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旃羅含 第 31 頁


一會兒眼睛,打個盹兒吧。」翡翠在對面看不下去,一面摸牌一面說:「煩人得很,還打不打牌了?人家小朋友在一起由他們慢慢去聊。你個老傢伙就在這檯面上和我們混混吧,還偏要往那小孩子堆裡插,待會兒看錯了牌,作了『相公』可別賴
作者:阿朔 / 頁數:(31 / 0)

翡翠是東道因此坐北朝南,金金在她下家,對門坐著段哥,左手邊是Mark。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四個人正襟危坐,在一塊厚實的桌布上擺開陣勢。只見桌面上八張手掌橫行直撞,飛將摸符,喝「萬」罵「條」,再看他們臉上一個個神色凝聚,十分投入。時尚書屋
段哥來的時候把小可帶在身邊。金金也叫上了宋曉君。時尚書屋
這兩人都不會「砌長城」,湊成一對兒閒坐在邊上聊天。時尚書屋
翡翠準備了許多瓜子糖果飲料汽水,像是戰時供給的軍需一樣團團裹裹地占滿了整個茶几。時尚書屋
段哥不時地關照小可:「累不累?覺得無聊就把電視打開看吧。」
一會兒又說道:「昨天你睡得少,等一下就在沙發上稍許眯一會兒眼睛,打個盹兒吧。」
翡翠在對面看不下去,一面摸牌一面說:「煩人得很,還打不打牌了?人家小朋友在一起由他們慢慢去聊。你個老傢伙就在這檯面上和我們混混吧,還偏要往那小孩子堆裡插,待會兒看錯了牌,作了『相公』可別賴在別人頭上。」
金金在邊上聽了這話「嘿嘿」一笑,故意打諢道:「說的就是。段哥你只知道往那幫小孩子堆裡『插』,坐對門的翡翠姐姐貌美如花,你卻連正眼都不瞧上一瞧,也太不夠意思了。連我也看不過去,要說上你兩句。好歹你也『插插』她呀。時尚書屋
人家今天『相公』不在家,你就偶爾作她一回『相公』又能怎麼樣呢?」
說得其他人都笑了起來。小可羞紅了臉。段哥不在意地搖頭一笑,繼續摸牌。時尚書屋
翡翠對著金金殺鷄抹脖地咒罵道:「爛了舌頭的東西。哪天給你下點啞藥,看你到時還能這麼張狂。」
這時Mark清了清嗓子說:「和了。」
將牌一推,望向三人。時尚書屋
錢債當場清算。翻倒重來。時尚書屋
宋曉君問:「我們可以到陽台上去看看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翡翠說:「當然可以,去吧。」
宋曉君和小可便起身走到陽台。時尚書屋
這時正是下午太陽最好的一段時間,陽光一絲一縷地紡着紗。攤開手掌放在眼前,能夠感受到一股暖暖的光線,把手的輪廓勾勒得十分清晰,晶瑩柔嫩的手指和掌緣在陽光下顯得又薄又脆,一伸一展都彷彿是生命最初的蠕動一樣弱不禁風。時尚書屋
陽台上有各式各樣的花草。宋曉君和小可都叫不上名字。只覺得花花綠綠搭配得十分悅目。時尚書屋
小可回過頭,身後的小辮子提溜一轉。他開口問道:「翡翠姐姐,這些都是什麼花?怪好看的。時尚書屋
翡翠在一片麻將聲中回答他的問題:「細細枝條的那是文竹。淡粉紅色骨朵的兩棵是月季。一簇一簇綠色的是寶石花。五顏六色的那一大株是天竺葵,都還沒開花呢。時尚書屋
倒是那盆仙人球上個禮拜開了朵小紅花,到現在都很鮮艷。」
牌桌上這時發起了香煙。每人嘴裡叼着或耳廓上架着一根。不一會兒整個屋子就烏煙瘴氣起來。Mark中途站起來接聽一個電話,聽了一會兒之後對手機裡的人說:「以後這種事情就不要跟我講了。」
說著掛斷電話回到桌面上繼續鬥牌。時尚書屋
宋曉君仍看著陽台上的花卉出神,他頭也不回地問翡翠:「都是你自己種的嗎?」
翡翠一邊抽菸一邊眯着眼睛說:「沒錯,全是我親手種的,所以我知道它們每一個的生日。」
金金手指扣桌喊道:「專心一點。看你的牌都打到人家家裡去了。嘴裡胡說八道些什麼東西。花花草草過哪門子的生日。」
Mark跟進一張牌。時尚書屋
翡翠輕蔑笑道:「虧你還是個大學生,怎麼連這道理都不懂,什麼東西都是有靈性的。就比方這些花草,你要是用心去澆灌的話,它們感受到了,就能長得更好些。書上講只要給植物聽音樂,植物就能長得又快又好。所以我不光記着它們的生日,我還給它們每一個起名字呢。時尚書屋
這才叫人性化,你懂嗎?」
金金忙着看牌沒搭他的腔。時尚書屋
段哥笑着說:「這可新鮮了。從來沒見過這樣養花的。」
金金這時開口道:「你信他的。什麼靈性不靈性。我最不信的就是這些旁門左道婆婆媽媽的東西了。」
翡翠摸到一張花牌放在面前,一邊說道:「你還別不信。我給你講個真事吧。說了你就知道這一花一草都是通人性的。我以前小的時候家裡養過兩隻嬌鳳鳥,這兩個傢伙整天在家裡上竄下跳,吵吵嚷嚷的。時尚書屋
它們個頭雖然長得小,精力卻旺盛得很,能吃能喝能唱能跳,看著養個三五十年都沒問題。哪想到有一年我家裝修房子,媽媽隨口講了一句:『兩隻鳥吵死了,這兩天人都忙不過來,它們還在這裡添亂,你明天把它們扔掉算了。』我媽其實也就是隨口這麼一說,哪知道第2天開始這對嬌鳳就不叫喚了,而且白天夜裡不吃不睡的,像得了病一樣,整天垂頭喪氣的,結果沒過多久就死掉了。你說這不是它們聽得懂人話是什麼?」
一邊說著牌局仍在繼續。話音剛落,Mark又將面前的牌牆推倒:「和了。」
翡翠罵了一句:「天殺的。」
翡翠最近運氣比較背。老孫臨出差之前還莫名其妙差點和她幹上一仗。時尚書屋
這事說來話長,前因後果細講起來,把翡翠氣得幾天都吃不下飯,她把事情的原委告訴金金,卻把金金樂得不行,一陣前仰後合從椅子上笑跌了下來。時尚書屋
第8章(3)
原來翡翠不知從哪裡淘來了一條路易·威登的水貨絲巾,成天掛在脖子上炫進炫出。有一回解下來的時候正巧被老孫瞄見絲巾的邊角上有手工刺繡LV的字樣,便立馬虎起了臉,問道:「這東西誰送你的?」
翡翠見他起了疑心,便笑道:「不是正貨,是外頭仿的。」
「我不管真的假的。我只問你,是不是以前追過你的那個姓呂的男人送給你的?」
翡翠不解其意:「這都多少年前的事了,憑白無故地怎麼問起他來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