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老闆,你的女人愛上我 第 7 頁


嫣然變了,變得經常對他們的小屋抱怨,對那清苦的生活抱怨,她總是在方天卓的面前誇獎那些事業有成的男人,描述着他們的太太那優越無憂的生活。她真的變了,變得讓方天卓有些茫然不解,那睡在同一張大床上的兩個人腦袋裏演繹的不是同一個
作者:我拿青春換大米 / 頁數:(7 / 0)

方天卓這麼一坐就是近四個小時,看看時間已經是晚上十一點了,王少龍和許嫣然仍然沒有出現。那顆本是劇烈躁動的心也逐漸的恢復了平靜,身體也慢慢的冷了下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走在酒店外面的街道上,寒風竟然很凜冽,不像是吹在人的身體上,反倒像是穿透着身體。方天卓背上的冷汗早已被寒風颳干,肚子空空的,腳步也是空空的,他一路走一路想,一路想一路哭,他和許嫣然二十多年的感情難道就比不上一個才相處幾個月的男人的誘惑?方天卓承認,王少龍是很優秀,優秀得几乎是完美的。但是大學期間許嫣然的身邊同樣有很多優秀的男人,那個時候也過來了,這個時候怎麼了?難道是真的對許嫣然的關心少了嗎?時尚書屋
方天卓有些虛幻,眼前不停的掠過這幾年來和許嫣然生活的點點滴滴,他慢慢的發現,許嫣然變了,變得經常對他們的小屋抱怨,對那清苦的生活抱怨,她總是在方天卓的面前誇獎那些事業有成的男人,描述着他們的太太那優越無憂的生活。她真的變了,變得讓方天卓有些茫然不解,那睡在同一張大床上的兩個人腦袋裏演繹的不是同一個世界。時尚書屋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方天卓終於回到了他的那個曾經甜蜜的小屋,透過門口的燈方天卓知道許嫣然回來了。方天卓停下了腳步,傻傻的站立在門口,他不知道如何面對裡面那一直深愛着的女人。該裝作一切沒有發生,還是該狠狠的宣洩一通然後分手?兩種選擇都折磨着方天卓的神經。時尚書屋
門開了,許嫣然那美麗溫柔的臉展現在了方天卓面前。時尚書屋
「天卓,你回來了,怎麼站在門口啊?你知道現在都幾點了啊?」許嫣然有點着急和關心方天卓,那語氣是溫柔的。時尚書屋
但是方天卓已經感覺不到那種溫柔與關切,眼睛裡呈現的只是虛偽與傷害。時尚書屋
方天卓擠進屋子在床邊坐定,獃獃的看著許嫣然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時尚書屋
「怎麼了,你喝酒了嗎?」許嫣然說的很小心,語速很慢。時尚書屋
「傍晚的時候我看到一輛很漂亮的美國車,一直開到酒店裡面,裡面有個人和你長得很像,那人是你嗎?」方天卓說的很平淡,就像是在說別人的事情一樣。時尚書屋
「天卓,你……」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許嫣然想解釋些什麼但是卻沒有說出來。時尚書屋
兩人沉默良久,彼此連動也沒有動一下,屋子裡靜悄悄的連呼吸的聲音都聽得到。時尚書屋
「我明白了,你保重。」
方天卓沒有看一樣許嫣然就靜靜的離家而去,那禮貌的動作就像是離開別人的家。時尚書屋
出門的那一霎那,方天卓心頭一繳,那感覺就像是千萬根鋼針紮在心頭一樣,讓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許嫣然竟然連辯駁都已經不屑,沒有爭吵,沒有砸東西,沒有眼淚,也沒有輓留。這是他活了20多年來包括電影電視在內看過的最平靜的分手。時尚書屋
再次走在大街上,寒風更加的刺骨,看看時間已經快三點了,這個時候甚至連旅舍都關了門。方天卓不想睡覺,只想找點東西讓自己麻醉一下,他需要酒精。時尚書屋
走到那條酒吧一條街,有些酒吧已經關門了,只有幾間通宵的還在營業。方天卓大步的垮了進去,裡面的人不多,連駐唱的歌手也下班了,只有幾個有些醉意的男女在那裡親親我我。時尚書屋
方天卓獨自找了個角落坐定下來,要了一瓶芝華士和一打啤酒悶悶的喝了起來。昏暗的酒吧裡放著輕輕的音樂,那音樂就像是女人的哭聲讓方天卓感覺是那麼的淒婉哀嚎,他摸出手機仔細的看了看,沒有未接電話,藏在他心裡的最後一點希望也隨着手機背景光的消失而幻滅了,其實對於男人來講除了愛之外,面子或許比尊嚴更加的重要。方天卓心頭一熱,一種想哭的感覺像潮水氾濫了上來,他狠狠的幹掉了一大杯酒,手指重重的按在了手機的關機鍵上。時尚書屋
都說女人變了心十匹馬也拉不回來,想想許嫣然的表現,這句話剛好得到了證實。方天卓恨自己的失敗,一個還沒有正式和自己打過照面的男人竟然在幾個月之內輕而易舉、不動聲色的將自己深愛了二十多年的青梅竹馬的女友給拐走了。方天卓暗自的下了決心,一定要不斷提高自己給自己一個和那王少龍真正交手的一個機會,不然就這樣失敗實在是太窩囊了。時尚書屋
方天卓心煩意亂空着肚子大口大口的乾著眼前的酒,不一會工夫面前所有的酒瓶就見了底了。時尚書屋
「我可以坐下來請我喝杯酒嗎?」一個柔溺的聲音在方天卓耳邊響起。時尚書屋
方天卓迷迷糊糊的朝那聲音的方向望去,只見一個打扮性感的漂亮女人正坐在自己旁邊,那樣子似乎很熟悉,但是卻怎麼也想不起來。時尚書屋
又是一個不要臉的女人,方天卓一陣惱火,大吼一聲道:
「我幹嘛要請你喝酒,你這臭婊子滾到一邊去……」
那聲音將所有的目光都吸引到了這兩人這裡來了。那女人表情有點尷尬,但是仍然很有禮貌的湊到方天卓耳邊輕輕的說:「你醉了。」
隨後一個香甜的吻落到方天卓的臉上。時尚書屋
那一吻讓方天卓腦中一閃,那女人正是陳玉琪,方天卓在酒吧門口為其出手相助過的女人,那個開寶馬的富婆。方天卓看著陳玉琪的臉傻傻的笑了笑,說了句「你好」隨後倒在了桌上。時尚書屋
金色的麥田像海上的波浪一樣起伏着,清涼的風吹拂着許嫣然白色的長裙,金色的陽光照在她的身上像是度了一層黃金,那善良的笑臉上的兩個小酒窩像是盛滿了秋收的喜酒,此時的許嫣然宛如仙女般耀眼,又如同新娘般性感誘惑。方天卓禁不住的撫摸着這張臉,這頸脖還有衣裙下面的身體,她是那樣的柔滑,像是真的在撫摸細軟的黃金一樣,那感覺越來越真實,越來越強烈,隱隱的聽見許嫣然傳來的陣陣嬌嗔聲。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