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北京娃娃 第 50 頁


我感到非常輕鬆,雖然我們干的事看上去還是像情侶,不過我夏天時莫名其妙的衝動和歡快早已消失啦。上星期六木推瓜唱那首《悲劇的誕生》,主唱趴在地上,音樂結束後他突然大聲痛哭起來,我一點也不想哭,因為那幾個小時是我一周來最他
作者:待考 / 頁數:(50 / 0)

我在看了信後感到心沉甸甸的,我知道Mint讓我收到東西后給他打一個電話,但我現在真想一個人靜靜,有種東西壓在我心上,叫我喘不過氣來。我走到樓下跑起步。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是真的有點不敢吃那些糖。我付出了什麼來吃它呢?他是一個極現實的人,他付出了就一定要回報,我是否能給他回報呢?對此我不敢肯定。也許答案連我自己也不想知道。時尚書屋
第5章
愛河的深淵兩封信
在樓下的傳達室我發現兩封我的信,一封是瑪麗寫來的。時尚書屋

春樹:

其實我一直想給你寫信,只是不知如何說起。我覺得我現在簡直就是一個「痛苦的人」了,嘿嘿!
不過,這跟劉佳沒什麼關係,我們經常見面,分手後我感到非常輕鬆,雖然我們干的事看上去還是像情侶,不過我夏天時莫名其妙的衝動和歡快早已消失啦。時尚書屋
上星期六木推瓜唱那首《悲劇的誕生》,主唱趴在地上,音樂結束後他突然大聲痛哭起來,我一點也不想哭,因為那幾個小時是我一周來最他媽高興的時刻!
上回問我寫什麼沒有,我都給忘了,我上個月給《通俗歌曲》寄了一個關於回聲與兔人的99年專輯的碟評,他們不是有個欄目叫「我的唱片」嗎?能發不能發我就不知道了。其實他們97年那張更動聽,詞更好,但當時那張盤還不屬於我。時尚書屋
有人跟我說,「雖然陰暗,但至少是有希望的,你說呢,Mary?」我可拿不準。時尚書屋
那天在三聯門口,我隱約聽見有人叫「沈浩波」我抬頭一看還真是他(因為我幾分鐘前剛看見他發在《芙蓉》上的詩和文,附照片)?我看他的樣子很隨和嘛!結果一念之差就出來了,後來我想應該過去向他要點他寫的東西,詩也成,不過最好是那種東西:評論。就是貶低那些別人都認為好的東西。當然他也不一定搭理我,要不你幫我跟他說說。時尚書屋
那天一支不怎麼的叫崩潰的樂隊演出時他們撞,結果我前面一男的沒站住撞我下巴上了,當時不疼,就是麻了,誰知道現在卻疼了,沒法抿嘴。下回誰要是再撞我下巴,我就踹他屁股。時尚書屋
我和肖洋在科大,我現在想起來我是多麼的有控制力啊,他剛被勸退,其實冬天穿衣服真是太多(麻煩)了,而且燈火通明(通宵自習室),雖然沒人但外面老有人啊,可是我是多麼喜歡/懷念處男的身體啊,光滑乾淨並且不滿十八歲。想起來有點難受。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可是我都快二十一歲了,我不想二十一歲。時尚書屋
沈浩波的詩挺有意思。我也想寫「它蜷縮在我的內褲裡/連我的陰莖也不再與這寒冷做着鬥爭」。這是那天劉佳說冬天在室外不易勃起時的即興。其實就是開玩笑。時尚書屋
我在三聯還看見《×世代》兩本書,你和G的照片拍得不錯呀,不過你寫的東西(我所看過的),我還是喜歡《死國》和你給我的信。還有你說話,聲音也很好聽嘛。反應又快,不像我,都凍上了。時尚書屋
冬天就是不順,但我還是希望時間能夠慢點。時尚書屋
我不想二十一。時尚書屋
再見,又不想分別。時尚書屋

瑪麗

00、11、4

我嘆了一口氣,Mint是否也要二十一了?真可怕。接着看下封信,清秀拘謹的字,再加上信封上「清華大學」的標識,我已經猜出了她是誰。時尚書屋
她果然給我回信了。時尚書屋

嘉芙:

Hi,親愛的,我好想你,你還好嗎?現在怎麼樣,在做些什麼?你說要搬到西三旗住,怎麼沒有搬過去?你好像辦的是休學手續吧,你不是不想在學校上學了嗎,為什麼辦休學手續?難道你還有可能再回來。時尚書屋
記得以前做過一個夢,這個夢短得不能再短了,只有幾秒鐘,我夢見咱倆分開了,我當時覺得很奇怪,怎麼會做這樣的夢呢,實在不敢相信。我舒了一口氣,只是一場夢,更不敢想象的是卻成為了現實。現在只能用這種方式聯繫,真的很遺憾。在班裡,又恢復了以前的狀態,好像缺少了點什麼。時尚書屋
我一直在等你的明信片,一天天過去了,我等的好着急。時尚書屋
對了天冷了,你也別忘多穿點,這是你最喜歡的季節,你也許是不會怕冷的吧。時尚書屋
就這樣吧,祝你做個好夢。時尚書屋
王慧(慧兒)

2000、11、14

我給王慧回了信,向她問候了一下,然後管她要那本我們曾經上課和下課時通話的記錄,我說以後寫小說時也許用得着。我說你可以寄來或者我們約出來聊,我可以去找你。時尚書屋
第5章
愛河的深淵沒勁
王慧給我回了信。出乎意料,她拒絶把那本我們在課餘時間的通話紀錄給我。她說我在信上寫的話「你說你將變成一個商人,不再有感情……你對你自己都這麼狠,更別提會對我、對你的朋友會怎麼樣了。你的信我看了好長時間,我想我們不再是朋友了。時尚書屋
那個本子有時間我會燒掉。你知道你走了咱們班同學都怎麼說你的嗎?……」
我把她的信扔到抽屜裡,沒有想去解釋什麼。時尚書屋
第5章
愛河的深淵艷若桃李
我終於又染了頭髮。由於上一次我染完頭髮後又染了黑色,所以這次的顏色染的不太純,有的地方稍微有點兒發紅。而我想要的是那種純正的金黃色,是那種白金般的金黃色,是瑪丹娜的那種顏色,是Courtney love的那種白金色。不過染髮師說我的頭髮可能受不了漂那麼多次,因為在這之前我已經漂過好幾次頭髮了,再漂頭髮該變壞了。時尚書屋

她說前幾天在她這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