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旃羅含 第 19 頁


賤。到不了手的就偏偏追得越凶。就為這個,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他腳底下栽了跟頭呢。」「段哥現在還在追他?」「當然不是。我跟你講的這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人家段哥又不像那些死皮賴臉,不識好歹的人。不然你看他們現在還
作者:阿朔 / 頁數:(19 / 0)

「那麼喜歡他的人總有吧?」宋曉君接着問。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這倒是不少。」
金金支頤微笑,「你還別說他那張臉長得老少咸宜,很多人都喜歡他這個類型的,跟在他後頭想要和他交往的人可以從浦西一直排到浦東。告訴你個事情。你可不許說是我說的。時尚書屋
以前段哥還追過他呢。」
「哪個段哥?」
「還有哪個?天籟的老闆啊。」
「不會吧?!」宋曉君滿臉疑問。時尚書屋
「你也覺得不像是吧?」金金會心一笑,「看著他們倆像是一路類型的是不是?要不怎麼說我們澄少爺他魅力足呢,這叫大小通吃。他平時總擺出一副對人愛理不理的樣子,誰他都不放在眼裡。看著是拒人于千里之外,哪曉得越是這樣越是招得其他人心裡癢癢。現在的人就是一個字——賤。時尚書屋
到不了手的就偏偏追得越凶。就為這個,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他腳底下栽了跟頭呢。」
「段哥現在還在追他?」
「當然不是。我跟你講的這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人家段哥又不像那些死皮賴臉,不識好歹的人。不然你看他們現在還能作那麼好的朋友嘛。時尚書屋
段哥現在是有男朋友的。他男朋友是個北京的男孩,聽說歲數小着呢。前一陣子段哥又飛到北京去看他。差不多這兩天就要回上海了。」
宋曉君出了一會兒神,說道:「聽你這麼一講我才曉得這些事,不過我怎麼總覺得沈赫他似乎不太像是你說的那樣的人呢?他為人的確有點冷,但也不是那種什麼人都不放在眼裡的樣子。我第1次認識他的時候,就是他主動和我說的話。」
金金笑道:「那是因為你沒見過他幾年前的樣子才會這麼說。當時他那副腔調,那副架勢,誰都不敢走近他身邊。眼睛比額頭還高,好像世界上除了他就沒第2個人了。你要是見過了才曉得世上還真有這麼拽的人。」
「有那麼誇張嗎?」宋曉君有些不信。時尚書屋
金金臉上擺出愛信不信的表情,接著說道:「這兩年他是磨掉了不少鋒芒稜角,可骨子裡那股勁兒卻還是改不了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宋曉君吁了一聲,手撐住涼亭的木欄向遠處眺望。時尚書屋
太陽最芒的時候一晃就過去了。時尚書屋
金金站起身說:「下個月有一家新的酒吧要開張,你去不去?」
「開在什麼地方?」
「離天籟不遠。名字叫什麼『彩虹酒吧』。聽說花頭挺足的。」
「既然是下個月那就等到時候再說吧。」
金金省下口舌不再議論別人的故事。其實圈子裡的事情真要細細講起來幾天幾夜都說不完。時尚書屋
不過多數都是平淡的,乏味的,一遍一遍重複的過程。酒吧、網絡聊天室、漁場整天都在上演着分分合合的故事。每一處場所都像是個不停轉動的舞台,人來了,人又散了。一會兒上台清兩句嗓子,一會兒又忙忙地下台去補妝。時尚書屋
感情這東西在舞台上是個點綴,有人拿它當真,也有人只是把它當作過場的對白。唱念做打多有跡可尋,聲情並茂地演完高潮之後只剩下些拖泥帶水的冗長。時尚書屋
金金不講這樣的事。他有自己的套路,去其繁,存其精。像摺子戲一樣,點到為止。時尚書屋
孔雀不輕易轉過身讓別人看她的背後。Gay也正是這樣的一群人。拼得所有的絢爛只在人前一瞬的綻放。永遠只把最菁華的東西給人看。時尚書屋
拋開華麗的「舞台」也就沒有了他們生存的空間。時尚書屋
金金記得他第1次上網,在一個同志的聊天室裡結識了一個網友。兩人一開始談得很瑣碎,聊了一會兒,那網友忽然問金金:「你覺得Gay是怎樣的一群人?」
金金斟酌語氣和措辭說:「我覺得都很壓抑。」
那網友說:「這是因為你還不太瞭解這個圈子。時間長了你就知道,那不是壓抑,而是寂寞。」
說完之後便是長時間的空白。然後話題轉到了其他地方。時尚書屋
最終金金沒有約那個網友出來見面,後來也不再和他聯繫了。但是隱約總覺得在酒吧的某個角落見過這人的眼神。就是他所說的那種不是壓抑而是寂寞的眼神。閃爍着光芒,有的時候甚至延伸到了金金的夢裡。時尚書屋
第5章(4)
夢裡金金走在一條看不見起點也看不見終點的小路上,四周沒有人結伴,荒涼得像是走在深寂黑暗的海底。他一直走着,停不下腳步。除非夢醒來的時候,他才一聲粗喘從床上坐起來。時尚書屋
分不清是清晨還是黃昏。時尚書屋
金金有一次在酒吧裡和一個隔坐搭訕的人說起了做夢的事情。時尚書屋
那人也做過一個奇怪的夢。時尚書屋
「在夢裡面有許多人,他們住在一座大城鎮裡頭。他們和我們一樣吃飯睡覺、結婚生子。但是唯一的不同是他們不像我們一樣臉朝着前面走路。那裡所有的人全都是後退着行走的。時尚書屋
他們看不到後面的東西,卻照樣穩穩當當地走路跑步,頭也不回一下。我到了那鎮上,結果成了獨一無二的怪物。只有我是正着走道的。那裡的人看到我以後驚恐不已,像是遇到了妖魔鬼怪一樣,把我抓起來關在籠子裡,要把我燒死。時尚書屋
我嚇得要命,深更半夜從籠子裡逃出去,一路沒了命地亂跑。誰曉得天不亮就被人發覺了,一整個城鎮的人都出來追殺我。我回頭一看全是脊背衝著我撒腿奔來的人群。他們看我像妖怪。時尚書屋
我看他們那景象才覺得可怕呢。把我嚇出一身冷汗,就醒了過來。」
金金聽完這人描述的夢境,想了一想,也講了個他自己小時候做過的夢。時尚書屋
「我夢見有一頭被鋸了犄角的水牛要駝我過河,也不知怎麼鬼使神差我就上了那牛背。這河水看著倒是不深,誰知道水牛才走沒兩步就漫到它的腰了。我一看乖乖這還了得,拍着打着不讓牛繼續過河。可這牛脾氣犟得很,一個勁地往前趕。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