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北京娃娃 第 52 頁


種要幫她的慾望。她的文章,我的朋友他們特別喜歡,覺得寫得特別好,特別讓人震撼,是讓人記一輩子的那種,怎麼說呢?比棉棉更細膩更殘酷吧。她就是那種生活得很混亂,脾氣暴躁,特別情緒化的女孩,她還老接觸到那種大她十多歲的騙她
作者:待考 / 頁數:(52 / 0)

「她的東西,我覺得寫得特別好,就是特別深刻,特別寒冷,你一看就覺得我操!怎麼中國還有這麼寫東西的人。她過的是這是種什麼生活,簡直太殘酷了嘛,而且她給我的震動比沈黎暉(摩登天空老闆)帶給我的都多,沈黎暉就是聰明,還有堅韌,還有那種狀態,她不是,她對生活的那種敏感的體驗有時候能讓你大吃一驚。現在我提起她這個人來就有些渾身發冷,她是那種在生活中特別不吝的人,老打我,還罵我,就生能把我往汽車往下推,根本不管會不會摔着你,你知道嗎?她就是這樣一個人,我認識她已經快兩年了,對她一點也不瞭解,也許只會瞭解一些表面上的她,可她的心,我根本深入不進去。可是這樣一種人,卻讓你有一種要幫她的慾望。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的文章,我的朋友他們特別喜歡,覺得寫得特別好,特別讓人震撼,是讓人記一輩子的那種,怎麼說呢?比棉棉更細膩更殘酷吧。她就是那種生活得很混亂,脾氣暴躁,特別情緒化的女孩,她還老接觸到那種大她十多歲的騙她的人,她也不太在乎這個。就是這樣一個人,挺深刻的吧,反正我身邊的人都特別喜歡她特別看好她,打個比喻,她像中國的Janis Joplin吧。她特別堅強,簡直沒有什麼事能摧毀她。時尚書屋
有很多在別人那裡看來是壓力的事到她那兒就變成動力了,有時我也就奇怪怎麼會有人能這樣,她比我堅強不知多少倍。」
這一番話把我聽得妒火三丈。東西寫得好又怎麼樣?不也是沒出書嗎?何況她比我大,比我胖,比我難看。所以那幫人捧她又能算得了什麼?「比棉棉更細膩更殘酷?」笑話!難道是個人就能當棉棉嗎?時尚書屋
T說他的初吻就是被她搶走的。時尚書屋
「我想起了李,我現在感覺不太好。我認識他時,他還在畫畫。當我跟他那樣以後他才告訴我他有女朋友,而且兩人特別相愛,我特痛苦,不是為自己,而是為那個女孩,我心想怎麼能這樣呢?我一定要在我的小說裡罵他,我要把所有的事都寫出來,用他的真名。反正事他都做了,還有什麼懼的?」
「我討厭那個人,他叫什麼名字?」
「你不認識他,他叫李旗,在《芙蓉》上有他的小說,寫的那叫一個噁心。他還認識沈浩波。」
「我討厭,討厭那個叫李旗的人,討厭那些騙你的人。因為他們讓你難過。我討厭他們。今天中午我吃了兩碗餛飩,身上一分錢也沒有了,好慘呀!我就是說,我從去年五月份到現在一天都沒有休息過,這麼努力地工作,……我們家裡人還是不理解我,我只有給他們錢的權利,沒有管他們要錢的權利。時尚書屋
我媽說了,就是你每月掙三百塊錢我也不管,只要孝敬過來就行了。我不敢管她要錢。她不會給的。」
瑪麗打電話說上周在「方舟」書店看見了李旗,他比她想象中要年輕、嬌小(大多數人也這樣認為),是的,我一下子就回憶起李旗的那副樣子,那副蒼白瘦弱,一身黑色皮衣,臉上帶著欲語還羞能讓人產生一番「我見猶憐」的意淫感覺的一個他媽的「詩人」。瑪麗上前和他說話,「你認識春樹吧?」李旗看上去一股害羞尷尬的樣子。她說他向她要我的電話(是否在那件事之後他和我一樣毀掉了彼此的聯繫方式),瑪麗不客氣地跟他說你不是認識沈浩波嗎?沈浩波那裡有她的電話,你去管沈浩波要去吧。李旗吃了一驚,說「好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然後他們便沒有再說話。時尚書屋
我終於見着了張東旭,在西單音像店門口,我照例又遲到了。他拎着一瓶漆,站在寒風中,見我來了,皺了皺眉。「Sorry,」我說,「我是永遠的遲到者。現在我有一個小時的多餘時間和你在一起。」
我看了看表,快七點了。時尚書屋
「去哪兒啊?」他說。時尚書屋
「咱倆去噴漆吧。」
他用那輛粉色的公主車帶著我,風有點大,在路上有人叫他,我們都認識,但都不太熟,我最討厭在路上碰上半生不熟的人,他們還問我G在哪兒。我說我怎麼知道。我討厭他們那自以為是的態度和臉上曖昧的笑。時尚書屋
我們到他家附近去塗鴉,那條街的牆上、地上都是瓦礫,還有高大的楓樹,幾十米以外是居民樓,還不時有民工經過,好奇地看著我倆,看來這是個噴漆的好地方。他在牆上用藝術體噴了「Fuck off」,然後說「你也試試吧。」
我笑着興奮而又顫抖地接過瓶子,有些不知所措地問:「我噴什麼呀?」他說他先把我剛纔噴的再噴一層吧。我於是沿著他噴的地方又噴了一層。時尚書屋
他說這種漆噴四遍才好看。我找到了一點手感,又噴了一個「I HATE YOU!」張東旭站在不遠處欣慰地看著這一切,嘴裡絮絮叨叨地說有小女孩給他寫信還有寫「I hate myself」呢。我說我不恨自己,要恨也只恨你。然後我又在另一面空着的牆上噴了「春樹!」他用藝術體噴了我的簡寫「C·S」,我真的有點噴上癮了,又在那兒噴了「HOLE」和「我愛柯妮」。時尚書屋
他說別人見你噴「HOLE」還以為你要噴「HOT」呢。我們在那兒用完了一罐漆,最後本來要噴「性手槍」的,結果只噴了一個「SEX」漆就用完了。時尚書屋
「現在去哪兒?」我問他。時尚書屋
「I don’t know,要不你請我喝杯紅茶吧。」
「成。不過我只有四塊了,你能給我買本《通俗歌曲》嗎?」
「好吧。」
他說,「以後咱們到五道口、三里屯那邊去噴漆吧。」
「到我們學校去噴吧。」
我說,「我恨死那兒了,我一定要親自在主席台上噴『FUCK OFF』!」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