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旃羅含 第 39 頁


的。聽你講話的時候我覺得自己可以忘掉許多不開心的事情。」 第10章(2)這天晚上宋曉君又一次住在白門的家裡。兩個人平躺在潔白的大床上。宋曉君聞到櫥櫃裡傳來陣陣的書香,不一會兒倦意襲來,他便安靜地睡着了。第2
作者:阿朔 / 頁數:(39 / 0)

「我這個人很多時候就喜歡一個人胡思亂想。主要也是空閒太多的緣故。人閒下來的時間一多就會變得不安分,尤其是像我這樣的。所以說管理有方的上司是不會讓手底下的人太過清閒的,要讓他們時時刻刻忙碌奔波,這樣才沒有工夫去考慮其他的事情,報酬啊公平啊自由啊什麼的問題,一旦全都考慮起來,那麼連正經事情也不用做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上帝也是這樣,他分派給我們一生要做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吃飯睡覺休息、個人家庭社會,工作學習應酬,每一件都要全力以赴。有時候覺得這麼多事情人這短短的一輩子怎麼夠用呢?怎麼忙也忙不過來,所以也就沒有時間去思考了。因此這個天下就太平了。你覺得呢……怎麼了?是不是覺得我有點羅嗦?」
這時宋曉君望着白門的眼睛開口說話:「不。挺有意思的。聽你講話的時候我覺得自己可以忘掉許多不開心的事情。」
第10章(2)
這天晚上宋曉君又一次住在白門的家裡。兩個人平躺在潔白的大床上。宋曉君聞到櫥櫃裡傳來陣陣的書香,不一會兒倦意襲來,他便安靜地睡着了。時尚書屋
第2天晴空萬里。太陽早早地爬上天空。醒過來的時候,宋曉君伏在白門的身邊,面頰緩緩地左右蹭動。時尚書屋
白門笑着說:「真好。一睜開眼睛這個世界還在。」
宋曉君聽著便笑揚起嘴角。時尚書屋
宋曉君忽然覺得似乎世上所有事情冥冥之中都有安排。原來選擇的權力從來都沒有真正掌握在個人的手裡。貌似偶然其實也是暗藏著宿命的。宋曉君雖然沒有預知能力可以知曉將會發生什麼事情。時尚書屋
但是他認為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有反向的預知能力。時尚書屋
在一個從未到過的場景或是去一個第1次踏足的地方,覺得自己在以前的某個時候就曾經來過。這樣的感應讓他很惶恐,因為當初他第1次走進「彩虹」酒吧的時候就有這種感覺。心臟莫名地亢奮不已。時尚書屋
這樣的一個早晨也似曾相識。白門為他擠好牙膏,端放好杯子,然後轉身去臥室疊被。時尚書屋
宋曉君覺得自己還沒有完全睡醒,許多以前到過的夢境全都重重疊疊地浮現在面前,有些真假難辨,有些甚至從來沒有被記憶儲存進大腦就已經遺忘。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的眼前恍惚看到翡翠的面孔,被雨水澆濕,流成五顏六色的臉譜。那景象十分駭人。宋曉君忙不迭用涼水沖洗自己的臉,水漬風乾,依然還是風平浪靜的早晨。時尚書屋
翡翠的臉化着各色的妝面,隨着心情的變化呈現出赤橙黃綠的色彩。宋曉君總愛盯着她的臉看。那張臉暗香浮動,眉眼繾綣,嘴角內斂。雖然和其他任何一張大街上經過修飾的女孩子的臉沒有什麼不同,但宋曉君仍喜歡從側面不注意的角度仔細地觀察她。時尚書屋
細心一些就可以感覺到當她說話的時候,微笑的時候,皺眉的時候,每一刻都有不一樣的光彩從臉上泛出。是純正的女孩子所沒有的韻味。從骨子裡往外透着一股妖媚。是一種豁出去的美麗。時尚書屋
她負擔這樣的美麗已經太久了。偶爾也會覺得身心疲乏。時尚書屋
在一個和風蕩漾的晨曦,翡翠擦掉已經上好的粉底,靜靜地坐在鏡子面前,看著光影一寸一寸的飄移。時尚書屋
獨自一個人坐了一會兒,接着便哭了起來。時尚書屋
這天下午她約金金出來喝下午茶。時尚書屋
在一條不算熱閙的馬路邊有一個撐着涼棚的露天咖啡茶座。翡翠和金金相對而坐。翡翠一改往常的形象,素麵朝天,上身穿一件淡紫色的T恤衫,底下穿一條普通的牛仔褲。長長的頭髮梳得筆直,用一根橡皮筋緊緊地紮在腦後——渾身上下難得的乾淨利落。時尚書屋
翡翠開門見山:「我和死鬼吵架了。」
金金扭轉脖子,不以為然地說道:「你們倆哪回不是床頭吵床尾合。大吵三六九,小吵天天有。你要是心裡憋着氣呢就去逛逛馬路買點東西解解恨。別整天擺出一張東宮娘娘西宮太妃的臉弄得全世界都曉得了。時尚書屋
有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也值得你那樣?」他一邊喝着飲料,一邊心不在焉地說著話,一邊不時地探出眼神來注視馬路上行來過往的俊男美女。時尚書屋
翡翠強調:「這次不一樣。是原則性的問題。」
金金漫不經心地用吸管調和着茶杯裡的色調,仍舊不當一回事兒:「兩個人混混日子就罷了,哪來那麼多的原則。湊到一起不容易,像你們這樣時間那麼長了更是不簡單。互相脾氣性格都瞭解,生活上處得來,不是挺好的嘛?凡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完了。要事事都按着原則來,那日子還過不過了?」
翡翠臉上的表情彷彿是一朵開錯時令的花。時尚書屋
金金繼續用吸管在杯子裡搗騰,半天過後抬頭盯着翡翠看了一眼,才開口:「說吧,到底是什麼事情?」
翡翠說:「我想要動手術,他不准我動。」
「手術?」金金吸了一口亮黃色的檸檬汁,問道:「動什麼手術?」
翡翠一字一頓地回答:「變性手術。」
金金定了兩秒鐘,猛地抬起頭來,手裡的飲料跟着動作一起灑了出來:「什麼?變性手術?」
翡翠認真地點了點頭。時尚書屋
金金還沒完全反應過來,傻傻地問道:「你要變成什麼性?」
翡翠一笑:「白痴啊你。我現在是男的,當然是要變成女的了,還能變什麼性?當初剛和死鬼在一起的時候就跟他已經說好了的事情,哪知道現在錢存夠了他又反悔了。你說說看,哪有像他這樣的男人。說話不算話,還說是賺錢存錢不容易,要花在刀刃上。時尚書屋
去他的!講到底了就是摳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