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北京娃娃 第 46 頁


的,剛開始涂朋克標語,現在覺得特傻。為什麼呢?涂「朋克萬歲」我永遠不會覺得傻。「我還在我們班裡的三角櫃裡噴了一個呢!」「是嗎?!」我心想要在我們學校這樣做還不得給開除了!我陪着笑,我的手凍麻了,我不知道我為什麼要在大冷天
作者:待考 / 頁數:(46 / 0)

我完成了從退學到離家出走的計劃,卻發現自己依然一無所有,窮途末路。魯迅有句話,——「人生最苦痛的是夢醒了無路可以走。」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怎麼可以寫得如此哀傷……縱然就算沒有路,我也要自己闖出一條路來。時尚書屋
第5章
愛河的深淵玫瑰公園
我是你惟一的朋友,BABY,我是你惟一的朋友。我哼着這首Metallica的歌詞,這首有點淒涼的歌詞傳達出的柔情令我動容不已。時尚書屋
我是你惟一的朋友,我的寶貝兒,寶藍色的天空下只我一人。你為什麼哭泣?我的親
愛的,我不是那個十八歲就拉到一百萬美金投資的聰明小孩,也不是一個有原則的堅強的人。時尚書屋
張東旭告訴我他是從今年才開始塗鴉的,剛開始涂朋克標語,現在覺得特傻。為什麼呢?涂「朋克萬歲」我永遠不會覺得傻。「我還在我們班裡的三角櫃裡噴了一個呢!」「是嗎?!」我心想要在我們學校這樣做還不得給開除了!我陪着笑,我的手凍麻了,我不知道我為什麼要在大冷天裡給他打電話。昨天的那種莫名的默契和親密感沒了,只剩下心照不宣的無奈和硬撐着把這個電話打完的念頭。時尚書屋
就是這樣,隔着屏障猜測別人的生活總會感到那樣無助寂寞。啊,天邊是最最寒冷的風聲,枯樹枝噼叭作響,我突然變得有些心煩意亂起來,不知道遙遠的地方可否有安慰我的東西,那曾經一直被我當成心靈的故鄉的地方開始有了懷疑。然而這些都僅僅像硝煙般掠過眼前,隨即又消散了。時尚書屋
夜晚就這樣悄悄地不為人知地來臨了,夜晚帶給人的不僅會有恐怖,黑暗,有時候也會有一絲絲的安全感。時尚書屋
那些不堪迴首的往事都已經過去了,我再也不會浪費我的時間了,再也不會再也不想為那些無謂的事傷心快樂。時尚書屋
呵,我的漫長的迷茫的青春期何時才能結束?而有時我在想,乾脆死在這漫長的青春期裡得了。也挺過癮的。我在黑暗之中小心翼翼地為自己塗著紅唇。然後想象着以一個男人的眼光去欣賞它,這個過程令我着迷,我因此認定自己是個自戀的女人。時尚書屋
從小我就喜歡拿媽媽的口紅、胭脂給自己化妝。然後捧着鏡子照個不停,我非常喜歡把那些神奇的東西塗到臉上,然後看自己的臉慢慢變得與眾不同起來,我喜歡那種鮮艷的顏色,我一直深深迷戀着美國70年代鮮艷的色彩,五光十色,流光溢彩,光怪陸離,綠色的眼線筆,眼影,粉紅色、金黃色的胭脂,帶有亮片的指甲油,這些東西都讓我傾心愛慕不已。像維維安.韋斯特伍德以及約翰.加里亞諾的設計一樣引發我的瘋狂。時尚書屋
白天給《×世代》一個叫T的人打電話,我以前聽說過他的名字,他曾玩過樂隊,現在是寫樂評。我想找他聊會兒。時尚書屋
他的聲音出乎意料地好聽。聽上去挺清純的。我們好像聊了會兒音樂,他問我喜歡什麼樂隊,現在在做什麼工作什麼的。還說我的文筆很好,我發表在第1期雜誌上的《×××》他看了,「我挺有感觸的。時尚書屋
還成,寫得不錯。」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是嗎?謝謝,不過那是另外一個女孩寫的,我那篇在《×××》的右邊。」
我有禮貌地糾正他的錯誤。時尚書屋
「啊?那不好意思……」
「沒事兒。」
我們又接着聊了五分鐘,他有點急促地說,「真不好意思,我們這兒……不讓長時間接電話,要不然你告訴我你的電話,我晚上給你打過去怎麼樣?」
晚上大約八點時T打來電話。時尚書屋
「嗨,我是春樹。」
我說。時尚書屋
「嗨,中午時不好意思。我們編輯部主任剛批評過我老在工作時間打電話你就來了電話。」
「是嗎?」我說。時尚書屋
我們聊了一會兒,他特別能說,我眼睜睜地看著表從八點走到十點。几乎每一次他說話一停頓我就看一眼表,發現比剛纔又過了十五分鐘,不多不少,屢試不爽。我覺得他可能對我有點兒好感。時尚書屋
「你會想我嗎?明天?」結結巴巴的聲音,帶著一絲寂寞的期盼。時尚書屋
「會吧。」
我說,「有時間聯繫吧。」
天上下起了小雪。我穿上外衣到樓下去拿信。到樓下拿信,這可能是我現在一天中惟一一次和外界的溝通吧。我湧出一個念頭,如果T會愛我,那我會跟他說就先給我買一套合適的衣服吧。時尚書屋
他會怎麼想?會不會覺得我沒有思想?時尚書屋
第5章
愛河的深淵我是你惟一的朋友
早晨起床的時候,我看了看表,十一點過一分,奇怪,這兩天怎麼都會睡到那麼晚。小腹的隱隱發痛讓我蹙起了眉頭,難道我真的有問題了?「朋友」沒有來,已經過了十天了,多可怕。我皺着眉頭穿著毛茸茸的拖鞋上廁所,然後奇蹟般地在內褲上發現了一片紅色。時尚書屋
現在我真想跟某個人聊會兒天,誰都行。我連忙開始撥瑪麗的電話,沒人接,她是不是上學去了還沒回來?時尚書屋
T一會兒一個電話,他在雜誌社,每次都說不到五分鐘。時尚書屋
「我是單親,我和我媽一起住,我的父親很早以前就去世了。這讓我變得很堅強。十五歲時退學,到工廠幹活,給人家扛梯子,換燈泡,接線頭,穿著工作服,修變壓器,換保險。白天看卡夫卡和《傷花怒放》。」
「是,我不理解你,你也不理解我,我在本質上排斥你那些本性的東西。我沒說,但你感覺出來了。你很聰明的,我們根本就是兩種人。」
好吧,我已經承認了,我們不合適。時尚書屋
我豁出去了。時尚書屋
他說以後就叫我「Love」。這個字也能代表他對我的感情,還因為我喜歡的Courtney Love。我可以叫他「Mint」,是薄荷的意思。時尚書屋
我給張東旭打了一個電話。「最近有什麼好玩的事嗎?」我問。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