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老闆,你的女人愛上我 第 43 頁


總監了,羅明浩對方天卓的充分授權讓他們兩個境遇尷尬。但是市場總監從頭到尾沒有參與其中,所以在內部流出那些照片的只有是余崇文總經理,而那幕後不是王氏父子就是陳玉琪了。方天卓心中惆悵,知道這些又有何用。陳玉琪的事情不方便
作者:我拿青春換大米 / 頁數:(43 / 0)

這件事情的目的無非有兩個,一是借打擊方天卓而追溯到羅明浩,最後將羅明浩拉下馬;二是倘若追溯不到羅明浩也可以趁機將方天卓送進監獄,讓羅明浩少一個臂膀。真的是一石二鳥啊,手段之陰毒計劃之周密已經讓人歎服。只是他方天卓感覺有些冤枉,自己一個打工的不只為何也被牽扯到其中,難道是自己前段時間太出風頭,樹大招風?那麼誰最恨羅明浩呢?一是正陽公司,二是陳玉琪,那麼又是誰主使的呢?誰又很他方天卓?當然,也是正陽公司的王震海、王少龍父子,方天卓的那些鬼點子着實讓他們頭痛了一會;再就是陳玉琪,那次方天卓的拒絶合作,讓她有些惱火,她離開車子後的那陣狂笑更是讓方天卓毛骨悚然;還有就是總經理和市場總監了,羅明浩對方天卓的充分授權讓他們兩個境遇尷尬。但是市場總監從頭到尾沒有參與其中,所以在內部流出那些照片的只有是余崇文總經理,而那幕後不是王氏父子就是陳玉琪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方天卓心中惆悵,知道這些又有何用。陳玉琪的事情不方便說,不然就算公安局這邊過去了,他羅明浩也不會放過自己;正陽公司和余崇文那邊自己手上又沒有證據。看來一場含冤的牢獄之災在所難免了。時尚書屋
大年初三的上午十點,方天卓沒有被傳訊,反正該說的都已經說了,來來去去都只能說那些東西。時尚書屋
方天卓正在無聊和胡思亂想之際,突然一個警官將他放了出來,說是有人想見他。方天卓心中納悶,這個時候大家都恨不得躲得他遠遠的,誰還會來看他呢?時尚書屋
隨着那警官走進刑警大隊的會議室裡,方天卓抬頭一看,一個身着西裝儒雅幹練的中年男人等在那裡。方天卓吃了一驚,這個男人到底是誰?時尚書屋
「你好,方先生,我是大正律師行律師黃政,受人委託來看看你。」
那男人很禮貌的起身和方天卓握手。時尚書屋
「受誰委託?找我有什麼事情嗎?」方天卓驚訝。時尚書屋
「受陳玉琪小姐委託,她說自己不方便過來。找你就是問問你一件事情。」
黃政言簡意賅。時尚書屋
「你說。」
聽到陳玉琪三個字方天卓心頭一驚。時尚書屋
「陳小姐讓我問問你幾天前的那個晚上在長江邊和你商量的事情你想好了沒有。」
黃政簡潔的說。時尚書屋
「想好了怎樣,沒有想好又怎樣呢?」方天卓笑着問道。時尚書屋
「陳小姐說了,方先生要是想好了那麼她可以幫助你解決這次危難;方先生要是沒有想好,那麼恐怕這次難免有一場不清不白的牢獄之災了。」
黃政說道。時尚書屋
方天卓心中一繳,自己的一切情況好像她陳玉琪都瞭如指掌,自己再有本事也如同如來手掌中的孫猴子,而她陳玉琪就是那如來佛祖了。時尚書屋
「陳小姐說了,方先生是個聰明人,不會為了一時之氣而想不開主動放棄自由的機會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黃政接著說。時尚書屋
「那麼我想知道她陳小姐打算怎樣幫助我解決這次危難?」方天卓試探着說。時尚書屋
「余崇文總經理,在他身上下工夫不是嗎?」黃政說。時尚書屋
方天卓在心中暗自一笑,她陳玉琪雖說出身風塵,但是絶對是個厲害的角色,今後和她打交道可真的是要當心了。時尚書屋
「我想問一問,這次的事情和陳小姐有沒有關係,希望能夠得到確切的回答。」
方天卓一本正經的問道。時尚書屋
「沒有。」
黃政回答。時尚書屋
「你確定?」
「非常確定。」
黃政回答。時尚書屋
「那我如果想好了,那麼我多久會自由?」方天卓鎮定的問。時尚書屋
「如果方先生想好了,那麼您最遲明天晚上就自由了。」
黃政看看表肯定的說。時尚書屋
「你那麼自信?」方天卓有些懷疑。時尚書屋
「是的,證據已經很完備了。」
黃政非常肯定的說。時尚書屋
「黃律師,回去以後麻煩您告訴陳小姐,就說方天卓基本上想好了,希望她不會食言。」
方天卓淡淡一笑,說完轉頭離開會議室。時尚書屋
第2十七章:剛出牢籠,又遇情傷
果如黃政所說的那樣,大年初四方天卓一整天特別的自在,在下午五點鐘的時候終於被黃政從公安局刑警大隊的拘留室領了出來。但是他製作江洪二人在別墅的不良舉動光牒的行為違反了治安管理條例中的相關規定,被罰款了五千元。時尚書屋
方天卓走出公安局大門,整個人感覺無比的輕鬆和坦然,不管怎樣,總算是免了一場不必要的牢獄之災,那種受覊押的生活的確很壓抑,方天卓想起來就有些後怕。時尚書屋
黃政在門口和方天卓握手道別之後,方天卓直接打了個出租車回到住處。在拘留所這幾天,他的手機被沒收和外界几乎一點聯繫也沒有,想必家裡人和李小嬋還有黎芮潔已經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呢。方天卓拿出剛剛領回來的手機一看,已經沒有電了。他麻利的換上了一塊電池迅速的開了機,在那網絡標誌顯示的一霎那,手機就響了,方天卓仔細一看,是李小嬋打過來的。時尚書屋
「天卓,你在哪裡啊,怎麼幾天也聯繫不上啊?」李小嬋顯得有些急迫,聲音中帶著哭泣。時尚書屋
「小嬋,你放心吧,我在我們住的地方呢,這幾天一直在配合公安機關審查一個案件,手機都不讓開呢,現在一切都結束了,我沒有什麼事情。」
方天卓故作瀟灑的說。時尚書屋
「那你趕快給家裡打個電話吧,你爸媽都快急死了,我現在正在車上,一會就到城裡了。」
李小嬋關切的說道。時尚書屋
「什麼,我說了會去接你的嘛,你這一走那你爸還過個什麼年啊?」方天卓有點埋怨李小嬋的不聽話,但是想到她現在的心情又體諒了一些。時尚書屋
「我只是擔心你,我……」
李小嬋有些哽咽。時尚書屋
「我知道,路上小心。」
方天卓心軟的說。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