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老闆,你的女人愛上我 第 115 頁


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天卓,今晚你還是和我一起睡床吧,反正這床也挺寬敞的。」王芷馨紅着臉輕聲的說。「咦,你不怕喔對你什麼什麼的的嗎?怎麼態度轉變的這麼快啊?」方天卓戲謔的說。王芷馨臉狎更紅了,羞答答的低聲說:
作者:我拿青春換大米 / 頁數:(115 / 0)

「我聽見方老弟的嘔吐聲,她沒有什麼事情吧?」王少龍向王芷馨問道。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啊,我沒事了,剛剛胃有點不舒服而已,驚擾哥你的休息了,不好意思。」
方天卓擠出一臉微笑說道。時尚書屋
「喔,那就好。咦,方老弟你不是說你睡覺不怎麼喜歡穿衣服的嗎?怎麼……」
王少龍臉上露出一臉壞笑,上下大量着方天卓和王芷馨。時尚書屋
「啊,就是剛剛沒穿衣服,所以涼了胃呢。套件一件感覺胃還是舒服多了。哥,天氣多變,你晚上睡覺也要多多注意身體啊。」
方天卓勉強的找了個理由說。時尚書屋
王少龍滿臉狐疑的笑着又一次的退出了房間。時尚書屋
送走王少龍,方天卓和王芷馨各自長長的舒了一口氣。時尚書屋
「天卓,今晚你還是和我一起睡床吧,反正這床也挺寬敞的。」
王芷馨紅着臉輕聲的說。時尚書屋
「咦,你不怕喔對你什麼什麼的的嗎?怎麼態度轉變的這麼快啊?」方天卓戲謔的說。時尚書屋
王芷馨臉狎更紅了,羞答答的低聲說:
「我怕堂哥一會兒又找個什麼藉口闖進來呢。再說了,你醉成這樣,量你也幹不出什麼事情來,何況喔手裡還有這個。」
王芷馨說著,不知道什麼時候摸出那個棒球棒子呢。時尚書屋
下午在東湖邊別墅裡,方天卓已經見識過那棒子的厲害。再說了,自己早就在心裡對王芷馨抱有很多的愧疚,從來也沒有打算去對她做些什麼,所以這一夜夜應該是相安無事的。時尚書屋
點着小夜燈,臥室裡面朦朦朧朧的顯得十分溫馨。時尚書屋
方天卓腦袋暈乎乎的,沒過一會兒夜沉沉的進入了夢鄉。王芷馨則是輾轉反側,怎麼也睡不着。自己心愛的男人現在就睡在自己的身邊,能不讓王芷馨心中有一絲興奮嗎?時尚書屋
看著方天卓安詳俊朗的臉,聽著他深沉平穩的呼吸,聞着那略帶酒精的男人體味,摸着他那柔滑勁抖的頭髮,想著一起甜蜜中帶著吵閙的日子,王芷馨心中泛起汩汩溫馨與幸福。時尚書屋
也許這就是愛,那種淡淡的、平常的、牽掛的、依賴的感覺讓王芷馨如痴如醉、如夢如醒。時尚書屋
可是,身邊的這個男人卻如天上的星星一樣,若即若離,既感到是那麼的親近,又感到是多麼的遙遠。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王芷馨想著想著突然陷入了苦悶,眼神也是越來越憂鬱,不知不覺的淚水也悄悄的流了下來,一滴滴的落到了方天卓的臉上。時尚書屋
方天卓迷迷糊糊之中,感覺點點溫泉從天而降,身邊濃雲薄霧,是那麼的溫暖,又是那麼的神秘。隱約中一個仙女正看著自己,那憂鬱的眼神,那精緻的小臉讓方天卓一陣心動、一陣心痛。時尚書屋
「芷馨,你怎麼了?」方天卓終於睜開了眼睛,完全的清醒了過了。時尚書屋
王芷馨背過方天卓,悄悄的抹去眼角的淚水,靜靜的說:
「沒什麼,你睡吧。」
「是我又哪裡做得不對,讓你傷心了嗎?」方天卓接着輕聲的問。時尚書屋
「沒有,我想媽媽了。」
王芷馨撒謊的說。時尚書屋
「那我給你講講媽媽的故事吧?」方天卓笑着說。時尚書屋
「算了,太晚了,你昨晚也一夜沒睡呢。」
王芷馨溫柔的說。時尚書屋
方天卓心中一驚,她怎麼知道自己昨晚一夜沒睡呢?難道她也是一樣的沒睡,一直都在掛唸著自己。時尚書屋
想想昨晚對王芷馨說的那些,方天卓心中泛起絲絲酸楚。世界上最遠的距離並不是泰戈爾詩中寫的那樣,而是明明彼此相愛卻不能執彼之手,明明滿腔愛意卻要將愛深藏心底。時尚書屋
方天卓看著身邊王芷馨的背影,相對她說聲對不起,但是話到嘴邊卻是遲遲難以開口。時尚書屋
「芷馨,委屈你了。」
方天卓淡淡的說。時尚書屋
「不,我知道你受的委屈比我的更多。別人不瞭解你,可是我瞭解。」
王芷馨溫柔的說。時尚書屋
「可是,你根本不知道我身邊都發生了什麼事情,如果你知道我做過什麼,你一定不會這樣想的。」
方天卓坦誠的說。時尚書屋
「不,不管你做過什麼,我都可以理解,至少你對我是真的,你從來沒有傷害過我,也不願意去傷害我。」
王芷馨仍然很溫柔的說。時尚書屋
方天卓心中絞痛,難道真的是要在愛過才知道情濃,痛過才知道情重嗎?既要愛一個人又要不傷害一個人,那只有將愛全部交給別人,而將痛全部留給自己。但是這可能嗎?畢竟愛是有意的,而痛則是無情的;愛是發自肺腑的,而痛則是無法預料的。時尚書屋
「芷馨,為了我,值得你去做那麼多嗎?」方天卓傷心的問。時尚書屋
「為了你、為了愛,我會不惜一切。」
王芷馨靜靜的說。時尚書屋
第7十章:毒蛇剛走,大鰐將來
第2天一大清早,王少龍便早早的起來了,這麼一位儒雅的紳士竟然在臨走的時候又一次的敲響了王芷馨和方天卓住的那個臥室的門。時尚書屋
方天卓睡眼朦朧的開了門,王芷馨的臉色也顯得很疲憊。是啊,自從被王芷馨的眼淚驚醒之後,兩人昨晚各懷心事,几乎一晚沒睡,好不容易早上才闔眼,那王少龍又來刺探虛實了。時尚書屋
王少龍從門口探進頭來,仔細的朝房間和床上看了看,發現床上有很明顯的兩人睡過的痕跡之後,這才收起了一臉的狐疑。時尚書屋
「天卓、芷馨,我先走了,今天談判還要繼續呢。天卓,你也不要遲到啊,今天你還是主角喲。」
王少龍說完,笑眯眯的離開了。時尚書屋
方天卓迷迷糊糊的從一堆衣服中摸出手機,幾次按下電源鍵都沒有發應,難道是昨天被王震海五花大綁的時候給弄壞了?這手機買了還不到半年呢,看著黑屏的手機,方天卓心中着實有些心疼。時尚書屋
「天卓,都七點了,你也該去上班了呢,今天談判好像還是要繼續的呢。」
王芷馨握著自己的手機微笑的說。時尚書屋
方天卓笑了笑,一把奪過王芷馨的手機,狡猾的說:
「借你手機用用,一會兒談判也好看時間,我的手機被你叔叔給弄壞了呢。」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