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旃羅含 第 36 頁


的稱呼。它們的作用僅僅是一個代號,沒有多少人會去細究字面底下的含義。翡翠自己也忘了從什麼時候起她開始被人叫作「翡翠」的。久而久之,連本來的名姓都模糊了。猛然間若是有人喊她的本名,她肯定要過上好半天才能反應過來。但
作者:阿朔 / 頁數:(36 / 0)

翡翠單手支着下齶,笑道:「看你平時一副博古通今,學貫中西的樣子。原來你也有不明白的時候。我來問你,你對玉石有沒有研究?古代人家對玉石的區分是很有講究的。論起什麼形狀、質地、品位、年代,每一種劃分都可以評出個三六九等來,而且每種區分都各有各的稱呼和級別。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這且不去說它,單單就是顏色上的差別都很有學問。古代的人管紅色的玉叫『翡』,綠色的玉叫『翠』。有句話叫『紅男綠女』,你總聽過吧?都說是人如其名,那麼你倒是自己去琢磨琢磨,我翡翠一半『翡』一半『翠』,一半紅一半綠,到底該算是男還是女呢?」
話語聲定,把邊上的人聽得一愣一愣的,臨了才發覺說了這一通廢話,結果講了就和沒講一樣。時尚書屋
圈裡的「假名」大多是由網絡上的暱稱化下來的。合併同類項、取其意、化其音,然後找個貼切的意思,便成了互相之間的稱呼。它們的作用僅僅是一個代號,沒有多少人會去細究字面底下的含義。翡翠自己也忘了從什麼時候起她開始被人叫作「翡翠」的。時尚書屋
久而久之,連本來的名姓都模糊了。時尚書屋
猛然間若是有人喊她的本名,她肯定要過上好半天才能反應過來。但是好在現如今除了公安局和檔案處,基本上已經沒什麼人知道她的本名了。時尚書屋
翡翠在大街上閒來無聊,心血來潮在一個算命的攤位前坐定,央托面前這個戴着墨鏡的瘦小老者替她算上一卦。時尚書屋
老者問她要了姓名和生辰八字,盤算了半晌,然後緩緩地開口,煞有介事地說道:「小妹妹我說這話不怕你惱了。上輩子你是個妖孽,這一世是來受罪還債的。」
「是什麼妖精呢?」翡翠不怒反樂,饒有興緻地打聽。時尚書屋
「是一隻修煉得道的白骨精。」
翡翠聽了這話先是一愣,然後立即大笑起來,合掌前俯,矯笑不止,好半天才歇下來,說道:「我還以為我是隻狐狸精呢。」
那老者滿臉神色深藏不露,道:「你不是狐狸精。狐狸精轉世成了你一個好朋友的姐姐。你們注定此生有一肩之緣。」
翡翠莞爾一笑,悠悠起身,扔下兩三枚硬幣,轉頭離開。時尚書屋
細細想來,已經許久沒見過宋曉君了,不知這一陣子他過得如何。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宋婷婷不舒服的日子逐漸增多,時常請假在家。宋曉君鞍前馬後地幫姐姐跑醫院走藥房,總是姐姐想到要什麼了,他就去買來。時尚書屋
但是宋曉君卻始終沒有鼓起勇氣來問她究竟是怎麼打算的。時尚書屋
「真的要把這個孩子生下來嗎?」
宋曉君覺得自己越來越不瞭解姐姐的心思。以前小的時候兩個人無話不說,大了以後卻各自懷揣着不願訴說的心事。生活在一處的姐弟倆像是分別存放在不同容器裡的兩株植物一樣,各人開各人的花,各人結各人的果,偶爾在視線中重疊在一起也完全沒有切實的交集。時尚書屋
宋婷婷經常坐在床邊,獃獃地出神。時尚書屋
有一回像是忽然想到什麼,問宋曉君:「你在大學裡應該有女朋友了吧?」
宋曉君很乾脆地回答:「沒有。」
「那在外面有沒有認識什麼要好的女孩?」宋婷婷繼續追問。時尚書屋
「沒有。」
「哦。那就算了。反正現在年紀還小。」
說完宋婷婷接着出神想自己的心事。時尚書屋
心事這東西不是想了就可以減少的,相反只會增加。但有些事情不由自己做主,思緒像是套在一個巨大的磁場裡,轉着轉着就撥歸同一個方向了。宋曉君也有心事,但不像宋婷婷懷裡裝着孩子,沉甸甸的心事一目瞭然。時尚書屋
春天時暖時涼的天氣讓人懶得獃在家裡,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穿的衣服一會兒多了,一會兒又少了,總也拿捏不準天氣的變化。浮躁的情緒在空氣裡遊蕩,先是虛無飄渺的感覺,接着便實實在在地砸到每一件事物的頭上。周遭的東西全都由內而外變得莫名其妙。時尚書屋
平時它們因為熟悉而被忽視,這時又因為忽視而在驀然之間顯得驚心動魄。時尚書屋
第9章(4)
宋曉君把散落在時間裡的記憶拼湊在一起,靜坐著,漸漸地便想起了一個人。時尚書屋
最先浮現出來的是那人的自我介紹。時尚書屋
在教堂的長排坐椅上,他溫文爾雅地說著他自己這個人以及他身邊發生的事情,雖然都是些細瑣零碎的小事,但聽著卻一點也不覺得厭煩。他的聲音很好聽,在教堂特有的構造環境裡迴蕩,莫名有種時空靜滯的錯覺。宋曉君細細地聆聽,不想插一句話去打斷。時尚書屋
「我叫白門。黑白的『白』,一扇門的『門』。名字是我自己取的,沒有什麼特別的意思,只是覺得念在嘴裡順口,所以就把它署在我所有的作品上。我小時候最大的夢想是當一個吟遊詩人。時尚書屋
我特別喜歡唐朝,覺得那個朝代裡的每個人都活得很精彩。女人可以自由自在地外出騎馬,男人則隨心所欲地書寫着華麗的詩歌。生命就像唐三彩一樣絢麗奪目。每個人都可以追求自己的理想。時尚書屋
「我現在謀生的方式是定期地給幾家雜誌報社寫『豆腐文章』——不按字數而是按版面算錢的那種,也算是和我的夢想有一點小小的關係。可是老實講我寫的文章其實都很無聊,因為那些不是我真正想要寫的東西,所以寫完之後連自己都從來不看。我不知道讀我文章的是什麼樣的人。不過估計也都是些被『新潮文化思想』荼毒過的偽文藝青年。時尚書屋
我的文章裡到處充斥着虛假的真理和看似深刻實質膚淺的東西。這或許正對了一些人的胃口。而浮在文字上的頽廢和故作超脫的調侃應該也是他們樂於看見的東西。時尚書屋
「聽我這樣講,也許你會覺得我很刻薄,得了便宜還賣乖。其實我不想故意貶低誰。我也並不認為自己比別人更高明。每個人頭頂上都有自己的一片天。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