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旃羅含 第 27 頁


碰面的朋友見到金金都像是闊別重逢一般,着實噓寒問暖了一番。十二月二十四號。這天夜裡,酒吧裝飾佈置的基調一改舊貌,以白色為主,猛然乍見,恍若進入一個寒天凍地的冰雪世界。「彩虹」酒吧這天人氣很旺。來來往往,每個人都顯
作者:阿朔 / 頁數:(27 / 0)

金金跳下車來,如獲新生一般遠遠地躲開。Mark剛想要拉著金金來看他腹肌上的勒痕,藉機打趣一番。哪曉得回頭看時,金金已經手撐着行道樹,俯身彎腰在那兒搜腸刮肚地吐了起來。Mark只好搖頭一笑。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這以後,Mark料定金金再也不敢出來玩快車了。誰知沒過幾天,金金竟然主動約Mark外出飈車。時尚書屋
Mark笑問:「不怕吐了?」
金金鼻子裡「哼哼」了兩聲,說:「一回生兩回熟。再開個三四回我就能騎車帶你了。你可別老那麼小瞧我。」
從那以後,金金便發了狠,沒日沒夜地跑出去練車,到後來索性連學校家裡也不顧了,朋友什麼的更是拋到了九霄雲外。時尚書屋
直到過完整個漫長的秋天,氣候也涼了,人心也懶了,連Mark也沒了興緻的時候,金金這才意猶未盡地丟開手,回過頭幹起正經事來。時尚書屋
年底歲末將近,許久不曾碰面的朋友見到金金都像是闊別重逢一般,着實噓寒問暖了一番。時尚書屋
十二月二十四號。這天夜裡,酒吧裝飾佈置的基調一改舊貌,以白色為主,猛然乍見,恍若進入一個寒天凍地的冰雪世界。時尚書屋
「彩虹」酒吧這天人氣很旺。來來往往,每個人都顯得很忙,無暇分心的樣子。可是走近每一個身邊細看,卻又發覺其實都無所事事。原來忙也是忙的,閒也是閒的,都不假。時尚書屋
只是忙着讓自己看上去無所事事而已。全是酒吧裡的老手,懂得釣人的秘訣。於是端着架子,擺着譜,看人的眼神冷一點,再冷一點。其實是欲擒故縱的伎倆。時尚書屋
全都是押寶爭勝的賭徒。時尚書屋
吧檯邊有個人正在獨自喝酒,金金拉著宋曉君三拐兩彎走了過去。搭上那人的肩膀,那人便嬌柔地轉過身。時尚書屋
金金看仔細了,果然是翡翠,只見她大冬天裡仍然穿著及膝的裙子,一副絲毫不畏嚴寒的模樣。時尚書屋
翡翠點起一根細長的摩爾香煙,樣子很好看地翹起二郎腿,掖了掖裙子的下襬,指點他們倆說:「坐。陪姐姐我喝兩杯,慢慢聊。」
金金和宋曉君坐在吧檯邊也點了酒水。時尚書屋
服務生取酒的當兒金金把宋曉君和翡翠互相引見了一下。時尚書屋
翡翠嫣然一笑:「不用介紹。見過的。還不只一次呢。」
酒杯端上,金金和宋曉君各自喝了一口。翡翠吞吐着雲煙,飄飄渺渺的樣子像是個詭異的妖精。燈光不經意晃過她那張化了濃妝的臉,彷彿是硬撐着開到荼蘼盡了仍不甘心謝幕的一朵殘花。時尚書屋
她恍惚問道:「我是不已經很老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金金一笑:「你倒是問着人了。我自打認識你到現在還真是從來沒弄明白過你到底幾歲。」
翡翠吐出一口煙,左手晃動桌上的酒杯,說:「我跟你講的這個『老』不是年齡的問題,而是心態的問題。周圍的人都說我這兩年『老』了許多,特別是認識了我家那死鬼以後,變得更快。本來二十幾歲的年紀是不該用『老』這個字的。可是衰老這東西就和孤獨一樣,是由內往外透的。時尚書屋
你自己發覺也好裝傻看不見也好,想瞞是瞞不住的。一個人身上最先『老』的總是眼睛,你看看……」
翡翠說著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時尚書屋
一雙熟視無睹的眼睛。時尚書屋
「喝多了。」
金金笑着說,「到舞池裡去醒醒酒吧。」
翡翠嘴角帶笑:「還沒喝呢,哪裡就醉了?」
宋曉君安靜地坐在邊上傾聽。時尚書屋
翡翠忽然對他說話:「小弟弟,有個人最近一直在找你。」
第7章(3)
「我?」宋曉君不太肯定地反問。時尚書屋
「對,找你。就是上次你喝醉酒帶你上車的那個男人。」
「可是……我不認識他。」
「不認識可以慢慢認識啊。」
翡翠笑起來的時候依稀能夠看到眼角的淺淺紋路。時尚書屋
宋曉君聳了聳肩膀,臉上不知該出擺什麼樣的表情。時尚書屋
金金沒耐心聽他們說這些夾頭藏尾的話,便自顧自迴轉身,把整個酒吧掃視了一圈,然後又轉了回來,說道:「今天來的熟面孔不多呵。連阿澄也沒到。」
翡翠吸了一口煙,慢悠悠地開口:「阿澄不用說,一定是帶著一撥人到『天籟』捧場去了。那裡的生意最近冷清得很,全被這邊搶了風頭。現在都是靠着一些『熟客』在那裡撐場面,要不是阿澄他們那些夠義氣的幫着,段哥這一陣的日子可就不太好過了。」
金金點了點頭。翡翠掐滅煙頭繼續說道:「不要說別人沒到了。你的那個新男朋友呢?前一段日子兩個人像牛皮糖一樣天天粘在一起,今天怎麼你也落單了?」
金金抿了抿嘴說:「Mark他……這兩天有點忙。他說……過幾天會來陪我。」
翡翠冷冷地笑了兩聲。時尚書屋
金金見她笑得陰陽怪氣,心裡不爽,便說道:「你還不是一樣。你家老孫呢?」
「他這個禮拜不在上海。」
「喔,怪不得。」
金金邊說邊用眼神瞟着她,揶揄道:「那可真是『鞭長莫及』了。」
說話的語氣故意把重音放在一個『鞭』字上,拖得很長,惟恐別人聽不出弦外之音。時尚書屋
翡翠白了他一眼,沒好氣地罵了一句:「下流。」
然後便同時住了嘴,兩個人誰都不再開口說話,各自在各自的酒水裡品味着自己的心情。燈光彷彿一隻依依不捨的手,逐一撫過一張張不同的表情。時尚書屋
宋曉君見他們倆說著說著竟冷了臉,便趕着暖場,問翡翠道:「你和你男朋友在一起多長時間了?」
翡翠皺眉一算:「差不多三年。時間不短了。」
金金這時也抬起頭從伏首沉思中回過神來,參與到他們的交談之中,說道:「這就算不錯的了,圈子裡像他們這樣的少之又少。不過我見過處得更長的一對,他們在一起到現在已經有九年的時間。几乎就像是人家正常夫妻一樣了。」
「乖乖,真夠厲害的。」
宋曉君和翡翠同時驚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