陣冷洌冰辣的香水味。奇怪,好像許多的演出Party上常
常會聞到這種味道的香水,是什麼牌子的呢?不知道……
我們的鼓手走了。消失了,消失在遠方。在現實和理想之間,他選擇了現實。這是他的性格,也許他是對的。時尚書屋
但這不是一個理想主義者的選擇。沒有什麼錯,因為他不是一個理想主義者。時尚書屋
重新上學的這幾天過得真慢,教我們的老師都特別沒勁,中規中矩,連讓我有興趣一點兒的老師也沒有。苗青教語文,唉,她教語文,語文算是被她糟蹋了,從小到大上過幾千節語文課我還沒有上過這麼乏味的語文課呢!每節課先讀生詞,還得把書舉着讀,不舉着不成。原來教過我的所有的文科老師都同意讓我在她們的課上做別的事,看小說寫日記什麼的,因為她們知道我已經提前學過了那些知識,而且考試經常考第1,我以為這次苗青也能看出我語文的天分從而對我寬鬆一些,哪知我第1次上課時剛把一本雜誌拿在課桌底下看時就發現她在用眼神頻頻地瞟我,然後就說希望大家上什麼課做什麼事,別違反課堂紀律……弄得我悻悻的。從此之後不對她報任何希望。時尚書屋
我就知道她是個特別死板的人,根本不欣賞我。才來幾天我就發現苗青和班長何宇之間不尋常。何宇不但是苗青的左右手,而且私底下也和苗青很合得來。這個「優秀班集體」在西×中學可謂是名副其實,班裡的規矩多得不能再多了,每個禮拜的日常行為學分高二(7)班總是一分不扣,排名第1,令人振奮。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大家簡直寧願整天只獃在座位上活動以便不扣分。而高二(7)班的學生如此聽話如此好管就絶對有何宇大大的功勞。事實上班裡有領導權發言權的也只有兩個人而已——苗青和何宇。這個班和我原來上過的高二(6)班一個天上一個地下。時尚書屋
在這裡度日如年有點兒誇張,度月如年可就不誇張了。弄得我很懷念高一的時候,如果當時我再多忍耐一下……不!如果我能那樣,我也就不是我了。時尚書屋
需要說明的是這次開學我又趕上了西×中學每學期一次時間為期一個月的訓練。這件事也激化了我徹底死心堅決退學的決心。時尚書屋
「從此以後天天7:15到校,值日生7:10分到。到樓下練隊。」
我聽了簡直頭暈眼花。時尚書屋
但我還是給她們面子的,我天天7:15準點兒到校,不早一秒不晚一秒,然後就老老實實地跟着隊伍到樓下練隊。創下自上學以來的全勤記錄。李主任每次查早讀看到我正在認真讀書也應該感到很欣慰吧。這學期她還管高二,我應該是最讓她頭疼操心的學生了,雖然我並不想給她找麻煩。時尚書屋
苗青居然還不滿意。我想她是以前沒有聽過我的難纏。亦或是她太自信了。我以前都是7:45到校。時尚書屋
她討厭我的踩着點兒進班。儘管我沒有什麼錯。也不會給高二(7)班扣分。時尚書屋
她慣做的是在早讀上指桑罵槐。雖然整個班都知道是在說我她也絶不點出那個初來乍到的小騷蹄子姓甚名誰。時尚書屋
班裡甚至不允許帶課外書。自習課上也不能趴桌子睡覺。不能寫信。不能看雜誌。時尚書屋
何宇會一遍一遍下座位巡邏。簡直聳人聽聞。幾天以後苗青找我談話讓我不要穿紅色、粉紅色、黃色的鞋,學校只讓穿黑、白、藍和素色的鞋。其實我們原來班就不管的,現在在我腦子裡晃的還是當年袁玲子和路莎天天穿著的那兩雙耀眼的名牌紅色韓國鞋。時尚書屋
攤上一個這樣的學校我就不說什麼了,又遇著一「水至清則無魚」的班。時尚書屋
相對比後我覺着現在的生活完全是絶望。簡直前途就是一片曲折。時尚書屋
王慧主動在課上給我寫了一張紙條:
「和你聊聊。時尚書屋
你上次說你寫稿子去採訪幾個玩車的,我當時就想起了我初中同學一個男孩,他也玩車。你說沒有長得好的,我覺得他長的還不錯。他說別人練車都是從好車練起,可他是從一輛大破車練起的。車一顛就要散架了似的。時尚書屋
他練車經歷還挺艱難的。在班會上他還給我們表演過車技。你看了那麼多男孩玩車,氣勢一定很龐大吧?時尚書屋
還在,我覺得你比我活得充實多了,有一個屬於自己的樂隊,可你還總是說無聊,活在世上真無聊。這麼悲觀。我知道你是對這個學校……有看法,畢竟我也有同感。除了這些,外面還有很多好的事物,你說對吧?就像你的樂隊,離開了學校你就是一個自由的人了,在這裡確實我也覺得很無聊,可是又能怎麼辦呢?”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