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老闆,你的女人愛上我 第 177 頁


的傷情、撫慰一下朋友的心靈。」陳玉琪說著眼淚也一滴滴的掉了下來。在方天卓的印象中,她陳玉琪這是第1次流淚,也是第1次說自己還有朋友。「可是,現在王少龍一定正得意的守在醫院裡等着我們自投羅網啊。」方天卓冷靜的說
作者:我拿青春換大米 / 頁數:(177 / 0)

那連環相撞的車輛中就有高天偉的婚車車隊還有王少龍及他的嘍囉們追趕的車隊。高天偉那輛林肯婚車的車頭早已被撞變了型,車尾更是被撞陷凹了進去,一眼看去好像整個車被截去了一半。然而,更加讓人悲痛的是坐在婚車后座的李小嬋在這場罕見的車禍中受了重傷深度昏迷,到現在都沒有醒過來,醫生診斷她成為植物人的可能性非常的大。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最讓人不解的是那罪魁禍首王少龍竟然在這場車禍中毫髮無損!
盛世豪園的寓所內,方天卓和陳玉琪兩人正悲痛欲絶的獃滯在電視機面前,整個屋子內瀰漫的都是哀傷、悲痛、憎恨與復仇的情緒。時尚書屋
「我們走!」陳玉琪突然站起身來說道。時尚書屋
「去哪裡?」方天卓愣道。時尚書屋
「去醫院!我們的朋友為了我們失去的生命、受了重傷、失去了幸福,我們至少要去追悼一下朋友的遺體、探望一下朋友的傷情、撫慰一下朋友的心靈。」
陳玉琪說著眼淚也一滴滴的掉了下來。在方天卓的印象中,她陳玉琪這是第1次流淚,也是第1次說自己還有朋友。時尚書屋
「可是,現在王少龍一定正得意的守在醫院裡等着我們自投羅網啊。」
方天卓冷靜的說。時尚書屋
「哼,我等的就是他!」陳玉琪冷冷的說著,右手緊緊的捏了捏肘上的外套。時尚書屋
方天卓一驚,一把奪過她肘上的外套,突然,一柄雪亮的菜刀掉在了地上。時尚書屋
「你就想以一把菜刀去殺王少龍以及他那群如狼似虎般的嘍囉?」方天卓驚問。時尚書屋
「難道你怕了他,難道他殺害你的那麼多朋友和愛人你就可以這樣心安理得的坐在寬敞舒適的房子裡看電視?我以前以為自己是最可憐的,沒有朋友,沒有人關心,可是這段時間以來,我發現原來我是那麼的幸福、幸運,先後兩個女人為了我失去了生命,而這兩個女人偏偏就是自己以前最憎恨的人。我不能這麼無情,面對她們的死亡與幫助我不能無動于衷,我要為她們報仇。我要和王少龍、王震海同歸於盡。」
陳玉琪嘶吼道。時尚書屋
「她們的仇我們一定要報,但是再也不能魯莽衝動了,我已經失去了太多的朋友,我不想再失去你。我們現在就去醫院,但是,玉琪你可以答應我稍稍冷靜一點嗎?」方天卓懇求的說。時尚書屋

手機讀書

十月三日的下午,依然昏暗的天空淅淅瀝瀝下着的不像是雨水,倒是像是傷心人的眼淚,它是那樣的哀傷,那樣的淒婉,好像再多的眼淚,再多的雨水都不能宣洩心中的愛恨。時尚書屋
方天卓與陳玉琪雙雙喬裝潛入了李小嬋治傷的那家陸軍醫院。兩人剛剛踏進住院部門口,方天卓的肩膀就被人重重的拍打了一下。方天卓回頭一看,那人不是別人,正是滿臉倦容的高天偉。時尚書屋
「不要說話,跟着我!」高天偉神秘兮兮的說。時尚書屋
方天卓與陳玉琪兩人保持緘默,壓低了頭上的帽子跟着高天偉出了醫院上了一輛出租車。時尚書屋
出租車一直向前開着過了長江大橋直奔漢陽橋頭的橋下才停了下來。時尚書屋
三人面對江面泛起的水花一陣沉默,那雨滴連着天上的雨綫打在江水裡,像是一根根鋼針紮在人的心口。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你們還來幹什麼,你們知道為了你們逃跑付出了多大的代價嗎?」高天偉悶悶的說著,聲音中透出強烈的傷感。時尚書屋
「天偉,我們也覺得非常的愧疚,想到醫院看看小嬋的傷勢。」
方天卓傷心的說。時尚書屋
「什麼?愧疚?僅僅是愧疚嗎?」
高天偉話音還沒有落狠狠的幾個重拳就砸到了方天卓的腦門上。時尚書屋
「愧疚?愧疚?愧疚……你這個混蛋害了那麼多人就用一個愧疚來解釋就行了嗎?我早就告誡過你讓你離王震海遠一點,早就告誡過……可是你這個混蛋非要害了那麼多人才懂得回頭……」
高天偉邊說著,雨點般的拳頭邊打到了方天卓的身上。時尚書屋
「住手!」陳玉琪大喊一聲,使出了全身的力氣縛住了高天偉的胳膊。時尚書屋
那方天卓早已被高天偉這連環的重拳打得倒在了地上踉踉蹌蹌的爬不起來。時尚書屋
「害人的不是天卓,是王震海、王少龍父子!」陳玉琪激動的喊道。時尚書屋
聽到陳玉琪的話,看著眼前狼狽的方天卓,高天偉突然痛不欲生的痛哭起來。時尚書屋
夜晚,天空還在下着雨。時尚書屋
盛世豪園的寓所內,三個人沉默寡言的對坐著已經好長時間了。時尚書屋
「難道我們對王震海、王少龍那兩個混蛋的暴行就真的一點辦法也沒有嗎?」高天偉突然開口問。時尚書屋
「沒有辦法的,我們手上沒有證據,奈何不了他們的。」
方天卓嘆氣的說。時尚書屋
「可是,陳玉琪不是目擊證人嗎?」高天偉問。時尚書屋
「但是,她也沒有親眼看到他們殺人啊。」
方天卓說。時尚書屋
兩人又陷入沉默。時尚書屋
「既然這樣的話,那麼我們就要以暴治暴!」陳玉琪突然的一句話語出驚人。時尚書屋
「對,以暴治暴!」高天偉激動的附和着。時尚書屋
兩人不約而同的看了看方天卓,希望也得到他的附和。時尚書屋
「可是……可是芷馨還在他們手上,這樣的話她會很危險的。」
方天卓哀怨的說。時尚書屋
十月四日清晨,寓所內顯得異常的安靜,方天卓從惡夢中驚醒。時尚書屋
高天偉沉睡在客廳的沙發上,但是屋子裡已經不見了陳玉琪的蹤影。時尚書屋
「天偉、天偉,快醒過來……」
方天卓將睡夢中的高天偉推醒。時尚書屋
「怎麼了?」高天偉驚問。時尚書屋
「陳玉琪不見了!」方天卓說。‘
「什麼?」高天偉大吃一驚,背上的汗都滲出來了。時尚書屋
「她會不會去……」
高天偉一句話哽在喉嚨沒有說出來。時尚書屋
「不會的。我們再找找看。」
方天卓肯定的說著,一邊撥打着陳玉琪的新號碼。時尚書屋
電話關機!
「天卓,你看!」突然,高天偉找到一張字條,是陳玉琪的筆跡。時尚書屋
方天卓緊張的看著字條,一邊看心中一邊難過。時尚書屋

天卓、天偉: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