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老闆,你的女人愛上我 第 77 頁


時候,李小嬋也是這麼溫柔細心的幫自己擦藥的。那時候的李小嬋眼睛中始終包藏着絲絲的柔情和曖昧,一副少女懷春的樣子,可是今晚所見的李小嬋眼睛中除了憂鬱就是冷漠。方天卓想著想著,心中一陣酸楚,不自覺的嘆了幾口氣。「怎麼
作者:我拿青春換大米 / 頁數:(77 / 0)

被剛纔這麼個閙劇一閙,本來心裡就有些氣,方天卓已經從渾身冷汗發展到渾身熱汗了。方天卓也不顧面前的王芷馨,乾脆將外衣、襯衣都脫掉了,露出一件白色的背心。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看著方天卓渾身那青紫的樣子,王芷馨有些於心不忍,溫柔的對方天卓說:
「方天卓,你先在沙發上躺好,我幫你慢慢的擦藥吧。」
方天卓也不想多說什麼,只想傷口快點好就是了,於是按照王芷馨的說法乖乖的平躺到了沙發上。時尚書屋
王芷馨很溫柔的一點點的用藥水擦着方天卓額頭上的傷口和血跡,她動作很輕緩,絲毫不像剛纔那個降魔伏妖的女俠。時尚書屋
方天卓看著王芷馨精緻的臉和她那隨着肢體動作一起一伏的酥胸,心中有些發蕩。他突然想起了李小嬋,記得幾個月前自己被高天偉打的時候,李小嬋也是這麼溫柔細心的幫自己擦藥的。那時候的李小嬋眼睛中始終包藏着絲絲的柔情和曖昧,一副少女懷春的樣子,可是今晚所見的李小嬋眼睛中除了憂鬱就是冷漠。時尚書屋
方天卓想著想著,心中一陣酸楚,不自覺的嘆了幾口氣。時尚書屋
「怎麼了,弄疼你了嗎?我第1次幫別人擦藥已經很小心了,對不起啊。」
王芷馨像個犯了錯誤的孩子一樣溫柔的說。時尚書屋
「啊,沒有,你弄得很好,讓我想起了我以前的一個朋友也是這樣。」
方天卓淡淡的說。時尚書屋
「是你以前的女朋友吧。」
王芷馨笑着說。時尚書屋
「呵呵,你還真是鬼靈精怪啊。你是怎麼猜到的?」方天卓笑着問。時尚書屋
「這還用猜嗎?看你這副唉聲嘆氣的樣子,肯定對方不是一個男人了。一個女人給一個男人那麼細心擦藥那他們的關係肯定不一般呢。」
王芷馨淡淡的說著說。時尚書屋
「那可不一定,你現在還不是在細心的給我擦藥,難道我們的關係不一般了?」方天卓冷冷的說。時尚書屋
王芷馨雙狎一紅,頓時羞澀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時尚書屋
「好心沒好報,那你自己擦吧。」
王芷馨羞愧的將藥酒放在方天卓面前的幾上,一個人遠遠的坐到了旁邊的單人沙發上。時尚書屋
方天卓一怔,意識到自己又說錯話了。無奈的拿過藥水毫無目標的摸索着自己的臉胡亂的塗著。時尚書屋
「呵呵呵,你成花貓臉了。」
王芷馨見狀樂得直笑。時尚書屋
方天卓懶得理睬她,逕自拿着藥酒到衛生間對著鏡子去擦。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擦完藥酒,在額頭敷上了一塊創可貼,方天卓從自己的行李包中拿了幾件換洗衣服又到衛生間泡了一會兒熱水,感覺渾身舒服極了,等他從衛生間出來的時候也是半個多小時的事情了。屋子外的雨還在下,依然是雷電交加。方天卓心想,這一場雨下來不知道哪個地方又要遭受洪災了。時尚書屋
「你也早點洗洗睡吧,我今天是搬不了家了,誰讓你打傷了我,我要養傷了。」
方天卓對著在客廳看電視的王芷馨說完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時尚書屋
過了大約一個小時左右,方天卓整睡的有些迷迷糊糊的。突然有人敲響了自己房間的門。時尚書屋
「方天卓,方天卓……」
聽得出來是王芷馨的聲音。時尚書屋
方天卓慵懶的開了門。時尚書屋
「幹嘛,幾點了,讓不讓人睡覺啊。」
方天卓有些火氣的說。時尚書屋
王芷馨頭髮濕漉漉的,穿著嚴實的睡衣抱著一個枕頭正站在自己房間門口。時尚書屋
「方天卓,你能不能幫我關掉我房間陽台上的落地窗戶啊?」王芷馨羞澀的問。時尚書屋
「你自己不會關啊?」方天卓冷冷的說。時尚書屋
「我,我有些害怕。」
王芷馨輕聲的說。時尚書屋
「都沒有鬼了你害怕什麼啊?」翻天說問。時尚書屋
王芷馨悶悶的低下了頭一言不發,久久沒有離去。時尚書屋
方天卓無奈只好衝進了她的房間將門窗及窗帘一層層的關好,然後很快就出來了。時尚書屋
關窗的時候,方天卓順便仔細的觀察了一下王芷馨那個帶衛生間的的臥室,普普通通的女孩兒房間的擺設,打掃的十分乾淨,除了有些體育用的球拍之外都是些很文靜、淡雅的佈置,沒有男孩兒的照片,也沒有女孩兒那麼多的布娃娃。沒有什麼大不了了,當初她一直不讓自己進來,還以為這裡藏着什麼寶貝呢。時尚書屋
「都關好了,你睡吧。」
方天卓對王芷馨淡淡的說。時尚書屋
王芷馨像是沒有聽到一樣,看了看屋外風雨交加,電閃雷鳴的景象,良久沒有移動。時尚書屋
「方天卓,我今晚能不能到你房間裡睡啊?」王芷馨羞紅了臉很小聲的問。時尚書屋
第4十七章:淒涼孤女,簡單方案
方天卓聽王芷馨這麼一說心中一蕩,憨憨的笑着說:
「什麼?你說要到我房間裡睡?你這速度也太快了吧,我怕一時還適應不了呢。」
王芷馨頓時連耳根都紅了,羞澀的說:
「你想什麼呢?我只是害怕,你睡床,我就睡在你屋裡的地上就好了。」
方天卓心涼半截,淡淡的說:
「我屋子小,你屋子大,這樣吧,我把客廳的長沙發搬到你屋裡,你睡床我睡沙發好了。」
王芷馨蔫然一笑,淡淡的說:
「那好吧,不過你可不要有什麼非分之想。」
方天卓冷冷一笑,淡淡的說:
「你要是不信任我那就算了,我還是在我屋裡睡床舒服。對你這樣的惡婆娘我沒有興趣。」
王芷馨一聽,又羞又怒,眼睛也睜得圓圓的。時尚書屋
「你說什麼?我是惡婆娘?」
「是啊,不是惡婆娘會對我下這麼重的手啊?」方天卓邊捋開袖子給王芷馨看邊說。時尚書屋
王芷馨看著方天卓的傷,也一時沒有發作。時尚書屋
「那我們搬沙發吧。」
搬完沙發,方天卓幫王芷馨換下了那被燒壞的床單,然後在沙發上鋪上了自己的被子。時尚書屋
王芷馨捏了另外一隻完好的網球拍在手,慎慎的鑽進了自己的被窩。方天卓見狀驚奇的問:
「王芷馨,說了都沒有鬼了,你幹嘛睡覺還拿着網球拍啊?」
王芷馨一愣,淡淡的笑着說:
「這球拍不是防鬼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