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旃羅含 第 12 頁


叫王鑫,三金『鑫』,圈子裡的人都管他叫『金金』……」金金在邊上一聽便急了,忙上來堵沈赫的嘴說:「誰要你這個『戶籍民警』在這裡幫我報家門。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都說出來,我跟人家小帥哥是初次見面哎,你幫我留點神秘感好不好
作者:阿朔 / 頁數:(12 / 0)

「金湯尼。」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沈赫回答道,一邊轉身問宋曉君,「你要什麼?」
「隨便。」
沈赫便點頭對侍應說:「來兩杯金湯尼。」
坐在身旁的黃髮男孩笑盈盈地看著他們倆,等點好酒水,便開口問道:「你就是宋曉君?」
「是。」
宋曉君也報以微笑,只是多少有點拘謹。時尚書屋
「我聽阿澄說起過你。今天總算見到了。你幾歲?」
「十八歲。」
「我也十八歲。我叫『金金』。哈幾米馬西代。」
宋曉君愣了一下:「什麼?」
沈赫笑着攔他:「你理他呢,學了兩天日文就成個東洋鬼子了。你別信他有話沒話一車亂說。他今年二十一歲了,哪是什麼十八歲。讀日語的,大學三年級。時尚書屋
大名叫王鑫,三金『鑫』,圈子裡的人都管他叫『金金』……」
金金在邊上一聽便急了,忙上來堵沈赫的嘴說:「誰要你這個『戶籍民警』在這裡幫我報家門。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都說出來,我跟人家小帥哥是初次見面哎,你幫我留點神秘感好不好。」
宋曉君聽了他這兩句話不禁笑了起來。時尚書屋
不一會兒,酒水送上,是兩杯略帶刺激的澄淨液體。宋曉君才一沾嘴唇,舌頭便哆嗦了起來,把酒杯放回桌上。沈赫看見便問道:「不好喝?」
「不是,」宋曉君抿了抿嘴唇說,「只是以前沒喝過,感覺怪怪的。」
這時樂近中燒,正播着最火熱的曲目,舞池上下晃作一團。時尚書屋
金金湊過來問道:「宋曉君,去跳一支舞怎麼樣?」
「我不會。」
宋曉君尷尬地應道。時尚書屋
金金聳了聳肩,旋即一笑說:「那我自己找搭子去了,幫我看好位子。」
宋曉君轉身看向舞池。一眾人群彷彿到了世界末日一般,舞得驚心動魄。宋曉君忍不住左手的指節也隨着樂曲的旋律在桌子上輕輕地敲打起節拍。沈赫自顧着喝酒,不管身後鶯鶯燕燕,唐歌宋舞。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忽地一隻手掌拍到他的肩頭。時尚書屋
未及轉身,就聽見說話聲音:「喝得痛快啊,來了也不先到我這裡報到一下,就坐在這兒一個人享受起來了。來,來,來,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第3章(4)
沈赫回頭笑道:「是段哥呵。」
宋曉君早見到這個戴金絲邊眼鏡,板寸平頭的男人了。等他走近了,拍打沈赫的肩膀說話,宋曉君又細看了看,只見他單薄的眼皮,剛毅的臉型,眼神短促有力矍鑠果敢,說話的時候底氣十足。聽著就讓人覺得心頭一震。時尚書屋
沈赫微笑着說:「近來生意行情日見看漲,這屋子快塞不下,看來要開分店了。」
段哥哈哈一笑說:「托你吉言了。」
說著伸手擱在吧檯上打了個響指招呼侍應:「再來杯好的,這邊。記在House帳上。」
酒杯端上,段哥注意到了沈赫身邊的宋曉君。時尚書屋
便問:「你的朋友?」
沈赫笑了笑,引見兩人,說道:「介紹你們認識。這位是段哥,這間酒吧的『大掌柜』。這是宋曉君,我新近認的弟弟。」
段哥仔細看了宋曉君一眼,然後對沈赫說道:「 你們倆長得還真有點像。不告訴我是認的,乍一看倒以為是你親弟弟了。」
說著嘴角一揚笑了起來。時尚書屋
宋曉君不知怎地,聽到這話竟紅了臉。時尚書屋
段哥見宋曉君有些怯,便主動問道:「還是學生吧?」
「是。九月份開學就要念大學了。」
「什麼學校的?」
宋曉君猶豫了一下,沒有直接回答:「錄取通知書前兩天剛收到。我念的是德語系。」
段哥淡淡一笑,說:「語言系的學校……好像和那個誰是一樣的。」
說著眼望沈赫,像是一時想不起要說的人是誰。時尚書屋
沈赫往下接道:「你是說金金吧。沒錯,他讀的是日文。」
又面向宋曉君,「看來你們倆以後要作校友了。」
正聊着一圈舞曲結束,金金渾身熱氣騰騰地跑了回來,伸出胳膊把手肘搭在沈赫肩上問道:「說我什麼壞話呢?」
段哥笑道:「數你鬼靈精怪,耳朵最尖。」
沈赫抬起肩膀,推開他,道:「這一身的臭汗還往我身上蹭。快躲遠點。」
「去你的。我還沒嫌你臭呢。」
金金不以為然地拿起桌上喝了一半的飲料「咕咚咕咚」幾口吞下。這時下一段舞曲開始了,調音台的DJ正在調節氣氛,不停地玩弄音樂節奏和燈光配合上的技巧,很短時間就把整個場子的情緒煽到了高潮,舞池內外一片百花齊動,聲潮澎湃。時尚書屋
宋曉君像是突然想起什麼,慌忙左右問道,「現在幾點了?」
段哥抬腕看表:「十二點半。」
「我該回家了。」
宋曉君認真說道。時尚書屋
「那我送你。」
沈赫邊說邊隨着宋曉君站起身。時尚書屋
門口玻璃影壁轉角處還有源源不斷的新客,十二點一過酒吧的生意才剛是個起頭。金金詫異道:「這麼早就要走了?」
沈赫望了他一眼說:「人家是正經學生。家裡管教很嚴格的。都像你似的成天野在外面沒人管那還了得了。」
金金聽了這話倒也不生氣,沖沈赫做了個鬼臉,故意搭拉著宋曉君說道:「像我這樣的傢伙自然是沒人疼沒人愛的了,野在外面死了都沒有管。你是個好福氣的,晚回家了還有人作『護花使者』。告訴我,上哪兒找來這麼個懂得『憐香惜玉』的好人作哥哥,改天也幫我尋一個吧。」
宋曉君明知他指桑罵槐,話裡話外都是衝著沈赫去的,但是臉上仍不免有些尷尬。時尚書屋
沈赫拉起宋曉君,輕聲耳語道:「別理他,我們走吧。」
回頭對段哥告辭:「下次再要有什麼好玩的叫上我。我帶我弟弟一起來捧場。」
「好啊。路上當心。」
兩人到了門外攔下一輛出租車。司機翻倒記價器,踩下油門。汽車飛快開動起來。時尚書屋
沈赫笑着問道:「段哥說你和我長得像。你覺得像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