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老闆,你的女人愛上我 第 173 頁


抽空摸出一支香煙出來點着了火。想想這次事件,方天卓心中疑慮頗多。和羅明浩共事也有一段時間了,在方天卓的印象中,羅明浩是個沉着、冷靜、老練,並且還算循規蹈矩的生意人。再說了,這次東華集團雖然遭到正陽集團的重創,但是還不
作者:我拿青春換大米 / 頁數:(173 / 0)

「剛剛接到公安局的電話,說……說你爸爸在公司辦公室被人槍殺,羅明浩也從那個辦公室跳樓自殺。他們通知我們去認領屍體……」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方天卓誠惶誠恐的說。時尚書屋
聽到方天卓的話,王芷馨雙腿一軟,癱軟在地上。時尚書屋
正東集團辦公大廈現場早已是混亂一片,眾多的車輛、警察、記者和圍觀着將現場湧堵得水洩不通。時尚書屋
負責這個案件的警官叫張波,據他講,這次事件初步定位為仇殺,從現場留下的那支無聲手槍上的指紋初步推斷,殺死王中天的兇手正是羅明浩,而羅明浩也因為畏罪而跳樓自殺。時尚書屋
是啊,王中天與羅明浩的積怨是整個業界乃至整個社會都知道的事情,公安局的這種初步論斷也有他的合理性。時尚書屋
這是個悲痛的夜晚,從現場回到怡景花園,王芷馨幾次都哭暈過去,以至于方天卓都不敢離開她半步。時尚書屋
天剛蒙蒙亮,好不容易將王芷馨哄的睡着,方天卓這才抽空摸出一支香煙出來點着了火。想想這次事件,方天卓心中疑慮頗多。時尚書屋
和羅明浩共事也有一段時間了,在方天卓的印象中,羅明浩是個沉着、冷靜、老練,並且還算循規蹈矩的生意人。再說了,這次東華集團雖然遭到正陽集團的重創,但是還不至于到了要破產的地步,既然這樣,那麼羅明浩又是從哪裡突然迸發出來一股仇怨要去槍殺王中天呢?這讓方天卓百思不得其解。時尚書屋
方天卓躡手躡腳的走出王芷馨的房間,來到客廳給自己倒了一杯水。早上的報紙已經由吳媽買菜順便帶了回來。方天卓焦慮的翻着報紙,試圖從一些關於此事的報道中得到一些端倪。時尚書屋
果然,晨報上的頭版頭條正是王中天與羅明浩的死訊,而且報紙還做了眾多的猜疑,雖然沒有指名道姓,但是方天卓看得出來這報紙上甚至有關於懷疑自己是幕後黑手的評論。時尚書屋
看著這些無稽的報道,方天卓有些惱怒的將報紙狠狠的扔到了茶几上,突然報紙最後一版一個不起眼的車禍報道引起了方天卓的注意。因為,車禍中的那輛銀色凱迪拉克在方天卓頭腦中很有印象。時尚書屋
方天卓重新拾起報紙,仔細的讀着:
「昨日深夜一女子高速駕車在東湖邊發生車禍,當場重傷死亡。經法醫鑒定,此女子正是正陽集團華中總部總裁女友,正陽集團華中總部管理人員許嫣然……」
看到這則報道,方天卓渾身一震,心如刀割。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怎麼一夜之間竟然有這麼多朋友和親密的人相繼離去呢?時尚書屋
方天卓越想越心痛,越想越不對勁,兩件事情雖然看似風馬牛不相及,但是在方天卓的心中隱隱的感到這兩件事其實就是一場陰謀。時尚書屋
猛然,方天卓突然想到了陳玉琪。這次在羅明浩跳樓的現場和公安局,她並沒有發現陳玉琪的影子,按理說他和羅明浩這種同居關係是多少也要去的。她陳玉琪一直恨羅明浩,一直在想辦法去報復他,難道這次的事情真的和她有關?她一定知道這兩件事情的一些內幕,一定知道。方天卓心中焦慮的想著,並撥出了陳玉琪的電話。時尚書屋
電話關機!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方天卓心中再次一震,難道連她也出了事了?或者就是幕後肇事者,現在正在潛逃?要知道,陳玉琪的電話是基本不關機的,就算是在深夜也是。時尚書屋
方天卓越想越驚,不覺得已經出了一身冷汗。時尚書屋
看了看臥室中虛脫沉睡的王芷馨,方天卓套了一件衣服就出了門。怡景花園的門口早已被眾多的好事記者圍住,他們都是為了打探王中天和羅明浩這次事件的內幕來的。時尚書屋
方天卓繞道了很遠,終於在一個僻靜的巷子內攔到一輛出租車,並直奔盛世豪園。時尚書屋
跟往常不一樣,此時的盛世豪園沒有虛掩門帘,而是大門緊鎖,裡面一片寂靜。時尚書屋
方天卓操起右手,重重的拍打在門上,並大聲的喊道:
「開門,快開門,我是方天卓。」
裡面還是一片寂靜。時尚書屋
方天卓在門口徘徊了良久,無奈的點上了一支香煙。時尚書屋
突然,「哐啷」一聲,門鎖響了。時尚書屋
方天卓神經一震,激動的跳了起來。時尚書屋
「快,快進來!」門縫中傳出一個輕柔的女人聲音。時尚書屋
方天卓定睛一看,那女人正是陳玉琪。方天卓神經振奮,一個箭步奪住門口側身進入。時尚書屋
只見眼前的這個陳玉琪,面容憔悴,衣衫襤褸,身上還有些骯髒的濫草,臉上也有細細的一道劃痕。時尚書屋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見到陳玉琪,方天卓大聲的問道。時尚書屋
還沒有等方天卓說完,陳玉琪一手已經摀住方天卓的嘴巴,並示意他住口。時尚書屋
方天卓納悶的收回了那股振奮,獃獃的看著陳玉琪。只見那陳玉琪正小心翼翼的朝門口的貓眼看了又看,又輕輕的挑起窗帘一角朝外面的樓下看了看,最後才深深的鬆了一口氣。時尚書屋
「到我房間來,我有事要對你說。」
陳玉琪淡淡的說。時尚書屋
跟着陳玉琪來到了臥室,只見那寬大的床上滿滿的堆起的都是衣物,兩個深色的旅行皮箱正張大了口等在一旁。時尚書屋
方天卓一驚,淡淡的問:
「怎麼,你要走了?要跑路?」
「是啊,不僅我要走,你也要走!」陳玉琪慌張的說。時尚書屋
「什麼?我要走?我又沒有做什麼壞事,我憑什麼走。只有那些心裡有鬼的人才會這樣匆忙出逃。」
方天卓大聲的喊道。時尚書屋
聽方天卓這麼一說,陳玉琪渾身一震,吃驚的問:
「天卓,你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王中天和羅明浩昨晚都死了,這件事情你是知道的吧?」方天卓冷冷的問。時尚書屋
「是啊,我知道……」
還沒有等陳玉琪說完,方天卓一隻手已經掐過陳玉琪的咽喉,將她放到在床上。時尚書屋
「為什麼要這樣?為什麼要殺人?許嫣然又為什麼會無緣無故的出車禍死去……」
方天卓怒吼着,像是一頭發了瘋的獅子。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