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旃羅含 第 17 頁


他像是教科書一樣中規中矩地長大成人。讀高中,念大學,每一步都走得兢兢業業,沒有半點閃失。可會看相的老人卻說他小時候聽話懂事,大起來不見得就一定會是個有出息的。宋曉君的眼睫毛很長,像女孩子一樣忽閃,但卻不是翻翹着往
作者:阿朔 / 頁數:(17 / 0)

遊戲機房,彈子廳,哪裡好玩便往哪裡鑽。爸爸知道這事以後下死板子打了他兩回,打得他哭天搶地直叫娘,讓人聽著心裡都肉疼。可是每次打完氣都還沒徹底消掉,轉過身,他已經一個人趴在窗口邊吹口哨去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三歲看老。在幼兒園的年紀,金金就不是塊省事的料,老愛欺負女孩子,用火柴燒人家的辮子,睡午覺的時候偷別人的裙子,諸如此類。媽媽也沒為這些事情少罵過他,可罵了還是依然我行我素,一句話也進不到心裡去。爸爸恨起來便說道:「早知道生出這樣的孽子,不如當初掐死掉算了。」
相比較起來,宋曉君的童年就是另一番光景了。時尚書屋
可能是家裡環境特殊的緣故,他從小是個聽話懂事的孩子。以前爸爸媽媽,後來奶奶在他身上都几乎沒有操過什麼心。他像是教科書一樣中規中矩地長大成人。讀高中,念大學,每一步都走得兢兢業業,沒有半點閃失。時尚書屋
可會看相的老人卻說他小時候聽話懂事,大起來不見得就一定會是個有出息的。時尚書屋
宋曉君的眼睫毛很長,像女孩子一樣忽閃,但卻不是翻翹着往上伸展的。因此就有人這麼說:「這小孩眼皮一沓,以後肯定是個六親不認的壞種,指望不上他養老送終的。」
奶奶不信這樣的講法,總是揉着宋曉君的小腦袋說:「我們家曉君才不會像他們講的那樣,對吧?我們家曉君是最有良心的小孩了。奶奶問你,奶奶要是死了你哭不哭啊?」
「哭!」宋曉君回答得很響亮。時尚書屋
「怎麼個哭法呀?」奶奶有意逗他玩。時尚書屋
宋曉君真的就巴着奶奶的身子哭了起來:「奶奶,你不要死啊,奶奶你不要死啊!」
奶奶一把摟住他的脖子,笑個不停。時尚書屋
如今宋曉君的腦海裡還時常浮現出奶奶笑呵呵的臉。時間一晃而過,死了的人便越走越遠,連曾經熟識的笑聲也都漸漸模糊了。有些事情是注定要恍若隔世的。時尚書屋
進大學以後,姐姐對宋曉君的管束逐漸寬鬆起來。他夜半三更晚回家,通宵玩樂不回寢室睡覺,沒有人再來過問。寢室裡的同學都只顧自己的事情。時尚書屋
去酒吧也好,歡歌聲色場所也好。分寸尺度一旦落歸到自己手裡掌管,他便成了放開繮繩的一匹野馬。時尚書屋
直到醉得吐倒街頭才盡興為止。時尚書屋
太陽光隔着窗帘蔓延進來。宋曉君坐起身。時尚書屋
環顧四周,是一間簡單寬敞的大房子。房間的一邊是一扇落地的大窗,另一邊是整整一牆的書冊,書與書之間的空檔參差擺放著幾架唐三彩的瓷器。他躺着的床在玻璃窗和書架的中間,有軟軟的彈簧和暖暖的被窩。宋曉君把被子輕輕湊到鼻子邊聞了聞,有種淡淡的香氣。時尚書屋
是什麼東西的香?他想要搞明白,於是又用力嗅了嗅。時尚書屋
香味一下子好似有意躲了起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這時有人說話的聲音:「總算睡醒了。」
宋曉君抬起被子,看到門口站着個男的,高高的個子,穿了件家常的格子襯衫。時尚書屋
「你是誰?」宋曉君問道,「這是在什麼地方?」
「這是我家。昨天你倒在馬路邊。是我把你帶回來的。」
這男人說話的聲音很有厚度,略帶一些沙啞。時尚書屋
「哦,」好半天宋曉君才有點明白。然後說:「謝謝。告訴我這裡靠近什麼地方。我要回去了。」
「先起床吃點東西,等一下我送你吧。」
宋曉君看到自己的橙色外衣搭在床邊,便伸手穿了起來,說:「不用。已經打攪了一個晚上。我這就要走了。」
高個子男人沒有勉留,把他送到門口,然後大約指點了兩句方位地址。時尚書屋
宋曉君獨自走在大街上。才走沒幾步路肚子就餓了起來,從口袋裏掏出手機,不知什麼時候沒電自動關機了。時尚書屋
正午時分,紅日當空。宋曉君摸索出幾枚零錢在便利店裡買了點麵包充饑。然後又順便撥了個公用電話。時尚書屋
手指猶豫了片刻,想不出打給誰好。時尚書屋
於是隨手按了個電話號碼。腦袋暈暈乎乎地,可能是酒的後勁還沒結束。電話撥通等了很長時間才有人接。時尚書屋
「誰?」電話那頭問。時尚書屋
「你是誰?」宋曉君也問。時尚書屋
「你打來電話。你問我是誰。腦筋不正常啊?」電話那頭有點生氣,像是要掛斷。時尚書屋
「等等,等等。別……別掛電話。我聽出來了。是沈赫嗎?沈赫,我是宋曉君啊。」
「宋曉君?有事嗎?」
「我一個人在馬路上閒逛。挺無聊的。你在幹嗎呢?」
「我在飛機場接人。」
「哦,那就不打擾你了。」
掛了電話。坐在馬路邊的花壇上,宋曉君啃掉剩下的麵包。時尚書屋
第5章(2)
起風了,猶如百無聊賴地嘆了一口氣。宋曉君就像豐子愷漫畫上的小人兒一樣,三筆兩劃地蹲在角落裡,四周空着一大片一大片不屬於他的留白。只有依稀幾瓣不小心吹落的梧桐葉點綴在身旁,大大咧咧地充當着落款。時尚書屋
宋曉君決定,回自己家裡去。這個時間,只有家裡最安靜,不受任何干擾。時尚書屋
桔色的陽光灑在狹窄的裡弄,斑斑點點的痕跡讓腳步不由地慢了下來,生怕一不小心踩碎了短暫午後難得的寧靜。時尚書屋
來到家門口,宋曉君從口袋裏找出鑰匙。握在手裡磕碰到門把上發出叮呤咚隆的響動。時尚書屋
打開門的一瞬間,宋曉君的頭腦一陣發暈,他看到昏暗的房間裡姐姐正和一個男的擁在一起,這場景彆扭得讓他怎麼樣也不能理解。時尚書屋
摟在床上的兩個人四肢都纏綿在了一起。時尚書屋
宋曉君用顫微微的聲音喊道:「姐姐……你這是在……」
然後就說不下去了。時尚書屋
床上的兩個一陣驚醒,慌忙回過身來。時尚書屋
那個男人外面的褲子褪到了膝蓋,露出裡面半拉半扯的白色內褲。姐姐的上衣則已經完全凌亂,裸露着雪白的肩膀和嬌羞的脊背。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