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旃羅含 第 18 頁


金金正閒坐著,手捧一本日語書,眼睛看著遠處的寢室樓發獃。陽光肆無忌憚地灑滿亭子內外,視野所到之處金黃一片。宋曉君三步兩步走上前,趁着不注意扯掉他手裡的書,笑着說:「躲到這邊用功來了?」金金轉頭見到是他,奪手搶回
作者:阿朔 / 頁數:(18 / 0)

三個人一言不發地對峙着,大眼瞪小眼,宋曉君一手還舉着鑰匙保持着開門的姿勢。氣氛有點莫名其妙,些許的緊張背後更多的是茫然,誰都沒睡醒似的。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宋婷婷的臉這時一定已經紅到了脖子根,還好背着光,看不清顏色。她結結巴巴地說:「你……這時候……你怎麼回來了?」
宋曉君也窘得很,不知所以然地連道了兩聲「對不起」,仍舊關上門,緊緊閉住眼睛,深深地呼了一口氣。時尚書屋
門鎖「咔」地發出聲響,自動關閉。時尚書屋
這個世界到底怎麼了。為什麼到處都是亂哄哄的。時尚書屋
宋曉君漫無目的地在馬路上晃蕩。時尚書屋
十八歲的年紀,心事像是大太陽底下積的一場雨,什麼煩惱都是被風一吹就可以馬上無影無蹤的。時尚書屋
宋曉君找了一處有水的地方,擦了一把臉,換了個心情。往學校的方向走去。時尚書屋
尋覓了半天,在校園一個仿古的舊涼亭裡找到了金金。時尚書屋
金金正閒坐著,手捧一本日語書,眼睛看著遠處的寢室樓發獃。陽光肆無忌憚地灑滿亭子內外,視野所到之處金黃一片。時尚書屋
宋曉君三步兩步走上前,趁着不注意扯掉他手裡的書,笑着說:「躲到這邊用功來了?」
金金轉頭見到是他,奪手搶回書本,嘴裡沒好氣地說道:「你原來還活着。昨天跟哪個新勾搭的姘頭回家了?連聲音也不發一個撇下我就走了。」
「瞎說什麼。還不是你把我給灌的,我是醉得連路都不能走了。人家好心收留我,讓我住了一個晚上。到你嘴裡就沒有正經話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金金一聽,哈哈大笑起來,露出一對嫩嫩的虎牙。這對虎牙,彷彿一張口便能咬人。他說道:「我就不信你有多正經。老實交代,昨天是不是被壞人拐了去開了苞了?看你這一臉關公的樣子,紅得跟一百塊錢大鈔似的,一定是那小子技術活兒幹得還不賴,挺滋潤的吧?」
宋曉君氣也不是,笑也不是,說道:「什麼跟什麼你就瞎攙和在一道。人家好好的一個人讓你說成這德行,你讓我回你什麼話好。」
「什麼好人?好人頭上貼個標籤滿大街跑的嗎?好人會把不認識的人隨便帶回家裡去?你是喝酒喝昏了頭,萬一他給你下點什麼能上癮的藥,又或者是在你身上動過什麼亂七八糟的手腳,你又稀里糊塗的,弄出毛病來,到那時看你怎麼辦。你小子圈裡的道行實在是太淺了。凡事眼睛可不能光盯着三寸近。這事要是放在我身上,一定不會這麼便宜了他,沒什麼也要訛他一頓。」
宋曉君無話可說,只好搖頭笑道:「沈赫說的一點不錯。你這張嘴就是塊活寶,沒人說得過你。」
金金聽見這話頓時急噪起來,滿嘴嚷嚷:「天沒天理,人沒人性。那傢伙什麼時候竟然背着我說我的壞話?」
宋曉君愣了一下,怎麼聽了一句半開玩笑的話就急成這副模樣?這才想起金金有事沒事也要同沈赫鬥鬥嘴,兩個人見了面像冤家對頭一樣,聽到這話是沈赫說的不跳起來才怪,接下來還指不定怎麼個沒完沒了呢。這是自己不小心了,怎麼提起這一壺來,有些後悔,無奈話已經說出口了,便只能糊弄道:「誰說你什麼壞話了。那是誇你呢。你別光是斷章取義地去想。時尚書屋
他是因為講到所有認識的這些人當中,就數你最是能說會道的,而且圈子裡的掌故又百問百知,無所不曉,所以才誇你這張嘴是塊活寶。可別想歪了。」
金金聽他這麼講,不肯盡信,側過臉頰、半仰下巴、虛起眼神、挑動眉毛,嘴裡好似扎着金針,問道:「真的假的?」
「當然是真的。你自己想想,沈赫是那種背地裡說人壞話的人嗎?」
金金臉上的神情怒不像怒,笑不像笑,嘀裡咕嚕道:「他這話怎麼聽也不像是在誇我呀。」
「那只好你自己去理解了。」
好在金金也並不是個仔細較真的人,一笑了之,轉向別的話題:「不過他也沒全說錯。其他的事情我不敢誇口,但是要問到圈子裡的那點破事,我倒還算是個老資格。只要你問得出來,沒有我不曉得的事情,這麼丁點兒大的圈子,翻來覆去就折騰這麼些個人,什麼南柳葉,北格格,又是什麼十大長老,四大妖姬,天堂家族,黃道十二宮。論資排輩,數典算故,全在我的心裡有一本帳。時尚書屋
誰是1,誰是0,誰家養的小老婆,誰釣魚不用餌我全知道,不是說句什麼開玩笑的話,哪天上海的同志圈要是發達了,有個人想要著書立傳的話,這第1個下帖請教的還得找上我王某人。」
第5章(3)
宋曉君聽著只想笑:「看看你這張嘴能說的。話都讓你說光了。圈子要是哪一天發達了,還真是少不了你這樣的能人。」
金金嘴角上揚,開心地笑了起來。伸展雙臂,嘴裡怪叫了一聲。對著天空喊道:「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
很遠的地方都能聽到他的喊叫,路過的人紛紛投來異樣的目光。時尚書屋
金金舒展筋骨之後,低頭想了一會兒,轉念又開口道:「不過要說圈子裡的這些人。唯一讓我看不透的只有一個。那就是阿澄。」
宋曉君歪着腦袋,願聞其祥。時尚書屋
金金說道:「我和他認識有好多年了。這些年我身邊的男朋友走馬燈似地換個不停,可他卻從來都只是孤家寡人一個。不明白心裡怎麼想的,誰幫他介紹都不要,也不知他到底喜歡什麼口味的菜。算起來在圈子裡,他也能排得上號,樣子也長得不差,人也夠聰明。時尚書屋
可他偏偏對交男朋友的事情好像不感興趣,連一夜情都沒聽說在他身上發生過。不懂他葫蘆裡到底賣的什麼藥。」
「他一直都沒有男朋友?」
金金細思索了一下,說道:「反正自打我認識他到現在沒見他有過,之前我就不知道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