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老闆,你的女人愛上我 第 78 頁


子了再搬出去啊?」方天卓淡淡的說。「那好吧,你先養傷,房子慢慢的找。」王芷馨溫柔的說。方天卓心中一喜,心想,這傷沒有白受。「方天卓,你平時對所有的女孩兒都是那樣惡言惡語嗎?」王芷馨突然問了一句。「不啊,
作者:我拿青春換大米 / 頁數:(78 / 0)

方天卓一怔,回過神來,大聲的說: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什麼?不是防鬼的?你的意思就是說是防我的啊?」
「那也不是,只要你不亂來,我們一夜相安無事。你要是亂來的話,哼,告訴你吧,我是學過武術和防暴術的。」
王芷馨狠狠的說。時尚書屋
「怪不得你下手這麼重,原來你這惡婆娘還受過專業訓練啊。哼,你晚上不要騷擾我就是了。關燈睡覺!」方天卓也狠狠的說。時尚書屋
王芷馨那張氣憤的臉也在方天卓關燈的剎那消失了。時尚書屋
王芷馨的臥室氣味很芳香,就是那股淡淡的蘭花香味,也許是她平時喜歡用這種香水的緣故。方天卓感到很舒服,一種清清涼涼、溫馨恬靜的感覺。時尚書屋
王芷馨的床上顯得很不平靜,翻來覆去的,顯然是睡不着。時尚書屋
「王芷馨,能和你商量一件事情嗎?」方天卓在黑燈瞎火中問。時尚書屋
「什麼事情,你說吧。」
王芷馨的語氣顯得有些謹慎。時尚書屋
「我能不能找到房子了再搬出去啊?」方天卓淡淡的說。時尚書屋
「那好吧,你先養傷,房子慢慢的找。」
王芷馨溫柔的說。時尚書屋
方天卓心中一喜,心想,這傷沒有白受。時尚書屋
「方天卓,你平時對所有的女孩兒都是那樣惡言惡語嗎?」王芷馨突然問了一句。時尚書屋
「不啊,那要看對誰了。對凶狠的惡女當然要惡言惡語,對溫柔的淑女當然就要以禮相待了。」
方天卓戲謔的說。時尚書屋
「那什麼樣的女孩兒才算是溫柔的淑女呢?」王芷馨繼續問道。時尚書屋
「天啊,你連溫柔的淑女是怎樣的都不知道啊?你媽媽沒有教過你,你看電視、電影也應該學到啊。」
方天卓冷笑着說。時尚書屋
許久,王芷馨沒有回音,隱隱的只聽見床那邊傳來絲絲的哭泣聲。方天卓一驚,心想,完了,自己又不知道說了什麼不該說的傷了這丫頭的心了。時尚書屋
方天卓蹭的一下從沙發上爬了起來,打開了房間的燈,看看王芷馨已經哭成了一個淚人。時尚書屋
「對不起,我剛剛說錯話了。你怎麼了?」方天卓有些愧疚的問。時尚書屋
「沒什麼,我好想我爸爸,他對我很好的,從來都不發脾氣。」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王芷馨哭得很傷心。時尚書屋
方天卓一愣,都說女兒和爸爸最親,這不正好應驗了嗎?時尚書屋
「想他就經常給他打打電話,有空去看看他啊。」
方天卓淡淡的安慰道。時尚書屋
「可是,我更想我媽媽。」
王芷馨說。時尚書屋
「一樣啊,經常給她打打電話,有空去看看她啊。」
方天卓耐心的說。時尚書屋
王芷馨聽到方天卓這麼一說,哭得更是傷心,連話也說不出來了。時尚書屋
方天卓有些慌亂了,這丫頭也不知道是不是中了邪,無端的就哭成這樣,難道自己又說錯什麼了?方天卓無奈的走進房間裡的衛生間,擰了一個熱毛巾,遞到了王芷馨的手上。時尚書屋
