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老闆,你的女人愛上我 第 159 頁


家邊吃邊聊吧。對了,不叫上王小姐,你的未婚妻嗎?」高天偉激動的說。聽到高天偉的話,李小嬋和許嫣然兩人都面面相覷,兩人同時異常的沉默。方天卓見狀,也笑嘻嘻的說:「算了,她最近學習緊張的很,就不要打擾她了吧,走,我們
作者:我拿青春換大米 / 頁數:(159 / 0)

「哎,實在是沒有辦法,這樣打扮雖然奇怪一點,但是至少避免了許多麻煩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方天卓無奈的說。時尚書屋
「呵呵,是啊,你現在是大明星了呢。」
李小嬋也笑着說。時尚書屋
「呀,都別說了,天卓到現在都還沒有吃晚飯呢,我們找個地方去吃點吧。」
許嫣然提議道。時尚書屋
高天偉和李小嬋聽許嫣然這麼一說,兩個人都是一臉愕然,吃驚的都說不出話來。時尚書屋
「現在都快十點了呢,天卓,你小子怎麼搞的,不會當了總裁還是滿大街的在找方便麵吧?」高天偉笑嘻嘻的說。時尚書屋
許嫣然和李小嬋沒有聽懂高天偉的話,正要發問之際,方天卓發話了:
「這樣吧,我好久都沒有吃到小嬋麵館的麵條了,咱們去麵館吃點東西吧?」
「好啊,天卓,我們剛剛擴展了麵館的店面,現在麵館裡面也有幾間包廂了,剛好我們去包廂,大家邊吃邊聊吧。對了,不叫上王小姐,你的未婚妻嗎?」高天偉激動的說。時尚書屋
聽到高天偉的話,李小嬋和許嫣然兩人都面面相覷,兩人同時異常的沉默。方天卓見狀,也笑嘻嘻的說:
「算了,她最近學習緊張的很,就不要打擾她了吧,走,我們自己去。」
第9十四章:愛意已走,恨意已消 (上)
四人一行來到了李小嬋開的麵館,一進門口方天卓就看到麵館裡面賓客盈門,座無虛席,生意好的讓人不敢相信這是在晚上十點多。時尚書屋
高天偉領着眾人在最裡 的那個包廂雅座落座,據高天偉說這個包廂平時是不對外開放的,專門招呼一些常客和來的朋友熟人,看來高天偉這小子幫襯着李小嬋把生意經都摸透了。時尚書屋
沒過一會兒,那個當初幫襯着李小嬋一起辭職創業的艾紅送了茶水進來,她似曾相識的盯着方天卓看了老半天,一時不敢相認,方天卓看到她這個樣子,自己也覺得心中可樂,於是索性取下帽子和太陽鏡,也盯着艾紅的眼睛看,並且戲謔的說道:
「怎麼了,要看這麼久,你以為是你老公找過來了啊?」
「啊,是你啊,我才不會找一個你這樣的有婦之夫做老公呢。」
艾紅說完羞紅了臉跑了出去。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茶水還沒有喝完,李小嬋已經端着托盤送了大大小小的四碗麵進來了,那小的兩碗是她自己和許嫣然的,大的那兩碗嘛當然就是方天卓和高天偉的了。時尚書屋
聞到那濃香的麵條氣味,方天卓肚子裡面的饞蟲也被挑逗了起來,於是他拿起筷子頭也不抬的就大口大口的往嘴裡送,沒過幾分鐘那大碗麵就已經連麵湯都被消滅掉了。時尚書屋
正在方天卓低頭回味之時,他感覺怎麼原本嬉閙的包房一下子變得這麼的安靜,等他抬頭一看,原來三個人正瞪大了眼睛一致的望着自己,方天卓想想剛纔的吃相,自己都覺得有些不好意思,只好憨憨的傻笑着。時尚書屋
「天卓,你吃飽了嗎?」
許嫣然一邊問,一邊將自己那碗根本沒動的麵條全部倒進了方天卓面前的碗中。時尚書屋
「啊,有了你這碗應該就差不多的。」
方天卓笑着說。時尚書屋
「那我再去幫你做一碗吧。」
李小嬋見狀低聲的說完便走出了包房。時尚書屋
「天卓,你到底是不是在當總裁啊,怎麼搞得像是從餓牢裡面放出來的一樣?」高天偉笑嘻嘻的問。時尚書屋
「呵呵,我嘛不管做什麼也只是打工而已。你呢,最近好嗎?工作怎麼樣?」方天卓反問道。時尚書屋
「呵呵,我已經不在正陽華中總部當司機了,我辭職了。」
高天偉淡淡的說。時尚書屋
「是嗎?為什麼?你不是乾的好好的嗎?」方天卓吃驚的問。時尚書屋
「我的工作時間不穩定,總是抽不出時間來幫小嬋看生意,所以乾脆辭掉算了,反正當司機也不能當一輩子,你說是嗎?」高天偉很淡然的說。時尚書屋
看到高天偉這麼愛李小嬋,方天卓心裡一陣感動,那長久一來的負罪感也稍稍的平息了些許。時尚書屋
聽到高天偉的話,方天卓沒有回答,只是悶悶的自己吃着面。時尚書屋
其實,對方天卓來講,高天偉的離開應該是一件好事。照目前的情況來看,王中天和羅明浩之間的爭鬥遲早會把王震海摻合到其中,而恰恰這個王震海卻又是那樣的心懷鬼胎。方天卓明白,自己其實就處在這場爭斗的風尖浪口,而且王中天也是在把自己當作擋箭牌來使喚。高天偉的離開讓方天卓少了一些顧慮,因為他還是挺珍惜這份友情的。時尚書屋
離開了麵館,方天卓和許嫣然並肩走在大街上尋找着出租車。時尚書屋
深夜的空氣有些涼爽,許嫣然穿得單薄,雖然自己緊抱著雙肩,但是還是忍不住的打了個噴嚏。方天卓見狀,很紳士的將自己的毛料西裝披在了許嫣然的身上。時尚書屋
「嫣然,出租車來了,你先走吧?」
方天卓一邊攔着迎面開過來的出租車,一邊親切的對許嫣然說。時尚書屋
許嫣然看著方天卓的臉,佇立在原地,久久沒有移動。時尚書屋
清風吹亂了許嫣然的頭髮,飛舞的長髮不斷的拂過許嫣然的臉。但是許嫣然沒有管臉上凌亂的長髮,依然靜靜的佇立着。時尚書屋
「嫣然,怎麼了,該回家了!」方天卓溫柔的提醒道。時尚書屋
聽到方天卓的話,許嫣然還是沒有動靜,整個人像尊雕塑。時尚書屋
「你們到底走還是不走啊,我還要做生意呢。」
出租車司機有些不耐煩的催促道。時尚書屋
「啊,司機大哥,不好意思,我們暫時不走了,耽誤您了……」
方天卓不好意思的道歉道。時尚書屋
「神經病!」司機扔下一句髒話,急匆匆的催動着油門呼嘯而過。時尚書屋
「嫣然,你不舒服嗎?」方天卓謹慎的問。時尚書屋
「天卓,你……你可以再陪我走走嗎?」許嫣然的聲音很悲淒,好像是哭過的。時尚書屋
方天卓心中一顫,對許嫣然這突如其來的巨大情緒反差感覺一時反應不過來。時尚書屋
「啊,當然可以!」方天卓輕聲的說。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