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老闆,你的女人愛上我 第 66 頁


流滿面還是劃不好那船。黎芮潔看著方天卓那着急的樣子,又好氣又好笑,終於還是忍不住,最後笑得人仰馬翻。「天卓,你這船劃的有水平,整個一無敵烽火路啊,我眼睛都被你轉暈了。」黎芮潔要麼不開玩笑,開起玩笑來還引經據典。
作者:我拿青春換大米 / 頁數:(66 / 0)

「記得小時候,我總是躺在船頭一顆顆的數着天上的星星。那時候的星星真的很亮很美,數着數着就睡着了。做夢的時候,我總是在騎着月亮在一群星星中遊蕩,一起一伏的,不像飛在天上,反倒像是游在水裡,那感覺棒極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黎芮潔看著天上的星星自言自語的說。時尚書屋
「好了,我吃完了,咱們去划船吧?」方天卓迫不及待的拉著黎芮潔的手朝湖邊走去。時尚書屋
方天卓先小心翼翼的扶着黎芮潔登上了小船,然後自己解開了那綁在岸上的繩子,矯捷的跳到了船上去。時尚書屋
「天卓,我來劃吧?」黎芮潔問。時尚書屋
「你好好享受就是了,這種粗活我來干。」
方天卓笑嘻嘻的說。時尚書屋
可是偏偏事與願違。方天卓很少划船,這次也不知道是怎麼搞得,那船被方天卓劃的沒有前進,反而在湖面轉圈。方天卓羞愧之極,急得汗流滿面還是劃不好那船。黎芮潔看著方天卓那着急的樣子,又好氣又好笑,終於還是忍不住,最後笑得人仰馬翻。時尚書屋
「天卓,你這船劃的有水平,整個一無敵烽火路啊,我眼睛都被你轉暈了。」
黎芮潔要麼不開玩笑,開起玩笑來還引經據典。時尚書屋
「不用急,我再試試看。」
方天卓努力的回想著以前划船的步驟,可是哪裡想的起來的,這條船和以前在公園裡劃的船不一樣,要向開動這條船那是要很大額技巧的,何況那雙槳也不說很順手。時尚書屋
「天卓,不要逞能了,還是我來吧。」
黎芮潔溫柔的說。時尚書屋
「你?哪裡有讓女士給男士划船的?」方天卓喃喃的說。時尚書屋
「我當你是我弟弟總行了吧,姐姐照顧弟弟是應該的啊。」
黎芮潔說。時尚書屋
這句話把方天卓說的心中一愣,弟弟?難道自己在她黎芮潔心中是這樣的嗎?那麼,那次銷魂之夜又算是什麼呢?時尚書屋
方天卓無奈之下遞過那雙船槳,黎芮潔面帶微笑,輕輕的撥弄着雙槳,那船就很快的直直的向湖中心前進了。時尚書屋
「芮潔,你真厲害,你是怎麼做到啊?」方天卓驚奇的問。時尚書屋
「呵呵,你不要忘記了我是在船上長大的呢。划船不是搬石頭,是不能用蠻力的,要講究平衡,力要用的巧呢。」
黎芮潔說著,一會兒船就已經劃的很遠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來到湖中心,黎芮潔停止了划動。她靜靜的看著水中的月亮和那盞盞的燈火。一隻手遊走在水面,像是要抓住水中的一切。時尚書屋
「真美,沒有想到武漢的城區還有這麼美麗的地方。」
黎芮潔自言自語的說。時尚書屋
「芮潔,如果你喜歡的話,我會經常帶你來的。武漢有很多美麗的湖,東湖比這裡還要大還要美呢,而且那邊還有專門供遊客划船、游泳的設施,改天我們一起去吧。」
方天卓殷切的說。時尚書屋
「算了,那些開發出來的景點,人多閙得很,還是這裡好。就像是我們家鄉的洪湖一樣,靜靜的。」
黎芮潔動情的說。時尚書屋
「是嗎?說說你們洪湖的事情吧?」方天卓激動的說。時尚書屋
「在我們那裡,很多人靠打魚衛生,生在湖里長在湖裡。夏秋季節,我們採蓮子,捉活魚,還有那百嫩嫩粗壯的蓮藕。我們將蓮子曬乾,磨成粉熬成蓮子羹,我們還會將那剛捉上來的魚熬湯,那湯味道鮮美極了。男人們還會在蘆葦叢中打些野味來吃……」
黎芮潔半閉着眼睛,像是在說夢一樣講述着家鄉的故事。時尚書屋
方天卓知道黎芮潔是想家了,而且想的很厲害。時尚書屋
「芮潔,我們一起回洪湖吧?」方天卓深情的說。時尚書屋
「呵呵,哪裡有時間啊,公司又要開始忙碌了。那一切都成為了過去,能夠經常想一想就已經不錯了。」
黎芮潔淡淡的說。時尚書屋
方天卓知道,她還是擔心家裡人是不是接納她。時尚書屋
「上次的問題你想好了嗎?」方天卓關心的問。時尚書屋
「什麼問題?」黎芮潔獃獃的問。時尚書屋
「就是我以什麼身份陪你回家啊?」方天卓有些焦急的說。時尚書屋
「呵呵,你真的當真了啊。那就說你是我弟弟吧?」黎芮潔笑着說。時尚書屋
「什麼?弟弟?難道你家裡人連你弟弟也不認識?」方天卓不滿的說。時尚書屋
黎芮潔臉色一紅,淡淡的說:「乾弟弟嘛。」
「那不行,你以為是在古代啊?英雄好漢們動不動就結拜,現在可沒有那個說法,乾爹乾媽的還有些少見呢。」
方天卓冷冷的說。時尚書屋
「那你總不會讓我做你乾媽吧?我也不至于那麼老喲。」
黎芮潔笑着說。時尚書屋
方天卓聽到黎芮潔這麼說在心中笑了笑,並不是因為自己願意做她的乾兒子,而是因為黎芮潔跟自己在一起也頻頻的說些玩笑話了,她的心在復甦,她的愛在回歸,而這一切都是他方天卓的功勞。時尚書屋
正在談笑正歡之際,岸上突然有人在大聲的叫喚。方天卓仔細一聽,好像是對他們在喊。時尚書屋
「不好船的主人來了。」
方天卓驚訝的說。時尚書屋
「那我們就回去吧,不然人家還以為是偷船的要報警了。」
黎芮潔淡淡的說。時尚書屋
「可是我們才划到湖心啊。」
方天卓有些遊興未盡的說。時尚書屋
「改天我們去東湖劃吧,有機會的話到我們老家洪湖划船也一樣呢。」
黎芮潔微笑的說。時尚書屋
「那好吧。」
方天卓顯得有些失落。時尚書屋
黎芮潔麻利的將船朝湖邊劃了過去,快要到岸邊的時候,那船的的主人十分緊張,罵罵咧咧的。黎芮潔被人這麼一罵滿臉通紅,方天卓氣不打一處來了,不就是一條破船嗎,幹嘛要這麼粗魯。他激動的站起身來正要發作,可是下盤不穩,一不小心一腳栽倒了湖中。時尚書屋
初春的湖水大概在十度左右,雖說不是很冰,但是着實有些寒冷。黎芮潔驚慌的不得了,在船主的幫助下終於把方天卓引渡到了岸邊。時尚書屋
方天卓那股惡氣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那船主也算救過自己,再怎麼不爽也不好發作了。黎芮潔禮貌的向船主多番道歉,那船主才悻悻的走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