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北京娃娃 第 49 頁


化妝品櫃檯,我有很多的化妝品都想買,Za的新款指甲油,綠色眼線筆,香粉,Red Earth的白色眼線筆,彩色睫毛膏,歐萊雅的粉底液,它比較便宜並且比一般的粉底液要濕一些,這樣用時就不用專門把臉弄濕了。還有露華濃的不脫色唇
作者:待考 / 頁數:(49 / 0)

不知為什麼我突然有了一種想笑的衝動,於是我樂了一下。我慢慢走近他,他扔掉煙,一把摟住我,像真正的煽情電影電視劇一樣一下子吻住我的嘴唇,「我還以為你不來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笑笑。「你欺負我,我哭……」
他開玩笑地說著,卻真的流下一滴淚。時尚書屋
我真的不知說些什麼,凝視他的眼睛時我也沒有覺得絲毫不安。我是那麼的坦誠,我的靈魂上沒有一絲一毫罪惡感。天哪,我怎麼會這樣!
「對不起,是我不好。」
我說。時尚書屋
我們還像平時一樣去逛音像店,Converse店,看那兒推出的新款運動鞋,看隨身聽,看墨鏡。在看泳衣時他不經意地回過頭,說了一句:「我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我知道他是在開玩笑。時尚書屋
我買了一個綠色的小筆記本,G幫我去付錢,我在一樓逛化妝品櫃檯,我有很多的化妝品都想買,Za的新款指甲油,綠色眼線筆,香粉,Red Earth的白色眼線筆,彩色睫毛膏,歐萊雅的粉底液,它比較便宜並且比一般的粉底液要濕一些,這樣用時就不用專門把臉弄濕了。還有露華濃的不脫色唇膏。我早已煩了再用一成不變的淺色唇膏,塗了跟沒涂似的,那我還買它幹什麼呀?時尚書屋
我聽著Go Go&Me Me的《Say forever》走回家。這支有着奇怪的名字的兄妹組合的歌我去年就聽過,在Channl?V?看到過這首歌的Video,紅色的樹葉,蒼白的臉無助的眸子,長街上一閃一閃的燈,鋼琴,長裙,夜晚裡的旋轉木馬。所有這些堆砌起來的悲傷調子,卻感動了我。自從在書市上買了這盤帶子,我聽了不下二十遍。時尚書屋
去年冬天在《母語》雜誌社的宿舍裡看到這首歌的Video時小沈說這個女生的裙子很好看,你也去買一件吧。我說我沒錢。多逗啊,那個冬天,我天天穿條緊身綠色仔褲,很瘦,套不下秋褲,還有單的淺卡其色帆布鞋,多勇啊。那麼冷的天。時尚書屋
現在想想那時每天都有一顆熱情的跳動的心臟,在為某種迷惑的東西燃燒。時尚書屋
月亮好大好圓,天很藍,星星很多。時尚書屋
風吹着光禿禿的樹枝,我踩着地上的落葉,發出劈劈啪啪的聲音。時尚書屋
天,好藍啊。時尚書屋
十七歲,我為自己寫不出那些美麗的句子而痛苦,我為自己不能體會到那種細緻的淡淡憂愁而痛苦,我為自己留不住現在轉瞬即逝的時光而痛苦。時尚書屋
我告訴他我的心裡有一個缺口。時尚書屋
他笑着問我可以填滿嗎?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沒說話。我不知道。時尚書屋
後來我想說,那個缺口,任誰也填不滿,那是一顆失落的心,名字叫做寂寞。時尚書屋
我的十七歲就這麼流走了。我天天趴在桌子上寫小說,為了明天,我必須放棄現在。總之就是不把身體當身體!因為我要改變我的命運,我的父母是不關心我的前途和理想的,他們只是關心我能不能重新上學或者乾脆找個好點的工作,畢竟上什麼學以後都得上班的,他們不給我錢,不讓我打電話,我沒有好看的衣服,沒有手機,我只能靠自己。有時候從書堆裡抬起頭看窗外,是高樓後的一小片藍天,就想,這種時候是多麼適合在西單閒逛啊,濕蒙濛霧氣籠罩的空氣,賣花的小孩,一對對的情侶。時尚書屋
寒氣下黃色路燈更加迷人。時尚書屋
我也已快變成一個商人,我投資,就要得到利潤。我要汽車,我要洋房,我最終會背叛自己,不要純潔的心靈。其實Mint說得對,不長大隻是一個幻想,所以我會珍惜現在的一切,我要染髮,我無所畏懼。時尚書屋
Mint說他寫的東西已經沒有靈氣了,我想這是因為他背叛了自己,生命裡沒有了藝術的緣故.
第5章
愛河的深淵德芙巧克力
現在是2000年11月15日,Mint在百盛外面給Love打電話。他買了Love想吃的「阿爾卑斯」軟糖,還有德芙的「德可絲」。時尚書屋
「一會兒我去問賣糖的人,最貴的糖多少錢,我就說『買一塊』。」
有時候我真的會忘記,他是80年代出生的,而此時,他不經意流露出一些天真本性。時尚書屋
「百盛好熟悉啊。」
他嚷嚷道。時尚書屋
「嗨,你知道嗎?到時候我跟你說你等我十分鐘,別掛電話,我有點事,然後你就在那兒等着,我一轉身打車去了,到那兒找你。」
「別別,千萬別來。我現在狀態太差了,見不得人。」
「我想吃罐頭。」
「啊!我不活了!交女朋友太痛苦了!……」
那邊大聲嚷着。時尚書屋
一會兒他又回來了,又給我打了一個電話:「我知道這裡什麼糖最貴了,還是德芙和吉百利。」
當天晚上我們又吵架了,如果那真算吵架的話。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引起的,只記得當時那邊忽然改用了一種極冷酷的口氣問:「你想吵架嗎?」
「不想。」
我乾脆地說。時尚書屋
「那就別談現在的話題了。」
「我想吵架。」
後來他跟我說就像漲潮落潮,特別情緒化。時尚書屋
一個男孩這麼情緒化說翻臉就翻臉是多麼好玩並且好笑的事。時尚書屋
「你更狠。你這個商人。我僅存的一絲溫情,——也將消失。」
第2天,T把糖用「快遞」給我送過來。我是下午收到的,當時我正在穿鞋準備下去跑步。G打電話過來,說外面下雪了。時尚書屋
大信封裡有三張信紙,兩袋糖和一張貼畫和一張他的一寸照片。時尚書屋
貼畫我不敢貼,糖我不敢吃,怕到時候還要從琴上撕下貼畫,還要從商店重買糖還給他。時尚書屋
我可能是被沖暈了頭腦。時尚書屋
我可能是被沖暈了頭腦,是被什麼呢?愛情?還是莫名的衝動?時尚書屋
那張小小的一寸照片夾在一張紙片中,曝光過度而顯得蒼白的臉,前額垂下的長髮,略帶神經質的眼睛,那樣削瘦的臉。那是他1997年的照片,和我想的不太一樣。但我也說不出有哪些不一樣。也許就應該是這樣吧。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