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旃羅含 第 26 頁


平安夜街頭到處是欣喜歡笑的路人。飯館商店的生意出奇火爆。玻璃窗上全用噴霧狀的粉粒撒着「Merry Christmas!」的字樣。考究一點的地方還在門口安放了纏繞燈珠的聖誕樹。聖誕的歌曲夾裹着肆無忌憚的笑聲,像是一路急
作者:阿朔 / 頁數:(26 / 0)

並且彩虹也是唯一除「色」無他的物體。它無聲無息,無暖無涼,無嗅無味,無輕無重,無厚無薄,甚至沒有實在的形體,單純到僅僅為了表現色彩而存在。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宋曉君第1次踏進「彩虹吧」是聖誕節舉行舞會Party的時候。時尚書屋
他穿一身亮橙色的滑雪衫,脖子上纏了一根雪花圖樣的圍巾,頭上稍稍抹了一點啫喱水,與金金約好碰頭共赴舞會。時尚書屋
上海已經好些年沒有降雪了,天氣預報年年都說是暖冬。觸摸不到實實在在的寒冷,心裡便有些發虛,做什麼事情都底氣不足的樣子。時尚書屋
宋曉君在去酒吧的路上感到胸中忐忑。總覺得像是有什麼事情會發生。時尚書屋
平安夜街頭到處是欣喜歡笑的路人。飯館商店的生意出奇火爆。玻璃窗上全用噴霧狀的粉粒撒着「Merry Christmas!」的字樣。考究一點的地方還在門口安放了纏繞燈珠的聖誕樹。時尚書屋
聖誕的歌曲夾裹着肆無忌憚的笑聲,像是一路急馳的撒水車,濺得滿世界都是。時尚書屋
懂得配色的行家大多不願用紅色直接配上綠色。特別是濃烈的大紅和深沉的墨綠,怎麼看都讓人覺得鄉氣。然而聖誕樹的綠搭配上聖誕花的紅卻能組合成出人意料的視覺效果。這混合的色調裡既有莊重,又有歡快,既有寧靜,又有喧閙。時尚書屋
並且不在這樣的節日裡也不能充分展現到極至。鋪展在眼睛裡的一切都是恰如其分的。正如這舶來的繁華一樣,有緊有弛地張揚着,該收斂的一分不露,該揮霍的則使盡渾身解數。時尚書屋
宋曉君不緊不慢地跟在金金的身後。時尚書屋
過節的日子照理要把不開心的事情通通忘掉。時尚書屋
可是最近姐姐的脾氣變得越來越差。耳濡目染久了,連宋曉君也跟着一起沒精打采起來。時尚書屋
一開始他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姐姐的身子也像心情一樣一天不如一天,老是不明原因地頭暈,嘔吐。宋曉君偶爾從學校回家,看到姐姐的時候,她的臉色總是很差。時尚書屋
後來有一天姐姐從醫院檢查身體回來,宋曉君趁她不注意偷看了她的病歷單子才知道原因。時尚書屋
原來姐姐竟然懷孕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醫生的字跡寫得龍飛鳳舞,又全是些專業的術語,宋曉君歪斜着腦袋研究了半天總算弄明白了是怎麼回事。這時姐姐已經不聲不響地站在了他的身後。時尚書屋
病歷單從宋曉君手上被一把扯了過去。時尚書屋
姐姐的神情冷漠,既不生氣,也不驚慌,淡定地看著宋曉君,然後一邊摺疊病歷一邊說:「醫生關照我要多注意休息,我請了一個星期的病假。」
宋婷婷說話時的語氣就好像是在講述一件與她渾身上下沒一點幹系的事情。說完之後隨手把病歷卡扔在一邊,又忙別的事去了。時尚書屋
宋曉君是個敏鋭的男孩。他很快察覺出了這件事情在姐姐身上產生的變化。時尚書屋
從那天以後他便隔三岔五地往家跑。在學校一空下來就收拾東西回家陪着姐姐。時尚書屋
在家的時候,他的眼睛一刻不離姐姐的左右。有時是藉著看書的樣子打量她,有的時候用眼睛的餘光瞄着她。時尚書屋
宋曉君覺得姐姐做每一件事情都在屏住呼吸隱忍着什麼,那樣子就像是一座心有不甘的火山,慢吞吞地噴吐着無形的山灰。他擔心姐姐隨時會把積壓在心底的不快一下子爆發出來,做出莫名其妙的舉動。時尚書屋
然而一切風平浪靜。姐姐買菜,燒飯,洗衣,看書,像往常一樣內外操持,甚至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安靜平和。時尚書屋
不過宋曉君總覺得還是有什麼事情會發生。時尚書屋
當他一腳踏進「彩虹吧」的大門時,有一瞬間懵住了。一種強烈的感官刺激直奔眼球而來。 因為光線反差的緣故,這一腳踏入竟有落空的感覺。時尚書屋
酒吧迎門進入便是一塊抬高的表演舞台,上面正有四五個清俊漂亮的男孩圍繞着鋼管道具翩翩起舞。這些男生看長相都有點東南亞那邊的風味,身上已經脫到所剩無幾的地步。時尚書屋
第7章(2)
宋曉君和金金兩人似是而非地往門口一站,很有點不速之客的意思。時尚書屋
不過酒吧上下沒有人在意多一個或是少一個過客。每個人的眼睛裡看到的只是自己的風景。時尚書屋
這是天氣轉涼之後,金金第1次出來泡Gay吧。差不多一整個秋天他都和Mark纏在一起。兩個人不分早晚不知疲憊地到處玩樂,行蹤遍佈上海各個區縣。最遠的一回Mark和金金坐擺渡船去了一趟崇明島,並且在島上一住就是整整一個星期。時尚書屋
Mark是金金所有見過的Gay當中少數幾個沒有Gay氣的男孩之一。非但沒有Gay氣,相反他的言談舉止倒是處處透着一股痞子味。時尚書屋
Mark趁着一個周末的時間把金金的小型摩托車從裡到外改頭換面重新整修了一遍。他說要帶金金到野外去飈車。時尚書屋
金金見他半真不假的神情便問道:「不會是真要去開快車吧?我從沒這麼玩過。」
Mark聽金金話裡的意思有點遲疑,也不多說什麼,口角簡練地反問了一句:「你不敢?」
這一激倒是非常管用,金金就是吃這一套,當即立起兩個眼珠子,像是要跳起來咬人似的,喊道:「誰說不敢?去就去!」
一路風馳電掣,車子在郊縣一條不知名的大馬路上飛駛。金金坐在后座,雙手死死地圍攏着Mark的腰,頭埋在他的肩膀背後,一句話都說不出來。Mark笑着回頭問:「舒服嗎?」風吹頰疼,金金硬撐着「嗯」了一聲。聲音才一出口就被路風車速撕得支離破碎,一寸殘骸都不剩下。時尚書屋
金金把眼一閉,心中暗道,橫豎橫,死活由他去。時尚書屋
等到玩興盡了,Mark這才放下金金,踢直撐腳架停靠車子。時尚書屋
空曠的馬路上大白天連個行人都沒有。Mark站在路邊,撩起衣服一看,結實的小腹上硬是被金金的兩條手臂箍出了一道寬寬的紅印子。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