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老闆,你的女人愛上我 第 51 頁


初五的早晨,天氣顯得十分晴朗,陽光通過玻璃和那潔白的薄莎窗帘照在躺在床上的方天卓身上暖洋洋的,由於昨天睡的晚,竟然連那外面的隔陽厚窗帘也沒有拉上,要是自己真的裸露身體在房間走動那還不走光啊。想到昨晚的協議,方天卓不禁
作者:我拿青春換大米 / 頁數:(51 / 0)

「沒什麼,就是想念你了。還有,下午的事情你女朋友沒有責怪你吧?」電話裡的陳玉琪顯得還是有些關心的。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沒什麼,就是分手了。」
方天卓說的有些哽咽。時尚書屋
「啊……天卓,我不是故意的,我明天一定和你女朋友說清楚,我可不想破壞人家的家庭。」
陳玉琪焦急的說。時尚書屋
「算了,你還攪和啊?」方天卓狠狠的說。時尚書屋
「對不起!我睡不着,我們見見面吧?」陳玉琪溫柔的說。時尚書屋
「現在?」方天卓看看手錶,快凌晨三點了。時尚書屋
「我累了,改天吧。」
方天卓冷冷的說。時尚書屋
「那好,你手機不要關機,我明天給你電話,有重要的事情跟你說。」
陳玉琪說完掛掉電話。時尚書屋
初五的早晨,天氣顯得十分晴朗,陽光通過玻璃和那潔白的薄莎窗帘照在躺在床上的方天卓身上暖洋洋的,由於昨天睡的晚,竟然連那外面的隔陽厚窗帘也沒有拉上,要是自己真的裸露身體在房間走動那還不走光啊。想到昨晚的協議,方天卓不禁的笑了笑。時尚書屋
方天卓稍加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於是就前往衛生間洗簌了。王芷馨的房間隔着客廳在方天卓房間對面,裡面顯得很安靜,複式二樓是個較大的休息會客室和書房連在一起的,好像也沒有王芷馨。看來她是已經離開了。時尚書屋
從衛生間出來,方天卓看到客廳的茶几上留着一串鑰匙和那雙方都簽字了的協議書,這鑰匙應該就是給方天卓的呢。協議書上,王芷馨的簽名很秀氣,字跡十分漂亮精緻,就像她的臉一樣。時尚書屋
一個人待在這麼大的房子裡面,有些舒適,但也感覺很空洞,房子裡面淺色的裝飾顯得氣氛冷冰冰的,像是一種淒涼和方天卓的心情相應成輝。透過明淨的窗子,一眼望去小區裡面張燈結綵,巨大的氣球懸浮在空中,一派過年的喜氣現象,只是沒有什麼人,顯得有些冷冷清清。時尚書屋
剛過十點,陳玉琪果然打來了電話:
「天卓,十點半我在盛世豪園八棟1802等你。」
陳玉琪一字一句的說。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盛世豪園,那不是小區嗎?我們怎麼去那兒?誰住在那裡?」方天卓不解的問。時尚書屋
「那房子是我買的,現在除了你和我基本沒有其他人知道,你打車過來吧,不要開車了,我有重要的事情對你說。」
陳玉琪說的很神秘,方天卓知道她這次應該是要有所動作了。時尚書屋
掛掉電話,方天卓出門攔了一輛出租車來到了陳玉琪電話中所說的那個地址。看看時間,剛好十點半,八棟樓門前沒有陳玉琪的寶馬車,看來她應該也是打車過來的。是什麼事情要做的如此隱蔽呢,方天卓心中不免泛起一陣疑問。時尚書屋
電梯飛快的將方天卓帶到了十八層,這個盛世豪園也是一個高尚社區,沒層樓只有兩戶,而陳玉琪的這戶正好是十八樓的兩戶之一。時尚書屋
到了1802門口,方天卓剛要按門鈴,竟然發現門沒有上鎖,虛掩着。方天卓朝門裡面大喊了一聲:
「有人嗎?」
「進來吧,幫我把門鎖上。」
遠遠的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聽得出來是陳玉琪的。時尚書屋
方天卓狐疑的走進了門。這是一個寬大的三居室,好像比王芷馨的那個複式樓要大上許多,單單就客廳估計就至少有八十個平方。客廳左邊的兩個房估計一個是書房,一個是次臥,而右邊的那個房間估計就該是主臥了。時尚書屋
陳玉琪推開主臥室的門,方天卓眼前一亮,她頭髮濕漉漉的,光滑水嫩的身上裹着一條寬大的浴巾,露出深深的乳溝和修長的雙腿,顯得勾魂攝魄,性感迷人,看來她是剛剛洗完澡的。時尚書屋
「進來吧。」
陳玉琪溫柔的說。時尚書屋
走進陳玉琪的主臥室,方天卓又大開眼界一次:至少三米寬大的床顯得很柔軟,落地的大窗戶照的整個房間敞亮,窗子旁邊一個藤製的鞦韆弔椅顯得房間很休閒,進門處衛生間的門開着,裡面還在向外冒着熱氣。眼前的一切讓方天卓想到了那次在別墅渡假村看到的大臥室,突然眼前竟然閃現出那性感挑逗的六大野鷄的騷模樣。方天卓心頭一蕩,滿頭大汗,感覺下面有些鼓脹。時尚書屋
「你去洗個澡吧,水還熱着呢。」
陳玉琪看著方天卓臉上的汗溫柔的說。時尚書屋
方天卓一怔,摸了摸自己臉上的汗水,老臉一紅,憨憨的笑。時尚書屋
「要不要我們一起洗啊,我不介意再洗一次的咯。」
陳玉琪挑逗的說。時尚書屋
方天卓心想,看來每次和着女人見面始終是逃不出她那老一套了——先上床,再談事!
「不了,我沖沖就好,你忙你的吧。」
方天卓淡淡的說著便進了衛生間。時尚書屋
十幾分鐘後,方天卓從衛生間裡出來了。陳玉琪正蓋着一條薄被半躺在床上品着紅酒,她那挑逗的眼神簡直可以放出至少一千度的高溫將眼前的人熔化。時尚書屋
「你還穿的那麼整齊幹嘛,快脫了衣服過來。」
陳玉琪慢慢的坐了起來,被子滑下她那兩個高聳的山峰,露出雪山上的兩顆殷紅的火種。時尚書屋
聽到陳玉琪這話,方天卓心中有些不爽,感覺自己怎麼就像是鴨子一樣的,一見面就要獻身。時尚書屋
「你不是有事嗎?有事說事,別扯些其他的。」
方天卓有些心煩意亂的說。時尚書屋
「你不抱著人家,人家一時沒有頭緒嘛!」陳玉琪嬌嗔的說。時尚書屋
「那就算了,我走了。」
方天卓冷冷的說。時尚書屋
「方天卓,剛從牢裡放出來就忘記了牢飯是什麼滋味了是嗎?我今天要說的都是對你今後的路有重要作用的,你要是不想聽儘管走,日後再次被人送到了牢裡或者被人滅掉了小命不要怪我沒有提醒你。」
陳玉琪顯得很生氣,大大咧咧的點了一支菸。時尚書屋
方天卓一聽這話,心頭一軟。是啊,不管她陳玉琪有什麼私心,但是關鍵時候她還是幫了自己一把的,今後有什麼事情說不定還能照應一下自己。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