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旃羅含 第 20 頁


持着恰到好處的距離,從來沒有越過尺度的感情,所有的東西都是淺嘗輒止的。回到家他也是獨自一人。他是在有了工作之後的第2年從家裡搬出來住到外面的。他的父母和一個比他大兩歲的哥哥住在一起。哥哥已經結婚了,生有一個兒子。
作者:阿朔 / 頁數:(20 / 0)

水越來越深,不一會兒工夫就把牛頭都淹進去了。它連氣都沒法喘了還在往前走,我嚇得半死,連抓手的地方都沒有,我想,完了完了完了,再這麼下去肯定是沒的救了。就在水淹到我半檔的時候,忽然我的屁股被人抽了一下,你猜怎麼著?」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有人來救你了嗎?」
「哪是有人來救我了,」金金忍不住自己先笑了起來,「是我媽拿着尺條子打我呢,邊打邊罵『這麼大了還尿床,你有沒有出息呀?』」
周圍一圈人笑倒了一片。時尚書屋
金金是個愛說笑耍嘴皮子的。可沈赫不喜歡他那一套,每每聽見他聚眾說嘴,就冷冷地一笑離開那群人。時尚書屋
沈赫跟周圍的人都保持着恰到好處的距離,從來沒有越過尺度的感情,所有的東西都是淺嘗輒止的。時尚書屋
回到家他也是獨自一人。他是在有了工作之後的第2年從家裡搬出來住到外面的。他的父母和一個比他大兩歲的哥哥住在一起。哥哥已經結婚了,生有一個兒子。時尚書屋
逢年過節沈赫會帶上包裹禮品回家看望父母。其餘的時候不常走動。時尚書屋
前兩年他收養過一條捲毛狗。那狗本來無家可歸,淒慘落魄地在垃圾桶周圍和菜市場附近流浪。沈赫把它抱回家養了起來。日常餵牠吃些米飯肉團。時尚書屋
那狗很聽沈赫的話,會幫沈赫叼拖鞋、遙控器,還會每天早上按時催促沈赫起床上班。時尚書屋
沈赫對小狗的態度是放任自流的,領回家是看它可憐,養着不礙手礙腳就相安無事,並不想著怎麼格外關心它。總是想起來了餵牠吃一頓,一忙的時候忘了就餓上一整天。這狗餓了的時候也不叫喚,只是蜷着身子萎縮在牆角,等到沈赫把它想起來了才又甩動耳朵重新站起身。時尚書屋
沈赫沒有給它起親昵的名字。要叫它的時候就直呼道:「狗!幫我把那本書叼過來。」
那狗一聽見沈赫呼喊它的名字便異常興奮,直立起身子,圓睜着雙眼,一副臨危負命的樣子,十分可愛。時尚書屋
差不多有大半年左右的時間。這條名字叫作「狗」的狗一直忠心耿耿地陪伴在沈赫身邊。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直到有一天出了意外。那天傍晚「狗」出去撒尿,結果到了很晚還沒有回家。沈赫出門找尋了一圈,沒有見到它的影子。第2天黃昏的時候依然沒見它回來。時尚書屋
沈赫在家等了一個星期,仍然不見任何消息。時尚書屋
他心裡也奇怪到底出了什麼事情。是被車撞死了?被別人抱走了?還是這狗自己不想回家了呢?時尚書屋
又過了幾天,沈赫估計它是不會再回來了,於是便把「狗」在這個家裡睡的小棉被,吃飯用的小狗盆一起扔進了垃圾桶。時尚書屋
沈赫沒有保留舊東西的習慣。時尚書屋
書籍、雜誌、朋友送的禮物、衣服。但凡過了他心裡的時效,就一律作廢棄處理。時尚書屋
因此他也不喜歡拍照片。永遠只活在當下。時尚書屋
按着沈赫的性格他應該適合從事獨立完成無須跟他人合作的工作。大學畢業以後他在一家建築設計公司任職。做了兩三年之後他就有了自己單獨的辦公室。可是像圖紙設計、工程安排這樣的工作不是光靠閉門造車就能獨自解決的,他需要不時地親臨工地,協調多方環節,與各個方面保持溝通。時尚書屋
沈赫與其他同事的關係相處得一直還算融洽——至少是井水不犯河水。時尚書屋
可是有一天,不知哪個多事的在人前背後嚼舌頭,結果在辦公室裡惹出了風波。時尚書屋
辦公室裡漸漸風傳關於沈赫的流言。有人帶頭背地裡說他是同性戀。一石激起千層浪,一時間風言風語不絶于耳。沈赫明顯感覺到進出辦公室的時候同事多用含着複雜情緒的眼神看他。時尚書屋
每到察覺出異樣,沈赫便關上自己辦公室的門,眼不見,心不煩。時尚書屋
第5章(5)
可終於有一回還是隱忍不住,連本帶利地爆發了出來。時尚書屋
那次沈赫去工地勘察情況,臨走忘了帶一份重要的檔案,於是折返回來。時尚書屋
走進辦公室公共區域的時候,正巧看到一群人在說笑。眾人見他進來都紛紛停了下來,衝他尷尬地一笑。只有背對著沈赫的一個男同事仍未發覺,兀自說個不停,任憑其他人怎麼擠眼神擺手勢仍然木知木覺。時尚書屋
沈赫走近了。那男同事正說著:「以後上廁所的時候小心着點,聽說他們這些搞玻璃的最喜歡趁着小便的時候偷看別人撒尿了,動不動還要揩點油。你們可要留神,都說被這種人偷看過的鷄巴,以後都要變成陽痿的。想想也怪噁心的。時尚書屋
放著那麼多女人不喜歡,偏偏喜歡男的,什麼東西是自己沒有的?長在別人身上就捧着當個寶了。一說到這個我就鷄皮疙瘩都起來了。你說平時西裝筆挺看著人模人樣的,哪想到姓沈的這小子竟然也會是這路貨色……」
沈赫聽了半天,憋着一口氣,終於聽他提到自己的名字,牙齒早就咬得「咯咯」直響,衝上前去,一把揪起這人,拳頭先照臉打了上去,喝道:「媽的你說夠了沒有?」
那同事被打了個措手不及,緩過神來又愧又急,還有點不忿,於是磕磕巴巴地說道:「你自己甘心下賤……不要臉……還不許別人說……」
沈赫咬牙切齒反唇罵道:「我他媽做過什麼不要臉的事了?你倒是說出來聽聽!你媽才不要臉,要臉就生不出你這個混蛋來了。」
說著又是一拳上去,兩個人便扭打在了一起,其他同事連忙上來勸阻,拉手扯腿一片人仰馬翻,好不容易才止住干戈。時尚書屋
等人散開,那同事已經掛了彩,臉上鮮血如注,又不敢再多說什麼,手捂着臉,狠狠地瞪着沈赫。時尚書屋
沈赫走進自己辦公室,找到忘帶的檔案,拍了拍衣褲上的灰,眼神冷冷地看了那人一眼,頭也不回地走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