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旃羅含 第 4 頁


人思緒紛飛,悸動不已。 第1章(3)蘇洋笑着喘着,脖子上的喉結上下竄動。宋曉君翻身壓了上去,把他死死地困在了自己的腋下。蘇洋仍在笑,掙扎着胳膊要起身。宋曉君用左右手架着他,惟恐他逃脫,嘴裡漫無邊際地說
作者:阿朔 / 頁數:(4 / 0)

「你?」蘇洋看看照片又看看他本人,忍不住笑了起來,邊笑邊說,「看不出你穿上裙子還蠻好看的嘛。明天帶給其他人瞧瞧,讓他們認認看像不像你。」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宋曉君一聽這話便笑說道:「快還我。」
蘇洋把手舉得老高,笑道:「有本事來拿呀。」
宋曉君左攬右兜近前搶奪,蘇洋蹦着跳着上下躲閃。兩個人不一會兒便歡笑嬉閙扭作了一團。時尚書屋
不知什麼時候窗外的雨已經凝結成冰晶黏在了窗戶上,一棱一棱地泛着透明的光亮。時尚書屋
宋曉君猛抬頭迎着蘇洋的鼻子,兩個人差點撞在了一起,近得不足0.1公分。宋曉君的心莫名地狂跳起來,冬天嘴裡哈出的暖氣變成清晰的白霧,籠得人思緒紛飛,悸動不已。時尚書屋
第1章(3)
蘇洋笑着喘着,脖子上的喉結上下竄動。時尚書屋
宋曉君翻身壓了上去,把他死死地困在了自己的腋下。時尚書屋
蘇洋仍在笑,掙扎着胳膊要起身。時尚書屋
宋曉君用左右手架着他,惟恐他逃脫,嘴裡漫無邊際地說著:「你還笑……你還笑。我讓你再笑!」
「你來堵我的嘴呀,要讓我不笑,除非你把我的嘴給堵上。」
蘇洋一邊笑一邊左右晃動着腦袋不讓宋曉君來蒙他的嘴巴。兩人的雙手互相束縛着,動彈不得。時尚書屋
照相本散了一地。時尚書屋
宋曉君的心像是被什麼東西撞了一下,也不知哪裡來的一股力氣,整個人硬湊了上去,定定地看了蘇洋一眼,然後嘴巴便緊緊地扣上了他的嘴巴。一時間所有的聲音都消失了。蘇洋瞠着眼珠子往後貼緊靠倒。空氣好似也凍結了起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嘴唇和嘴唇觸碰在一起,是冰涼的感覺。靜得像是已經不需要呼吸了。兩個人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裡。時尚書屋
蘇洋意識到是怎麼回事之後忙醒過神來,推開宋曉君,窘得低下頭去,好半天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是在嘴裡嚅囁了一句:「我該回家去了。」
宋曉君沒有吱聲,淺淺地咬着唇邊,兩頰紅得像被碳火燒過似的,腦筋一時也轉不上來該如何是好,只能開口說道:「對不起。」
這時蘇洋抬起頭,眼睛裡透出微妙的神情,既非尷尬,也不是生氣,像是欲言又止,還摻雜了些許惶恐的感覺。時尚書屋
許久以後宋曉君都不能完全理解這表情裡的含義。時尚書屋
一閉上眼那天的情景似乎還在面前。時尚書屋
轉眼又是雨季,彷彿連綿不絶的佈景,一幕又一幕地快速過場。時尚書屋
「姐姐在家嗎?」宋曉君聽到外面一陣敲門聲響,斷斷續續的思路又回攏到手裡的書本上來。時尚書屋
門軸轉動,一個伶俐的女孩立在正中,臉上掛着甜美的笑。是隔壁鄰居家的女兒,這戶人家姓林,小姑娘正是讀初中的年紀。時尚書屋
她探頭問道:「姐姐在嗎?我來問幾題功課。」
「姐姐不在。你晚上再來吧。」
小女孩站着門口仍然沒有離開,往裡張望了一眼,然後恬靜一笑,問道:「哥哥,後樓出事了,你知道嗎?」
「什麼事情?」
「那個住在二樓,頭髮花白、瘦瘦乾乾的老頭子死了。」
宋曉君想了想,問道:「哪個老頭?我認識嗎?」
林家小妹妹呷嘴說道:「就是那個長得奇奇怪怪,有點娘娘腔的老太爺,冬天愛穿紅棉襖,家裡老是喜歡燒鰻魚吃的那個。大人都說他以前是個有名的中醫……想起來了沒?」
「哦……他呀,」宋曉君有了點淡淡的印象,「多大歲數了?好像他家就他一個人,平時不怎麼出門吧。生什麼病死的?」
按着舊時的說法,清明冬至前後最是凶險的日子,惡鬼煞神滿街遊蕩,專抓那些火旺低陰氣重的人到地府裡去替死。每年這兩個節氣死死喪喪的事情最多。時尚書屋
聽小姑娘這麼一說,宋曉君便把往日裡對這個老太爺的印象模模糊糊地拼湊了起來,大約描繪出了一個輪廓。時尚書屋
這老人家姓甚名誰沒有人知道。連死的時候都不曉得怎麼稱呼他。尊重一點的稱他是個老中醫,不尊重的就說得難聽了。他住在這幢樓房已經幾十年了,平時不常見到他的身影。時尚書屋
估計應該有七十幾歲了,頭髮雪白,但是臉上一點老人斑都沒有,皺紋淺淺的,還泛着紅暈。他一輩子都是個光棍,無兒無女一個人過活。時尚書屋
老人的性子很隨和。退休前他是個救危扶困的醫師,歇下來之後居家生活又沒有半點脾氣,照理這樣的老人在鄰里間的口碑應該不差。可是周圍人卻用異樣的眼光看他,沒有半個親近相好的鄰里朋友與他往來。時尚書屋
原因是老人家他活了七十多歲沒結婚,卻生就一副女人的性格,說話的時候小手指一翹一翹,話音帶著嗲嗲的尾碼。背地裡別人都叫他「老屁精」。時尚書屋
關於他的流言不絶于耳,各種版本的都有。說他年輕的時候和一個男的好過一段時間,後來那個男的結了婚,他就一個人在家掛上那男人的相片,獨自過着「男寡婦」的後半生;也有人說他喜歡年輕俊俏的小伙子,曾經包養過一個二十幾歲的小年輕,後來那小年輕騙了他一筆錢之後捲鋪蓋溜走了;甚至還有傳言說他喜歡沒事學女人唱歌,深更半夜的時候一個人一會兒男聲一會兒女聲說說笑笑。時尚書屋
講到最後,他就不成了人形,在流言裡儼然變作了妖怪。時尚書屋
即使再怎麼深居簡出不願招搖,也依然還是有人會在他背後指指點點。好在他本人並不太在意別人怎麼說,就算聽到什麼也會充耳不聞,看到什麼也會視而不見。他出門的時候,總是沿著路邊,低着頭,像犯了什麼重罪似的,逶迤着前行。宋曉君曾經與他打過兩次照面。時尚書屋
那老人的眼神很犀利,在宋曉君的臉上停留了幾句話的時間,然後黯然地退去。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