過了好一會兒,王芷馨才漸漸的稍稍恢復了平靜。時尚書屋
「方天卓,你媽媽對你好嗎?」王芷馨溫柔的問。時尚書屋
「當然好了,從小到大,我媽媽最疼我了。」
方天卓得意的對王芷馨說了很多小時候的事情。時尚書屋
王芷馨聽著方天卓的話,眼睛亮亮的,但是卻有些傷感和失落。時尚書屋
「我要是有個你那麼好的媽媽的就好了。」
王芷馨淡淡的說。時尚書屋
「怎麼?你媽媽對你不好嗎?」方天卓問。時尚書屋
「我……我沒有媽媽。」
王芷馨傷心的說。時尚書屋
「什麼,誰會沒有媽媽啊?」方天卓吃驚的問。時尚書屋
「我生下來不久,我媽媽就去世了,我連她長什麼樣子也是後來看了照片才知道的。」
王芷馨黯淡的說。時尚書屋
方天卓心中一震,又是一個和李小嬋一樣的可憐的孩子。時尚書屋
「那你是不是很想念她?」方天卓問了一句廢話。時尚書屋
王芷馨痴痴的點了點頭。時尚書屋
「方天卓,你能不能給我講講你媽媽的故事啊?」王芷馨真誠的說。時尚書屋
方天卓看了看時間,都凌晨三點多了,估計今晚又睡不成了,他實在是太累了,但是這麼一個可憐的丫頭的一個簡單的要求自己又怎麼好意思拒絶呢。時尚書屋
「好啊,我先去泡壺茶,我們慢慢的說。」
方天卓說。時尚書屋
「好啊,那你要多講一點啊。」
王芷馨眼睛裡又泛着明亮的光了。時尚書屋
不一會兒,一壺清香的濃茶端了進來。王芷馨顯得有些興奮,麻利的端坐在方天卓用以做床的那沙發上。兩人細細的品着茶水,彼此都感覺頭腦清晰了一些,慢慢的話匣子也打開了。時尚書屋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兩人聊着聊着竟然各自昏昏的睡了去。早上的時候,方天卓被自己手機的閙鈴驚醒,到了上班時間了。時尚書屋
看看那王芷馨,她抱著枕頭正腦袋橫放在自己的大腿上睡得正香呢。王芷馨睡姿十分迷人,息如蘭芷,再加上她那清香的呼吸隔着褲子吹在自己大腿上有些酥酥麻麻的,方天卓心中一浪,一股熱血湧向了小腹根部久久揮散不去。時尚書屋
可憐的女孩兒,方天卓不願傷害這沒媽的孩子。他小心的挪開了王芷馨的腦袋,輕輕的回到了自己的臥室,換上了衣服,洗簌完畢便靜悄悄的離開了住處。時尚書屋
像往常一樣,方天卓提前了大半個小時來到自己的辦公室。想想陳玉琪說的那些內幕,方天卓有些忐忑不安。羅明浩和王中天之間到底是怎樣的仇恨,他羅明浩甚至不惜介入黑社會勢力來尋仇?王中天可是王芷馨的父親啊,這個沒媽的孩子難道還要面臨自己父親身敗名裂的結局嗎?想想王芷馨,方天卓對陳玉琪的計劃有些於心不忍。時尚書屋
關上辦公室的門,方天卓撥響了黎芮潔辦公室的電話。時尚書屋
「芮潔,你現在方便聽電話嗎?」方天卓小心的問。時尚書屋
「怎麼了,出了什麼事情了?現在聽電話沒問題的。」
黎芮潔的語氣顯得有些不安。時尚書屋
「問你一個問題,很私人的。」
方天卓謹慎的說。時尚書屋
「問題?你說吧。」
黎芮潔遲疑了一下。時尚書屋
「你知道董事長和正陽公司的老闆王中天之間二十年前到底有怎樣的恩怨呢?」方天卓淡淡的問。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