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北京娃娃 第 9 頁


的短大衣。今天紫予和我一樣穿著白色外衣和藍色仔褲,看起來像一對沒有頭腦的連體嬰兒。這次是他比我先到。誰都不知要說什麼,只好那麼騎着車。「咱們先去傑奇酒吧看一眼吧,我想去看一下楊志國他們樂隊的演出。」沉默了一會兒
作者:待考 / 頁數:(9 / 0)

我穿著那雙髒兮兮的鞋和牛仔褲。牛仔褲緊繃著大腿。在立交橋下等紫予。我以為我遲到了,可紫予居然還沒有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這種人!太囂張了,這段時間每次都是他比我晚到。我在冬天白色的陽光下,在這空蕩蕩的馬路邊支着破舊的自行車,覺得有點太傻了,就又手足無措地站了幾分鐘。時尚書屋
一會兒,紫予從對面的馬路騎過來,可能在找我,那種迷茫的樣子像隻企鵝。我戲謔地笑了。時尚書屋
「今天陽光挺不錯的。」
他小心翼翼地騎到我身邊,目視前方,說。可我只看到他的嘴動了動。時尚書屋
「什麼?……」
「我說今天陽光挺不錯的。」
「哦。」
晚上出門時,我將那件白色羽絨服脫了下來。雖然我不喜歡那件深藍色的短大衣。今天紫予和我一樣穿著白色外衣和藍色仔褲,看起來像一對沒有頭腦的連體嬰兒。時尚書屋
這次是他比我先到。誰都不知要說什麼,只好那麼騎着車。時尚書屋
「咱們先去傑奇酒吧看一眼吧,我想去看一下楊志國他們樂隊的演出。」
沉默了一會兒,我說。時尚書屋
「成,要是那兒還不錯咱就在那兒看吧。」
「不!」我飛快地接了過去,因為我想他這麼做是想省「忙蜂」的門票,我對他這種吝嗇越來越反感。時尚書屋
「傑奇」酒吧就在「燕京飯店」的對面的街上,一路上我們都在找「燕京飯店」,但始終沒有看到。他固執地說還在前面,直到我下車問了一個過路人才知道早已騎過了「燕京飯店」。我們出去玩每次都是紫予帶路,可這回他居然在長安街上迷了路!
「要不然咱們再折回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用了!」我又緩和了一下說,「直接去忙蜂吧。」
到達忙蜂時我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我盼望着樂隊給我一個巨大的震撼,讓我跳起來,喊起來。我只想聽歌,我只想跳舞。樓下沒有賣票的,該不會不用門票吧!我輕鬆了一下。時尚書屋
上了樓,酒吧的門口,立了一張桌子,一個男人笑眯眯地坐在桌子下面。那潔白的牌子上面有幾個鮮紅的字:門票五十元。我想我有點頭暈了。「這麼貴呀?」我轉身對紫予說。時尚書屋
「我付吧!」他有些勉強地說。「我付吧——你沒有多少錢。」
這几乎是每次付賬時他掛在嘴邊的話。我厭惡裡面的虛偽和自大。時尚書屋
或許他希望我感恩於他的打腫臉充胖子。我摸出錢,他沒說話,拿出一百塊錢給那個男的,那男的又把手邊我剛給的五十塊錢找給他。他收起錢,我們進了酒吧。時尚書屋
和所有酒吧裡的演出一樣,時間向後推遲一個小時是常有的事兒。紫予買了二瓶可樂。幸好不是百事可樂,那玩藝兒我喝了想吐。時尚書屋
前排已經被坐滿了。我們坐在後排,離門很近。很顯然,目前我們的問題是怎麼消磨這一個鐘頭。我們互相看了一眼,彼此都知道這個很難。時尚書屋
我們沒有什麼好說啊。我們太熟悉了。脫了外衣才知道,天哪,他和我一樣穿著白色的襯衣。時尚書屋
「天姿呢,天姿他們來了嗎?」一個熟悉的聲音突然在我身後響起來,我抬起頭來搜尋着,哦,是劉峰,我曾經採訪過的「冷血動物」樂隊的一個朋友。在百無聊賴的時候,碰到一個認識的人,真像掉在水裡撈到一根稻草。我在拚命撈稻草。時尚書屋
「劉峰!」我喊道。他走過來,看著我笑:「你,你是——對不起,我一時想不起來你是誰了。」
「沒關係,」我笑着說,「我是嘉芙,你的頭髮短了。」
「噢!是那個記者啊。」
他熱情起來,「我想起來了,你現在在幹什麼?」「還是那樣。」
我說。我們又聊了幾句,他說:「失陪了。」
就走到別的地方,我又看到了謝天笑和李明幾個人。時尚書屋
頭髮都好像長了不少。時尚書屋
找點事兒干吧。我看著來來往往的人,開始琢磨他們的性別。來客大多是樂隊的人,基本上是黑色、藍色仔褲,深色上衣。看這個人和我們一樣穿著和我們一樣的白色上衣,雖然眉眼之間有點那種感覺,但他這件上衣顏色暴露了他的身份,只有大學生才對白色如此鍾愛。時尚書屋
校園裡的詩社,草地上的聚會,白衣勝雪……
上場的第1支樂隊是「地下嬰兒」。我今天上午剛買到他們的專輯《覺醒》。讓他們第1個唱真是可惜了,因為觀眾的情緒還根本沒有被調動起來,事實證明今天他們的情緒都沒有被調動起來。時尚書屋
我和紫予擠到前面站着,煙霧燎繞。時尚書屋
當第3支樂隊上場時我驚訝地發現主唱就是那個穿白衣服的學生。他們熱情在謳歌着愛情和理想,唱着心上人不理解的苦悶,那支樂隊每唱完一首歌就能贏來如雷的掌聲,樂迷麻木地瞪視着他們,等他們發現情況不對自覺點兒下去。可那支樂隊也不知是因為演出機會難得還是怎麼著,就是死抱著樂器不下,那主唱還拚命搖他那本來就不長的頭髮,我低着頭都有點不忍看了。時尚書屋
廣告上說的「蒼蠅樂隊」始終未上場。冰天雪地,「凍死蒼蠅」
又暈暈糊糊地聽了幾支狗屁不是的樂隊後,我頭已經暈得一塌糊塗了。可樂讓我胃疼,煙味讓我頭疼。時尚書屋
好在「冷血動物」樂隊上場了。這支曾被李旗貶為「給山東人丟臉」的樂隊今天可真是掙了大臉。謝天笑穿著短袖的T恤,背後印着英國國旗,露出瘦骨嶙峋的胳膊,背上英國國旗的背帶,他們唱了幾首我採訪時聽過的歌,一曲唱罷,人們都獃了,好半天才回過神來鼓着掌。「好牛逼耶!」後面一個男的用女聲誇張地喊道。時尚書屋
我聽出是劉峰的聲音。時尚書屋
現場氣氛較剛纔幾支樂隊活躍了很多,謝天笑使出他渾身解數又唱又跳,並且說了幾句「跳起來吧!」之類的傻話,但根本沒人理他。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