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北京娃娃 第 60 頁


辦瑪麗?我感到自己已經落伍了。」我確定自己已夠壓低了聲音,但還是看到T拋過來一個莫名其妙狐疑的眼神,然後過了五分鐘,他走過來,指着表對我說:「嗨!過一會兒該走了。」這個道貌岸然虛情假意的傢伙在第2遍叫我時我對Ma
作者:待考 / 頁數:(60 / 0)

性感?我笑起來,我怎麼沒發現呢?但我現在真的感覺有些無聊是真的,那兩位都在忙着談音樂,談前途,哪有時間來關注我。「沒事吧春樹?」T問我。「我沒什麼。」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事實上我的心情糟糕透頂,但我卻要對他說我沒什麼。時尚書屋
因為我連調整心態多說一句的可能也沒有,只希望他能別煩我,別來問我我怎麼了這種弱智的問題。「我的男朋友正在和一個追我的人侃侃而談,而且聊得正歡,兩個人都像是忘記了我的存在,從他們踏進這房間的四十分鐘裡,惟一對我說過的一句話就是T心不在焉地問了我一句『沒事吧』,我當然沒事,我能有什麼事!他們現在談論的電子樂我一句也聽不懂,而那個男的還曾說過要和我組一支電子樂隊。」
我掩飾不住傷心和沮喪,「怎麼辦瑪麗?我感到自己已經落伍了。」
我確定自己已夠壓低了聲音,但還是看到T拋過來一個莫名其妙狐疑的眼神,然後過了五分鐘,他走過來,指着表對我說:「嗨!過一會兒該走了。」
這個道貌岸然虛情假意的傢伙在第2遍叫我時我對Mary說你和LULU聊一會嗎?他在找女朋友。果然不出所料,Mary笑起來說好吧。然後我面無表情地穿外衣拿書包,臨走時LULU說送你一瓶香水吧。他遞過來一個鋁製的小瓶子,我打開,有點像肥皂水的味道。時尚書屋
可能是種男用香水。「給我的?」我問。他笑着說:「平時我也不用,就是有時候會給雪球噴點兒。」
我給逗笑了。時尚書屋
於是我拿走了這個夜晚惟一能讓我感到快樂和勝利的東西。時尚書屋
LULU送我們走出大門,我們摸黑走出樓道。去公車站坐車。外面還在下雪。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你怎麼了?我看得出你心裡有點不高興。」
T突然用一種挑釁的口吻說道。時尚書屋
「沒事兒。」
「咳,你心裡想什麼我這麼聰明的人(!!)能想不到嗎?」
「你是怪我一直沒理你吧?可當時那種狀態下你叫我說什麼?電子樂,我是比較瞭解,我以前說咱們組支電子樂隊你也就是說了句『好的』別的什麼也沒問。今天是趕上了,LULU讓我聽聽他們的東西,我才說出一些我對這些的看法,我覺得他開口問了,就不好不說,都是朋友嘛!……」
「LULU今天還說了一句話『T,你今年冬天又不想洗褲子了吧?』看,連他這樣的人都能一眼發現,我今年又沒法洗褲子,天太冷,我們家又沒有洗衣機,沒法洗而且我又沒有第2條褲子,就將就穿唄!一條褲子穿四個月我挺開心(無知者無恥)。連他都這麼瞭解我,我半年沒見LULU了,平時大家也不打電話聯繫,碰着了再聊唄!而且你怎麼就隨便要人家的香水呢?連你也說那香水不好聞,跟肥皂似的……反正我身邊的人沒有這樣的……簡直是……奪人所愛嘛。我就是在想,怎麼能這樣呢?難道這些我都不能給你嗎,你還去要別人的,不明白(明白不了)。還有你在咱們去LULU家的車上說的是什麼話?LULU說他崇拜我把我當偶像,我挺高興,你說什麼不可能。時尚書屋
其實我身邊的人都挺喜歡我的,也有崇拜我的,我其實無所謂(是,你有什麼有所謂?一個人偷着樂還來不及呢),還有你說的那句話,什麼我利用了中國搖滾,我簡直,……我沒的說了,」那個小雜種紅着眼欲言又止,一副受了委屈的樣子,「我沒利用中國搖滾!連我身邊最親密的朋友都這麼說我,這麼不理解我,我又能怎麼辦?朋友有忙我就幫,像去年××借我的那二千六百塊錢(這件事他說了不下十次了),當時她正好需要,我有錢,就借她了唄!還有很多朋友,缺錢時我都借過他們,什麼時候提起過要?無所謂,朋友嘛,需要幫助了,我又正好有這能力,幹嘛不幫他們一把呢?我挺開心,那會兒我在網站,一個月掙四千,現在我窮了,你見我給自己買一件衣服沒有?我捨不得,仔褲穿四個月,接着穿唄,有什麼呀,不就是一個穿嘛……」
他自顧自說著,說得自己都感動,越來越自憐起來,而我聽著,敏感地接觸着周圍人們那竊笑的眼光,不禁為坐在他身邊而羞愧起來。看他侃侃而談的那樣,那種偏執、小氣、自私、狹隘暴露無疑,簡直讓人噁心,我竟有點想起了趙平。我趕緊一陣反胃。聽說T原來能連着說三個鐘頭,現在不行了,只能連着說二十分鐘了,好遺憾哦,因為這樣的侃爺可不多見,興許可以去申請一個吉尼斯世界紀錄什麼的。時尚書屋
終於下了車,我不動聲色無關痛癢,假裝聽著那和我無關的嘮叨。是,我倒要看看他還能說什麼,還能說多久。我們找到了SOGO門口的仙蹤林。我用身上最後十塊錢買了一份花生吐司。時尚書屋
然後拿了張紙唰唰唰地寫着,T有些奇怪地看著我,我寫完了就把紙遞給他,「我上趟衛生間。」
幾分鐘後我回來時他才剛剛開始看紙上的內容。看了大概十秒鐘,他對我說:「我還沒看完,但就我剛纔看的內容來說,你是要跟我分開嗎?」我低着頭不看他。他熱切地伸過一隻手握住我的,「春樹,你倒是看看我呀,你怎麼了?生氣了?我承認剛纔是我不好行嗎?我是有點太過分了。」
我還是低着頭不看他,我怕一看他就會有笑的衝動。時尚書屋
這太可笑了,我在意他對我的意見和看法卻根本不喜歡眼前這個人。「春樹!」他握著我的手,「別分開行嗎?是我錯了。我……太考慮自己了。」
他低下頭情真意切地自責着,而我心如磐石,無動于衷。時尚書屋
「我愛你,春樹,我不想失去你,在感情上我就只有你和我媽了。我不想失去你,你能看我一眼嗎?」我沒說話,繼續向前走。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