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北京娃娃 第 8 頁


瘋般地愛上了那種清貧、悠閒還有一點點浪漫的氣氛。我也很喜歡樂隊的主音吉它手,每次採訪結束後,都戀戀不捨地離去。也許是因為我的笨拙沉默抑或是他們的年少輕狂,我們很快起了爭執。緣自一次黃昏我非要節奏吉它手送我到地鐵站。「
作者:待考 / 頁數:(8 / 0)

上了樓,他給我端來一盆溫水,說:「洗臉吧!」一會兒他把水端出去,又端進一盆來,說:「洗腳吧!」他把他的床讓給了我,自己睡在沙發上。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第2天我很早就起來了。看了很長時間的書。我走出去,看到他已睡在了大屋的床上。被子有一半垂在床下。時尚書屋
我輕輕地把被子蓋在他身上。他睜開眼睛:「這麼快就醒了?」我搬了一個小凳子,坐在他的床邊,有一句沒一句地聊着天。我說從你家的窗口向外看,可以看到衚衕,這讓我想起一支我採訪的第1支樂隊。我想他們。時尚書屋
那時我十四歲,剛剛喜歡上搖滾樂。他們也都才十七八。時尚書屋
那會兒是冬天,樂隊的兩個吉他手在車站接我的,在他們的那間陰濕狹窄的小屋裡,我第1次接觸到真實的地下搖滾生活。也第1次聽到活生生的地下搖滾音樂。我有些發瘋般地愛上了那種清貧、悠閒還有一點點浪漫的氣氛。我也很喜歡樂隊的主音吉它手,每次採訪結束後,都戀戀不捨地離去。時尚書屋
也許是因為我的笨拙沉默抑或是他們的年少輕狂,我們很快起了爭執。緣自一次黃昏我非要節奏吉它手送我到地鐵站。「每次你都這樣。你太不獨立了。」
那人輕聲嘟囔了一句。「那你別送我了。」
我真有點怕了。可他卻堅持送我去地鐵站,在路上他說了許多幼稚真誠的話,把我和別的記者反覆對比。時尚書屋
終於他說完了,我逃一般飛快跑了。於是從此以後再也沒去見他們。時尚書屋
「後來呢?」果凍問。時尚書屋
沒後來了。除非時光倒流,一直流回到我十四歲的時候。時尚書屋
我十四歲的時候……我彷彿又看到那時的自己:短頭髮,穿著藍色校服,每天擠一個小時的地鐵去做採訪。時尚書屋
午飯是果凍的媽媽給我們做的。果凍的媽媽很善良,她一再讓我多吃點兒,我喜歡這樣的氣氛!她做的飯很辣。我想起果凍說過他們的老家四川。我們吃得很飽,回到屋子裡,果凍送給我《紅星I》,因為裡面有許巍的《兩天》。時尚書屋
我們吃完飯,聽許巍和胡嘛個的歌。「天哪,我們怎麼了?天哪!我們在他們眼裡到底怎麼了?」聽到那土裡土氣的歌聲,我們都笑了。然後是許巍。我垂下頭髮,絶望像水一樣浸向我。時尚書屋
我怕回家。我真不知道我媽會怎麼看我。十點時,我告辭了,我得去一個學琴的學校。果凍很真誠地說「能不能下午再去?吃了午飯?」我知道他的誠懇,我猶豫了一下,還是走了。時尚書屋
他送我到我放自行車的地方,反覆告訴我怎麼走。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到「宏和」音樂學校時,黃亞正坐在樓頂練琴,我坐下,他說你彈一個試試。我彈了一段,很生疏,他問:「你練了嗎?」我說:「練了。」
但事實上我還沒他彈的一半好。他教我應該怎麼彈。時尚書屋
我下決心回家好好練,別這麼丟臉。好笑的是黃亞在彈《About a girl》時將和弦記錯了,一個男孩告訴了他,他的臉紅了。他說,操,回家好好練,真他媽的露怯。我發現這是他的口頭語。時尚書屋
我問他老家在哪兒?「福建。」
他說。帶著濃重的鄉音。我們聊天也挺好玩的。時尚書屋
他說他晚上一練琴人家就說吵。「那你別理他們不得了嗎?」我說。「不理不行啊,」他苦笑,「那是我爸,我哥和我弟,不理他們我就死定了。」
他說他爸是來北京做生意的,他準備和他弟弟組一支搖滾樂隊,現在正在努力把他弟弟拖下水。時尚書屋
下午時我們餓得要命,去買麵包。我拿出錢,說買兩個漢堡。他說:「操,多沒面子,我出錢。」
挺樂的。時尚書屋
他問我:「在你眼裡,我是不是挺內向,挺害羞的。」
「對。」
我說。時尚書屋
「其實我在我們老家時根本不是,他們甚至有人叫我瘋子、變態,喔,一到這兒,就變了,變得連我自己都不認識自己了。內向啊。那會兒在福建時,朋友一大堆,在這,朋友就這幾個……」
說得我一邊吃一邊笑,他的口音太逗了。他說剛到北京時,普通話都不會說,每次都得考慮用哪個詞好。時尚書屋
我讓他說一句福建話,他說了兩個連我怎麼寫都不知道的讀音,後來他告訴我那是「玩」字。天!我都聽暈了,差別太大了,福建話太難學了。他看了一眼在旁邊狂笑的我,說:「有時我覺得你不是這麼大……你有這麼大嗎?我覺得你只是小孩!」我盯着他,竭力想分辨他是誇我還是損我。也許在他面前我是表現得很孩子氣,他說有一次我坐在他身邊,看著他的臉,突然說:「哇!你戴耳環啊!」說完摸了一下他的耳垂。時尚書屋
「當時我就在想,這世上居然有你這麼可愛的好玩的人。」
他說。時尚書屋
我興奮得臉有些發紅。時尚書屋
第1章
千山鳥飛絶少年的冬天(1)
我的高一第1學期放假了。時尚書屋
學校自然又全體集中到操場上講話。看著台上那胖胖的教導主任「大老王」面目慈祥,耳裡聽著他殷切的教導,覺得正統教育還是蠻有樂趣的嘛

「不許去那舞廳迪廳那些不適合學生去的場所,現在外面有一種叫什麼『練歌房』還是『戀歌房』的,我看不是什麼好地方!也別去河上滑冰,聽說咱這條長河這幾天又淹死了一個人!想滑冰什麼時候和家長去趟首體,隨便那麼滑兩下得了!咱學校以前也不是沒有例子,上屆初中部有三個學生,叫什麼雷,什麼娜,什麼……的……呃,給他們留個面子。這寒假玩瘋了,十多天天天去舞廳跳舞,回到學校後成績直線下降,其中兩個勉強參加了中考。那個男學生在左耳朵上紮了一溜兒耳環,染着黃毛
一個男同學!讓我給趕回家去了。整個兒一個大痞子!」
「轟……」
底下學生全樂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