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北京娃娃 第 5 頁


話,只笑了一下。當我再一次地純熟地如剛出生嬰兒的姿態出現在他身下時,我想這一切其實是早該被我們結束的。我們疲倦地躺在床上睡去,大概晚上十一點時他叫我「春樹,起來吧,你還得回家呢。」我開始穿衣服,他陪我一起起床,
作者:待考 / 頁數:(5 / 0)

「好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手裡捏着那張沒有打開的紙條,靠在牆上。斑駁的樹影漏過細細碎碎的橘紅色的燈光。大概過了那麼十幾分鐘,我們看見兩個人影從遠而近邊走邊談過來。時尚書屋
「是春樹吧?」還是李旗的老班長先看見了我們。我走出去,「嗨。」
「你怎麼來了?」李問我。時尚書屋
「嗯,我想來看看你。」
「Hi,那我先走了。」
紫予向李打着招呼,然後看了我一眼,走了。他的白衣服在燈光下發着年輕純潔的光。時尚書屋
我和李旗和他的老班長一起走到他的屋。進屋時我拚命呼吸了一下這屋子的空氣,才剛剛一天不見我就發現這空氣之於我正如純氧氣之於生命。我發現自己是這麼離不開他。哪怕一毫一厘。時尚書屋
李的班長和我們談笑了一會兒就告辭走了。空遺下我倆對坐著。時尚書屋
「你怎麼來了?」李又問了一遍。時尚書屋
我沒說話,只笑了一下。時尚書屋
當我再一次地純熟地如剛出生嬰兒的姿態出現在他身下時,我想這一切其實是早該被我們結束的。時尚書屋
我們疲倦地躺在床上睡去,大概晚上十一點時他叫我「春樹,起來吧,你還得回家呢。」
我開始穿衣服,他陪我一起起床,我們穿過馬路,來到地鐵站。他站在上面,我們揮手說再見,然後他折過身向回走。時尚書屋
而當我買票時售票員說最後一班地鐵已經在一分鐘前開走了。Shit!我心裡暗罵了一聲,然後就拚命地去追李旗。他不緊不慢地走着,手裡拎一塑料袋,裡面裝兩個蘋果,可能剛纔他在買蘋果。我很快就追到了他。時尚書屋
「嘿!」我撲上去拍他的肩膀。「你怎麼沒走啊?」他的眼睛裡明顯流露出一分驚喜。時尚書屋
「車走了,我沒趕上末班。」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說。時尚書屋
「那怎麼辦啊,你明天還得上課呢,要不我騎自行車帶你回家?」他笑道。時尚書屋
「不用。」
我斷然拒絶了李用自行車帶我的建議,可能潛意識裡我認為這種親昵的舉止根本不適合我們。而且要李騎自行車帶我,我不想欠他的情,索性清清爽爽,兩不相欠。時尚書屋
我跟他回到他的小屋。開始坐下吃蘋果。李旗一邊拿小刀削着皮一邊嚴肅正經說,「你這一回來造成我直接的經濟損失。」
「你是說蘋果?」
「是啊。」
他好像一點沒有開玩笑的意思。時尚書屋
「我靠,你不會吧!……」
我樂着說。時尚書屋
我在臨睡前打開紫予給我的紙條,紙條上有一大塊讓我們的手弄得臟了的黑漬。那上面是紫予清秀而有些拘謹的字跡,上面寫着這樣一段話:「今夜注定有天雷地火,在我們回去的時候地鐵車廂爆炸,我是惟一的倖存者,哈哈,永別了!」
那個夜晚我睡得很不踏實。我們和李沒有再做愛。非但沒有做愛,連碰一碰都沒有再碰。各自縮在床的兩側。時尚書屋
我們互相厭惡,對彼此都沒有了興緻。對我來說是不回家的惶恐和第2天還要早起上學的壓力讓我擔憂。還有就是我一直希望和李旗單獨過一個完整的晚上的,現在機會就在眼前了,我怎麼失去了熱愛他的興趣了呢?我怎麼一點都沒有戀愛他的感覺了呢?真是怪了,怪了。我在夢裡亂七八糟地想著這些,還有紫予,他一定已經知道我和李旗的關係了,他在想什麼?他難過嗎?為我擔憂嗎?我們只是普通的「好」朋友嗎?明天我該怎麼跟我媽說呢?我昨天晚上……我呼吸急促,口乾舌躁,迷迷瞪瞪地睡着,一夜無夢。時尚書屋
我感到這一夜的冗長和無味,一些本來屬於我的東西在這一夜以後發生了改變,我覺得這個晚上我已經死了。我已經死了。時尚書屋
第2天我趕早上的地鐵回到家裡,我媽聽見門鎖響衝到客廳來正好見到狼狽不堪的蓬頭垢麵灰頭土臉的我,頓時氣不打一處來,一夜的怒火一下子爆發出來,破口大罵,因為在昨晚之前,我從未有夜不歸宿的情景。時尚書屋
「別說了,別罵了。我現在特累。給我二十塊錢,我打車去學校,現在快晚了。」
我揚着手,死乞白咧地說。時尚書屋
我媽愣了一下,從包裡給我扔出二十塊錢,一邊罵著我,一邊回房睡覺去了。我想她可能對我非常失望。但我很累。時尚書屋
我簡直是身心疲憊。時尚書屋
第1章
千山鳥飛絶僻靜
我的心碎了,但我沒有膠水。時尚書屋

——小水

星期六時,和李旗在一起,天在下雪。我去的時候大概早上八、九點鐘,天還沒亮。他躺在床上等着我。然後我鑽到他暖和而骯髒的被窩捂我冰涼的小身體,他總是緊緊地摟着我,生怕我突然跑了或消失。時尚書屋
我們總是按捺不住內心的衝動或者慾望。屋子裡很暗,我偷眼看一眼窗外,是灰白色的滿天陰霾。過了一會兒,我想喝水,端起他的茶缸就要喝。他奪下那杯冰涼的水,倒在了地上,給我重新倒了一杯熱水。時尚書屋
他說你現在這種情況,最好不要喝涼的東西,對身體不好。中午吃完飯我陪他去找他的老班長。可是那幢平房前鎖着門。我們獃在雪地裡站了一會兒就走了。時尚書屋
我問他「Punk」和「Grunge」的區別。要知道當時著名的《朋克時代》還沒出。我每個禮拜都聽著李借給我的搖滾磁帶,他借給我的都諸如是「Green Day」、「Blur」、「R.E.M」、「小精靈」、「Sonic Youth」這樣的樂隊,然後下一個禮拜六見面時再還給他。他摳着牆上的紅磚,支支吾吾地解釋了一番,然後說他也說不清。時尚書屋
我們踩着雪接着走回去。樹上落滿了雪,我的白色的棉大衣上也落滿了雪花,地上的雪被迅速變成灰黑色,令人掃興。「咱們散會兒步吧。」
我對他說。時尚書屋
他不置可否。我們走到他家衚衕口對面的一個音像店,裡面有許多港版盜版搖滾磁帶,五塊錢一盤。可我就連五塊錢也沒有。我們在那堆亂糟糟的帶子裡看了半天,誰都沒有要買的意思。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