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旃羅含 第 29 頁


人總可以有事沒事地想像一下自己窮困潦倒時候的樣子,可是話又說回來,那些真正窮的人倒也沒有什麼好顧慮的,反正怎麼樣都是過日子,橫豎沒什麼不同。」她把雙手交叉在面前,淡淡一笑,接著說:「當年我也像你們一樣年輕……可是那已經
作者:阿朔 / 頁數:(29 / 0)

宋曉君狠狠地盯着,眼睛都快要看出血來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蘇洋正和一個差不多年紀的男孩站在牆角說說笑笑,手還不停地在那男孩的腰際臀部來回盤索。時尚書屋
走上前去故意和他相認還是直當沒看見轉身走開呢?宋曉君心裡七上八下。這時好像聽到翡翠在喊他的名字。宋曉君忙回頭朝吧檯的方向望去,果然是翡翠在伸手招呼他。時尚書屋
再轉回來,蘇洋已經不見了去向,和他說笑的那個男孩一個人倚着牆角,低頭抽着一根剛點燃的香煙。時尚書屋
究竟看到的是不是他呢?時尚書屋
宋曉君一步三回頭,思前想後,表情像是一枚懸而未決的硬幣。時尚書屋
翡翠似乎又在講關於衰老的話題,宋曉君坐下身子聽她娓娓而談:「年輕真好。年輕就可以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也可以毫無顧及地討論將來年紀老了該怎麼辦。就像是有錢的人總可以有事沒事地想像一下自己窮困潦倒時候的樣子,可是話又說回來,那些真正窮的人倒也沒有什麼好顧慮的,反正怎麼樣都是過日子,橫豎沒什麼不同。」
她把雙手交叉在面前,淡淡一笑,接著說:「當年我也像你們一樣年輕……可是那已經是很多年前的事了。」
「今天受什麼打擊了,話題怎麼老在這上頭打轉?」金金疑惑地問道。時尚書屋
「唉……跟你說了也不懂。少年不識愁滋味啊。你們接着玩吧,時候不早,我可得先走了。」
翡翠收拾起桌上的煙殻打火機,款款地起身,手指像流水一樣從椅子、吧檯、金金的髮際、宋曉君的手臂一一淌過,轉身就要離開,一邊嘴裡說道:「這兩天我家死鬼都不在,你們叫上幾個人一起來我家玩吧。」
「群交嗎?」金金故意打趣着說。時尚書屋
「滾你娘的蛋。先把你給交了。」
翡翠笑罵著離開座位。時尚書屋
翡翠走後,宋曉君出其不意地轉身吻住金金的嘴巴,金金嚇了一跳,往後一縮,戰戰兢兢地問:「這是要幹什麼?」
宋曉君反手抹了抹嘴巴說:「沒什麼,心情不好。」
「哦,」金金不明就裡,問道,「現在心情好點了嗎?」
「更差了。」
金金撇嘴,說道:「那你想要幹嗎呢?」
「不知道。」
金金思索了一會兒,便說道:「照我看,你還是趕緊找個男朋友吧,不然再這樣下去你就快要變態了。」
宋曉君不答,站起身說:「太累了,我也要回家去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金金也不阻攔,由他向大門的方向離開。時尚書屋
思緒像是攤開在風裡的一本書,不曉得被吹到某年某月的某個書頁,前塵往事都有點淡褪。時尚書屋
走出兩步之後,感覺到有人在跟隨着他的腳步。大街上是歡笑過後的冷清,抽空了一切的情緒。時尚書屋
有些低靡。時尚書屋
宋曉君迴轉身,一個高瘦的男人立在他的身後,穿一件米白色的外套,眼睛躲在重重疊疊的眼神背後。時尚書屋
第7章(5)
宋曉君像是早就知道這個人一直跟着自己,並沒感覺到驚訝,走上前兩步,臉上露出一個不太明顯的微笑,慢慢說道:「謝謝那天讓我在你家住了一個晚上。」
「不用謝。」
那男人說,「節目都沒開始你就要走了嗎?」
「出去透透氣。太悶了。」
男人說:「今天是聖誕節,不如去教堂坐坐吧。」
「附近哪裡有教堂,我不認識。」
男人說:「跟我走吧,我帶你去。」
兩個身影拐了個彎便消失在聖誕歌曲的餘音中。時尚書屋
酒吧裡的歌舞方興未艾,所有的助興節目才剛剛登場。入口的舞台已經換了一撥男孩,鋼管卸下,台上的男孩正在表演制服熱舞:警察,運動員,消防兵悉數登場。看得台下一片熱血澎湃,喝彩聲像潮湧一般連綿不絶。時尚書屋
金金正和新結識的朋友談笑風生,這時口袋裏的手機微微震動起來。是Mark傳來短信:「你在哪裡?我來找你。」
金金咬着嘴唇微微一笑,與相談甚歡的朋友道了聲再見,撇下熱火朝天的酒吧,快速離開。時尚書屋
三十分鐘以後,在一所旅店的客房,金金和Mark已經扭在了一起。時尚書屋
Mark三下五除二脫掉自己身上的衣裳。時尚書屋
金金笑得很燦爛,一對小小的虎牙露在外面,嘴裡痴纏着:「剛纔忙什麼去了。我還以為你把我給忘了呢。」
邊說邊動手幫Mark解開褲子的皮帶。時尚書屋
Mark穿一條血紅的內褲,眼神也像這褲子的顏色一樣熾熱。他不容金金多講什麼,已經撲了上來,用嘴巴拚命地吻住他。時尚書屋
潮濕的唇舌在他的渾身上下周旋。時尚書屋
不一會兒金金的眼神就微微地餳成一條綫,嘴裡開始淺淺地發出呻吟。時尚書屋
「天沒天理……」
金金斷斷續續地軟語呢喃,「今天晚上你怎麼……像是變了個人一樣……呃……沒人性的……天……」
床板前後左右不停地搖晃。金金滿腦子都是愈墮落愈快樂的念頭。時尚書屋
整潔的床單被揉成高低錯落的丘陵。時尚書屋
兩個小時之後,金金坐在床頭。Mark穿上紅內褲,叼起一根菸。金金的手在赤裸的身子上遊走,好半天才開口說話:「你來找我之前是不是幹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情?」
「毛病。瞎說什麼。」
煙霧從Mark的鼻子裡鑽出,慢慢騰騰地把整個空間籠罩起來。時尚書屋
房間裡只有空調通風口微微吹出暖氣的聲音。時尚書屋
薄薄的被單勾勒出清晰的肌肉線條。時尚書屋
散落在地上的是一陣激情退去後留待收拾的殘局。時尚書屋
衣褲不分內外地糾纏在一起;鞋子襪子天各一方;安全套的包裝外殼啞然失色地張着空洞的口子;KY的管子則早就已經疲憊不堪,橫眉冷眼瞪着床上兩個年輕的身體。時尚書屋
釋放的熱量一瀉而空。時尚書屋
天花板在頭頂盤旋。時尚書屋
生命就像誰曾說過的一樣,是場徹頭徹尾的幻相。連最熱烈的過程也是虛無空乏的。時尚書屋
睡意隨着身體的疲倦毫無防備地襲來,金金翻身進入夢鄉。時尚書屋
Mark睜開眼,沒有立即睡着,這時他的腦海裡浮現出另一個人的眼神。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