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老闆,你的女人愛上我 第 160 頁


是寒風凜凜、入臨珠峰。飛馳的汽車一輛接一輛的從橋面行使着,站在橋中央的方天卓明顯的感覺到橋面因載重而產生的微微顫抖,那顫抖的感覺令人有點心慌,有令人有些興奮。從橋面向下望去,滾滾的江水翻動着浪花歡快的流淌着,沒有
作者:我拿青春換大米 / 頁數:(160 / 0)

沿著空曠、昏暗、幽長的大街,兩人各自沉默的一直走着。沒有對話,沒有接觸,更沒有看對方一眼,走就是兩個人一直保持的動作。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知道過了多久,大街也好像快走到了盡頭,再往前面就是長江二橋了,可是許嫣然似乎沒有停下來的意思,仍然還在往前走。時尚書屋
「嫣然,就要上橋過江了,你還要走啊?」方天卓小心的問。時尚書屋
「天卓,介意再陪我去走二橋嗎?」許嫣然深情的問。時尚書屋
「啊,走二橋?」方天卓驚訝的瞪大了眼睛。時尚書屋
「是,走二橋,我們不是正好要回漢口,也是要過橋的嗎?」許嫣然突然露出一絲微笑說。時尚書屋
「啊,是啊,走二橋,那就走二橋吧。」
方天卓諾諾的答應着。時尚書屋
在方天卓的記憶中,自己是走過二橋的,而且還不止走過一次。這二橋是武漢最繁忙的一座橋,盛夏的橋面氣溫可以高達六十度以上,而嚴冬的橋面更是寒風凜凜、入臨珠峰。時尚書屋
飛馳的汽車一輛接一輛的從橋面行使着,站在橋中央的方天卓明顯的感覺到橋面因載重而產生的微微顫抖,那顫抖的感覺令人有點心慌,有令人有些興奮。時尚書屋
從橋面向下望去,滾滾的江水翻動着浪花歡快的流淌着,沒有大海的浩瀚,也沒有大湖的平靜,有的只是那一如既往向前的執着。時尚書屋
方天卓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江面泛起的潮氣,感覺心肺中一陣清涼,一時間連想抽菸的慾望了沒有了。時尚書屋
「天卓,還記得這裡嗎?你曾經在這裡對我表白過,這裡是我們愛情開始的見證。」
許嫣然突然停下腳步,痴痴的盯着方天卓的眼睛深情的問。時尚書屋
聽到許嫣然的話,方天卓心中一梗,他方天卓當然記得這裡,記得當初在這裡發生的那段美好的回憶。記得那還是兩人剛剛從那個閉塞的小鎮來到武漢這個大城市上學的時候的事情,那時候的長江二橋才剛剛修好不久,很多武漢人都會到這座鋼索斜拉橋上走一走,方天卓也許嫣然也不例外。時尚書屋
那是個剛剛開學不久的夏夜,橋上的空氣十分的涼爽,江水上泛起的潮氣在橋體幻變的燈光的映照下五光十色,讓這兩個從鄉下來的孩子興奮不已。青梅竹馬、同在異鄉、相互扶助的兩個人在微微顫抖的橋上,在這個令人激動的地方終於擦出了愛情的火花。只是,另方天卓不解的是,這很久的一次表白之後,許嫣然卻是到了大學快要畢業的時候才真正的接受了自己。時尚書屋
許嫣然還在深情款款的盯着自己,方天卓卻感到有些心碎,那種痛痛的感覺隨着江潮的泛起一點點的湧上心頭。這個自己曾經那麼深愛的女人,也是傷害自己最深的那個女人,因為她的存在、她的背叛,使得自己也是在不知不覺中改變了,改變得自己有時候都不認識了自己。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天卓,你……」
許嫣然欲言又止。時尚書屋
「我記得,那次我向你表白,可是一直等了近四年你才真正的接受。那時候我是那麼的愛你,以至於我可以等待那漫長的四年。」
方天卓有些傷感的說。時尚書屋
「可是……你等到了,不是嗎?」許嫣然噙着淚說。時尚書屋
「是的,我等到了,可是太短暫了,我又失去了你,不是嗎?」方天卓苦笑了一下說。時尚書屋
「不,你沒有失去我,至少我心裡一直都有你。如果你願意……」
許嫣然顯得有點激動。時尚書屋
「不,已經沒有如果了,有時候失去了就再也找不回來了。就像是這江水一樣,流過了這橋下,就永遠都不會再流回來了。」
方天卓苦澀的說。時尚書屋
「天卓,對不起!這句話在我心中憋了很久很久,可是一直都說不出來。其實,我並不是你心裡想的那種女人,只怪我們太窮了,窮得在這麼大的一片城市連一寸棲身之所都沒有。你那個時候又太孩子氣,好像整天無憂無慮一樣,從不為了這些而發愁和努力。看到你今天成長的這麼快,我很感動,我許嫣然的心上人一定是好樣的。」
許嫣然噙着眼淚微笑着說。時尚書屋
「可是,我覺得很悲哀,我很不開心,就是因為你的這種想法改變了你自己也改變了我,你知道嗎?」方天卓凝重的說。時尚書屋
聽到方天卓的話,許嫣然臉色突然凝滯了起來,一股濃濃的憂鬱隨着眼淚一點點的漫了下來。時尚書屋
「我自己也是不開心的,因為不知不覺中我失去了很多東西,朋友、尊嚴,還有快樂。你知道嗎,現在對著江水凝想就是我最大的幸福了。可是我不知道你也不開心,王小姐對你不好嗎,你又為了什麼不開心呢?」許嫣然黯淡的說。時尚書屋
「芷馨對我很好,她很愛我。可是,慾望是顆毒藥,我吃下了它。我恨它想擺脫它,結果卻是對它越來越深的依賴。我發現我突然失去了自我,我變成了一個陌生人,我都不瞭解自己了,我害怕她給一個陌生人的愛換來的卻是無盡的傷害。」
方天卓痛苦的說。時尚書屋
「看來我錯了,我真的錯了……」
許嫣然不斷的念叨着這句話,表情十分的麻木和痛苦。時尚書屋
橋面的汽車還在飛馳,只是小轎車少了,換來了很多骯髒的貨車。那呼呼啦啦的聲音,呼嘯而過的車身好像是一群奔向地獄的惡鬼,這些都讓方天卓原本抑鬱的心更加的煩躁不安。時尚書屋
「走吧,我們回去吧,對岸就是家了。」
方天卓輕聲的安慰着許嫣然說道。時尚書屋
「不,我不回去,那不是家,它只是一個豪華的冷冰冰的房子。」
許嫣然激動的說。時尚書屋
方天卓看了看手錶,已經過了凌晨零點了,想想對岸等待中的王芷馨,心中泛起了些許的不安。時尚書屋
「可是,太晚了,王少龍也許會擔心你的。」
方天卓補充道。時尚書屋
「哼,我已經快三個月沒有好好的和他吃過一頓飯了,他現在根本就不到我那裡,甚至上班的時候在辦公室我也很難見上他一面。」
許嫣然冷冷的說。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