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北京娃娃 第 59 頁


感到快樂。LULU一邊吃一邊說自己失戀了,要找的下任女友一定要高。「起碼也得一米七以上吧。」他說,說著看了一眼對面的我。我不動聲色地喝着飲料,飲料涼涼的而我的心熱騰騰的,那裡有一種慾望在躁動在燃燒。「幫我發
作者:待考 / 頁數:(59 / 0)

我在雜誌社二樓的美編處和一個男孩聊了起來,他對我說他叫LULU,是一支樂隊的主唱,現在作《×世代》的攝影助理。我們聊了一會兒,還成,說以後有演出一起去看。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T說他也認識LULU,他們是哥們兒。LULU每次呼我T總要親自陪着我去找他。他說你不
要喜歡上LULU呀。幾天後他約我去看演出,T推掉一個約會非要陪着我。LULU帶著他那誇張的美麗的鷄冠頭和我們一起走進肯德基。路過之處都有人在看他。時尚書屋
LULU表現得很正常彷彿經常接觸到人們那奇異的抑或不屑的目光。我有些欣賞並快樂地看著。T和他比相形見絀,他看起來尖酸刻薄並疲憊不堪。LULU給自己買了一份套餐,還給我帶回一杯澄汁。時尚書屋
第2次LULU又買了一份冰淇淋。他邊吃薯條邊吃聖代的樣子讓人看了不禁為他的輕鬆感到快樂。時尚書屋
LULU一邊吃一邊說自己失戀了,要找的下任女友一定要高。「起碼也得一米七以上吧。」
他說,說著看了一眼對面的我。時尚書屋
我不動聲色地喝着飲料,飲料涼涼的而我的心熱騰騰的,那裡有一種慾望在躁動在燃燒。時尚書屋
「幫我發一個吧。」
他用了王朔《動物兇猛》裡的語言。時尚書屋
「我可找不着。我認識的女孩要比男孩少得多。」
我說。突然我想到了瑪麗,她不是說她現在和她的男朋友正在閙彆扭嗎?「就那麼回事兒。」
每回我問到她和她那個玩樂隊的男朋友的情況、關係、進展時她總是懶洋洋地這麼回答。她身上的那種狂放和喜歡嘗試一切的念頭令我喜歡,也許她可以和LULU來上一段,反正嘗試無害,多多接觸有益,而且這也許還會有助于她寫詩,何況LULU還是這麼一個細心並大方的情人(我看到他拿紙巾擦乾淨塗上蕃茄漿的手指並一勺一勺甜蜜地吃着冰淇淋)。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給你介紹一個姑娘吧,叫瑪麗,十九歲。大學生。」
「她多高?」LULU脫口而出。而在我看來他的這個屁問題純屬拒絶的藉口。時尚書屋
「一米六左右吧。」
「太矮了!」他說。時尚書屋
他知道我也不高,我也就一米六二,但我身材苗條,頭腦很靈活,也許LULU正是看中了我這點。時尚書屋
「唉,我可真想去看演出啊。」
他說。眼神有那麼一部分獃滯,看得出他很寂寞,而我和T又各自心懷鬼胎,我想去他家玩,而T則巴不得快些離開這裡。我的心裡隱隱有些內疚,我能明白他的那種心態和渴望,但T是不會給我和LULU單獨相處的機會的。時尚書屋
「LULU,下回我陪你去看。」
「是啊,一起去。」
T打岔。也許T根本無法瞭解我們的心態,所以他能這麼心無愧疚地說出這樣拒絶的話。時尚書屋
到達LULU家時我才發現那是一個中產階級兼知識分子的典型的溫暖的家。他的父母都是教師,住在一個藝術工作者們住的小區,在他第1次剃了光頭後他的父母只是關切地問他「冷不冷?」這樣的家長,會給他買電腦,買琴,讓他在牆上亂塗亂畫,允許他上網,允許他聊很長時間的電話,會在他餓的時候端來熱菜熱飯,會允許他帶任何一個小伙子或女孩回家過夜。時尚書屋
一進門就有一隻可愛的小狗跑過來,在他們的腳不停地繞圈兒,LULU叫道:「雪球,過來。」
我好奇地逗着小狗。LULU的父母也迎了出來,他爸爸頭上已經有了白髮,看上去像一個有知識的儒雅老頭(LULU說他爸爸是教古文的),他的母親,是個很普通的笑得很慈祥的女士,帶著那種韶華已逝的知識婦女的優雅從容。時尚書屋
「哦,是LULU的朋友啊,快請進屋吧,外面挺冷吧?」
外面是挺冷的。我想著,同時情真意切地對著那個鶴髮童顏的老頭說:「伯父,以後我有什麼語文方面的問題一定來請教您。」
老先生也笑起來,直說「不敢當,不敢當。」
T的臉色有些難看起來。時尚書屋
LULU的屋果然有如我所想象的整潔溫暖,不愧是天秤座的人啊,有時候從一些小處就可以看出一個人的性格和他的生活狀態——這就如同你注意他的指甲縫是不是髒的是一個道理。LULU打開他的電腦對T說:「我給你聽聽我們的歌吧。」
這方面T懂得確實比我們多。在我這種對電腦軟體和編排電子音樂一窮二白一無所知的人面前簡直可以稱為「專家」。時尚書屋
而我被他牆上的裝飾吸引住了,那裡有幾行字:「人的一生很短暫,你還在猶豫你到底應該幹什麼不應該幹什麼嗎?不能這樣吧?!對了,那你這個傻B還行!佩服!佩服!」我喜歡這句連語法都有問題的話。理所應當地還掛着許多搖滾的畫,KORN之類的,靠着他床那面是一張巨大的抽象的人臉,看來是他畫的,還由許多照片之類的裝飾組成,在他的照片上他寫着:「看,這是勇敢的LULU。」
在那些照片上LULU留着或長或短的MO-HAWK,毫不吝嗇地展示他的青春,他的肌肉,他的憤怒,他的美麗。這讓我心跳加速,暗暗喜歡。時尚書屋
雪球跑過來,乖巧而充滿憐愛地獃在我的腳下,我趕緊把它抱到懷裡,撫摸它雪白的暖暖的小毛,早忘了其實自己根本就是不愛貓不搭狗的。我其實更喜歡植物,那更純粹更人文更惟美一些,這是我給自己的解釋,事實上很多人對不喜歡動物的人持有偏見,說我們冷血,不善良,沒有同情心,總之對我們沒什麼好印象。LULU用吉它彈他的作品,他用的是水果軟件二代,這個音樂軟件我以前從沒聽過,卻被T說得頭頭是道,我不得不想到他也許是懂得比較多。他們一直在聊音樂,T堅持說LULU需要買一些新的設備,我擺弄着腰上掛的鐵鏈,給瑪麗打電話。時尚書屋
「Mary嗎?我是春樹啊,」我壓低嗓門說著,一邊坐到LULU的床上,「你猜我現在在哪兒——你知道LULU嗎?就是××樂隊的主唱啊!」瑪麗果然知道這個樂隊,她說LULU有一雙性感的腿。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