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旃羅含 第 2 頁


。講究效率的年代連死去的人也加快了離開的速度。這時的宋曉君在隔開不遠的另一條大街上竭盡全力奔跑。頭頂上有毒辣的太陽,宋曉君滿身揮灑的汗水不需要觸碰到地面就已經蒸發了。他要快點遠離那個昏暗委瑣的房間,越遠越好。
作者:阿朔 / 頁數:(2 / 0)

「屍體赤裸,但是沒有發現明顯的性侵犯痕跡。從主要傷口的情況和地上的血跡可以看出有人曾試圖幫死者止血,但最後好像放棄了救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們來的時候沒有看見那個打電話到急救中心的男孩。房間的門是開着的,只有這具屍體躺在那兒,沒有見到任何其他人。」
醫務人員和警察進行了簡短的交流,一個女警執筆在白紙上記錄一些重要的細節。時尚書屋
現場的工作告一段落。屍體被蒙着白布火速從人群中抬過,運上警車。地板上留着粉筆圈畫的示意圖,房間的門被輕聲關閉,開鎖的地方貼上蓋了紅章的封條。時尚書屋
塵埃落定,救護車和警車呼嘯着遠去。講究效率的年代連死去的人也加快了離開的速度。時尚書屋
這時的宋曉君在隔開不遠的另一條大街上竭盡全力奔跑。時尚書屋
頭頂上有毒辣的太陽,宋曉君滿身揮灑的汗水不需要觸碰到地面就已經蒸發了。時尚書屋
他要快點遠離那個昏暗委瑣的房間,越遠越好。時尚書屋
走到閙市中心的時候,宋曉君慢下腳步,恍若回到了兩年前的那個夏天。他不能分辨自己是不是真的回到了從前。街上行色匆匆的男男女女來自這座城市的各個角落,他們摩肩接踵、疾走穿梭,在宋曉君的面前交錯成一條綫,又快速分開,奔向各自不同平面的盡頭。空氣被來來往往的人群攪動得亂了方寸,呈現出一種有如腹痛難耐的渾濁顏色。時尚書屋
宋曉君不知道自己要跑向哪裡,他感到整個世界都離棄了他。時尚書屋
長久以來他無時無刻不在奔跑,從一個點出發,去下一個地方。每到一處看見的東西都似曾相識,卻又毫無關聯。背景在遊走,音樂此起彼伏。也許下一刻他就可以徹底地停下來,回到曾經擁有過的快樂時光中去……
第1章(1)
每天都會有人死掉。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死得早的,死得晚的,開心知足的,不怎麼如意的,含含糊糊都是一輩子。時尚書屋
死了的人,就如同滅了的燈,原本亮亮堂堂照着一片,去了以後就不再有人記起。時尚書屋
清明節是一年當中少數幾個活人同死人打交道的日子。時尚書屋
家家戶戶,或于門前或于供堂,備一個烏黑的鐵盆。把層層疊疊的紙錢撐開,化成元寶的形狀,扔在盆裡,點一把火,裊裊冉冉地,只求心裡有個慰藉。時尚書屋
四周圍還須零星撒些碎錢,權作小鬼弱仙的遣散資費。天空雖是晴朗祥和的模樣,但風裡卻透着陰氣。展眼看去,隱隱然都是些野鬼橫行,亡魂亂舞,講述着生前死後的陳年舊事。時尚書屋
二零零一年,清明。時尚書屋
宋曉君家住的街道發生了一件不同尋常的事情,轟動了街坊鄰里。臨近黃昏,沸沸揚揚地閙騰了起來,認識的不認識的都在奔走相告。時尚書屋
那一帶的住房都有些年頭了。樓高不過六層,層與層之間的梯把過道全是木製的結構,外面看著倒也四平八穩,只是看不見的卻是芯子裡頭積年累月的腐朽殘敗。住在這邊的人都有些憂鬱。莫名總能聞着花草凋落的氣息在空氣裡迴蕩。時尚書屋
老一些的住客大多是信陰司舊法的。風水先生看過這一片的樓,說是髒東西太多,須得門門戶戶掛些帶響聲且正氣的物件,方能夠避離邪崇。時尚書屋
宋曉君家住在五樓,房間侷促,周轉很不方便。遇著燒冥錢這樣費周折的事情,便只能挪出地方來,在過道里擺陣仗。家裡沒什麼人口,如今只有他和姐姐兩個。姐姐比他大六歲,名叫宋婷婷。時尚書屋
宋曉君還沒到讀小學的年紀爸爸和媽媽就離婚了。當時吵嚷分家閙得很凶,宋曉君雖然歲數還小,可是印象卻很深。爸爸和媽媽分手後很快就各自找了新的對象。起先兄妹倆跟着爸爸住在一起,但是後來爸爸把「新媽媽」接回了家,兩個孩子就成了礙眼的「油瓶」。時尚書屋
爸爸想把孩子推給媽媽,可那一邊也不肯接收,於是兩頭就互相推委起來,嘴裡盡說些難堪的穢語。時尚書屋
年邁的奶奶實在看不下,便把孩子們接來帶在身邊。時尚書屋
那時奶奶的身體不怎麼好,可為了兩個小孩,她還是起早貪黑到附近小學校門口擺地攤賣香煙牌和玻璃彈珠賺錢供養家用。時尚書屋
宋曉君記得打從記事的時候起,抬頭遠望,上海的天空似乎就一直是灰白色的,像是沒有靈魂的一雙眼睛,冷漠地觀望着大地上的一切。時尚書屋
時常在這個家裡看到這樣的場景。姐姐和弟弟拿着小板凳坐在窗前挑綁綁,全部身心投入其中,手指頭在紅毛線組成的迷宮裡上下翻飛,頭歪着,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看。奶奶在邊上說了一句:「別玩那東西,小心明天下雨。」
不一會兒毛線就纏成了一團。時尚書屋
姐弟倆手攥着綫球,互相貼附在耳邊說著奶奶聽不見的悄悄話,然後彎下身子「咯咯」地發笑。時尚書屋
舉目眺望,雲朵依然還是灰濛蒙的。不露一絲喜怒哀樂。時尚書屋
後來奶奶死了。死的前兩天她從床頭吃力地翻出一本存摺交給宋婷婷,她說:「你們兩個要好好過日子,奶奶走了以後小婷要照顧好弟弟,曉君你也要聽姐姐的話。你們的爹媽都只曉得圖自己舒服,扔下你們就什麼都不操心了。你們自己要爭氣一點,不能叫外頭其他人看了再笑話你們。時尚書屋
知道嗎?以後不管出什麼事情,你們都要互相幫持,誰也不可以扔下另一個不管。要不然的話我就是走了也放心不下。」
送葬那天艷陽高照,很久沒出現的爸爸也早早趕到了靈堂。葬禮上爸爸顯得很傷心,失魂落魄的眼神像是剛從土裡鑽出來長遠沒見過太陽一樣,無法聚焦在任何一件東西上。甚至是用真絲縫製的壽衣裡裹着的奶奶的遺體,他也沒留心多看一眼。奶奶的身形很小,躺在菊花簇成的床板上顯得愈發陷了進去。時尚書屋
宋曉君看了看身邊的姐姐。姐姐的臉上像是敷了一層霜,全然看不出心裡在想什麼。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