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北京娃娃 第 45 頁


我的愛已經在六歲時用光。整日哭泣,我不想散步,不想一個人離開,我不知道我將走到哪裡,刻骨銘心的愛,巨大的山川伸出手掌接住了我,我,我,我,……整幢房子是那麼冷,還沒有來暖氣,Oh,my coffen。我最受不了的
作者:待考 / 頁數:(45 / 64)

窗外陽光燦爛,我卻沒有溫暖。這冬天的陽光,此時正照耀着我,它溫柔地撫摸着窗檯,我的目光柔和地凝視着它,如同每一個黑夜中走失了的夜晚,如同從來沒有過的溫暖。在電視上看到那麼綠的水,鮮艷的小金魚游來游去,我愛,我的愛是從未降落的歡喜,泡泡糖,棉花糖,陽光,微風,動物園裡熙熙攘攘的人群和純潔的目光,逛商場,買不買都無所謂。哦,MM,我們似乎從未親近過,我的感情於期待中蒸發升騰,觸摸了善意的天空,說什麼愛和不愛,我不想解釋清楚,我不想說得那麼明白,時光,一年只逛一次商場,我並未想要你為我買些東西,而我未得到的只配稱之為失落,多希望和誰聊聊天啊,哪怕他曾經恨我,我的愛是從未停止流動的清亮的河水,我見過的最純潔的那種,我曾在那裡洗過頭,不要告訴我向前看,我的愛已經在六歲時用光。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整日哭泣,我不想散步,不想一個人離開,我不知道我將走到哪裡,刻骨銘心的愛,巨大的山川伸出手掌接住了我,我,我,我,……
整幢房子是那麼冷,還沒有來暖氣,Oh,my coffen。我最受不了的就是這種寒冷,一點一點碾到你的皮膚中去。讓人恐懼,讓人畏縮。有什麼比與世隔絶更難受?我想讓自己大喊大叫,想聽歌,但不知道那個機器怎麼開,那個錄相機怎麼開,效果器怎麼使,不能否認,在這方面我是很白痴的。時尚書屋
我是一個失敗者,Loser。我的幸福似乎就系在一個人的身上,我的愛人,我的小Baby,拯救我的神。此時我像一個被放逐的人,充滿了失落、挫折及一些自己也說不上來的感覺。很明顯,他並不能充分地體會、瞭解到我的心情。時尚書屋
也許在他的心目中,我早已不是充滿魅力的女神(?多可笑),而只是連自己問題都解決不好的一個失敗者。一句話,他這麼對我讓我實在很傷心。時尚書屋
我在夢的囈語中痛哭失聲。時尚書屋
我從不認為我是個虛無主義者。但我知道我不是一個快樂的人。儘管我總是在笑着。有時候我覺得我的心理承受能力太好了一些。時尚書屋
以我的敏感,我早就應該死去了。時尚書屋
我想回家。時尚書屋
G在晚上七點鐘左右回到了屋子。G一回來就埋怨,他說車很擠,他在車上一直站了兩個鐘頭,簡直累死了。他說要不是因為我,他不會那麼累……
我對G說我要回家。「你真的想好了?」他問我。時尚書屋
「是的,我不能再在這間屋子裡獃着了,我快瘋了。沒有人和我說話,周圍一絲聲音也沒有。」
「那你回去以後怎麼跟你的父母解釋?」
「我不知道。回去以後再說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說。時尚書屋
我給崔晨水在飯桌上留了一張感謝條,就拎着書包和G出門了。只有在汽車駛離那幢房子時,我才有那麼一點傷感。時尚書屋
我不知道靠寫作能不能養活自己。時尚書屋
第5章
愛河的深淵憂愁的女士
我在夜裡用鑰匙打開門回到自己的屋子裡。他們都已睡了,沒有人起來罵「離家出走」的我,我甚至奇怪他們為什麼不知道不追究我複雜的心理活動。他們並不知道我真正的想法是多麼可怕、絶望。我像一顆一直在空中飄浮的灰塵突然歸落了大地一樣沉沉地睡去。時尚書屋
清晨我還在被窩裡享受那奢侈的溫暖。我想我今天不用上學。其實我並不想獃在床上,那種曖昧慵懶讓人下沉。籠罩着我,我彷彿會溺死在這片柔軟裡。時尚書屋
巨大的床就像一張墳墓,搖晃着進入死亡,每獃一秒鐘就會陷得更深,更無以自拔。時尚書屋
「明明,開門。」
我被一陣短暫急促的敲門聲驚醒,我媽又在叫我的小名。時尚書屋
「明明開門,我有話對你說。」
那扇門豈止有千斤重?我也不想面對她那沉重的面容。時尚書屋
「我一會兒去趟你的學校,你怎麼打算的?我該怎麼跟人家學校說?……」
後面可能還有一些話,我沒聽清,也許是我從心底拒絶聽。光是這幾句話就足夠要我的小命兒了。天知道我對站在我門外的那位憂愁的女士抱有多少難堪和愧疚。時尚書屋
我總是這樣,在我還沒有想清楚時就已經給別人添了麻煩,生命是一場注定的悲劇,而生活的細節是大家設計好的遊戲,你要麼玩遊戲要麼選擇死亡。但是我們又是多麼年輕而不足以死去。如果哪一天你從噩夢中醒來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跟他們玩這殘酷而弱智的遊戲,並蠢蠢欲動試圖改變這一切時痛苦就已經來臨了。所以大多數人不得不老老實實地坐下來和魔王玩那永遠的五子柱遊戲。時尚書屋
「告訴他們我不上了。過幾天給我找個學習班什麼的吧。」
「可學習班學幾天就完了。以後你打算怎麼辦?」我聽到隱藏在媽媽內心深處的嘆息和悲傷。時尚書屋
「……到時候再說吧。」
她的腳步終於消失,「砰!」地一聲,門被撞上了。她走了。時尚書屋
我躺下去,忍不住看了一眼窗外,陰沉沉的,像一張淡漠的臉,典型的北京冬天的天氣。又想起上學每天早晨時的分秒必爭,那時起床天還是黑的,兩節課後教室外的天色就是綢帶般的一絲藍。時尚書屋
我不知道我媽什麼時候回來。我想起一個叫張東旭的孩子,還有他的那本「書」。那是他的一個作品,只要出版了,就會有人買,就會有人看,在這些人中總會有一個欣賞你的人。我所喜歡的作家也都是因為寫了作品才為人所知,才能讓我看到,進而會讓我喜歡上。時尚書屋
如果他們沒寫,只是空有才情,那我是說什麼也不會知道他們了。而我,覺得自己就是一個空留才華在腹中的不幸的人了。時尚書屋
我想中午給張東旭打個電話。時尚書屋
他跟我一樣大,也在中學,已經出版了一部長篇小說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