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旃羅含 第 42 頁


聽著身邊的動靜,躺在內側的宋曉君已經熟睡,發出靜謐的聲音。宋婷婷把身子朝弟弟靠近了些。手和手碰在了一起。夜裡悶得連一絲風都沒有,可宋婷婷卻不敢掀開蓋在身上的被單,露出哪怕一丁點兒皮膚。嚴嚴實實地裹着一身汗,等待睡意遙
作者:阿朔 / 頁數:(42 / 0)

十五朝香的人流如織,靜安古寺香火鼎盛。宋婷婷一個殿堂接一個殿堂參拜過來,轉了半天,煙燭繚繞,佛音靡靡,眼耳口鼻都不得清淨,分辨不出大千世界何處淨土。只見一尊尊居高而望的菩薩,端坐在蓮花台上,臉上現出喜怒哀樂各色神情。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宋婷婷心中默默念叨,燃香叩拜。時尚書屋
走出佛院大門,身後懸着一幅金匾對聯。「願祈佛手雙垂下,摩得人心一樣平。」
這天睡後,宋婷婷夢見從她肚子裡流走的那個男嬰回來了,它睜着一雙空洞虛無的大眼睛,聚精會神地盯着宋婷婷,小小的嘴巴翕合搧動着,彷彿有許多話要對她傾訴。時尚書屋
宋婷婷轉身向左,那渺小的靈魂兒就尾隨着追到左面,她翻身到右邊,男嬰仍是不離不棄。時尚書屋
宋婷婷一動也不敢動,嚇得後脊樑上全是冷汗。她屏息聽著身邊的動靜,躺在內側的宋曉君已經熟睡,發出靜謐的聲音。宋婷婷把身子朝弟弟靠近了些。手和手碰在了一起。時尚書屋
夜裡悶得連一絲風都沒有,可宋婷婷卻不敢掀開蓋在身上的被單,露出哪怕一丁點兒皮膚。嚴嚴實實地裹着一身汗,等待睡意遙遙無期地來臨。時尚書屋
半夜三更宋曉君起身上廁所,好不容易睡熟的宋婷婷被再次吵醒,嘴裡痴纏地罵著含糊的抱怨,伸出胳膊在彎腰找尋拖鞋的宋曉君屁股上用力拍了一巴掌,嘀咕道:「睡得好好的,撞鬼去啊?」
宋曉君沒有理會,半醒半夢摸了摸屁股,一團黑燈瞎火之中蹣跚起身。不一會兒解完手回到床上,後腦勺一沾枕頭,接着睡覺。時尚書屋
鬥小的居室,姐弟倆睡在同一張床上,無論做什麼都不方便。時尚書屋
所以更多的時候宋曉君還是寧願晚上在學校住宿。時尚書屋
其實學校的寢室也不大,方寸之間插放了四架床鋪四張桌子,几乎沒有什麼多餘的空間。時尚書屋
可宋曉君覺得還是在學校裡更自在,那感覺和空間大小沒有關係。整棟寢室樓住的全是男生,做什麼事情都可以無拘無束。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天氣炎熱,走廊裡到處晃蕩着只穿三角短褲的男生。有的剛從操場上運動回來,有的正準備去浴室沖涼,彼此廝見的時候,便搖晃着滿是肌肉的手臂互相打招呼。時尚書屋
一具具明晃晃的身體在宋曉君的眼前走來走去。有些顯然經常鍛鍊的體格看著十分養眼,泛着油光,滴着水珠,若是再被不經意的陽光掃出一道金黃,真能叫人看著暗暗往肚子裡吞口水。時尚書屋
宋曉君時不時地擦肩而過之後還會回頭瞄上一眼,本能地便把眼睛留意在陌生新鮮的身體上。時尚書屋
在家的時候,天氣熱起來宋婷婷也穿得不多。常常是一件薄紗的睡衣飄在身上,窗戶透進些許光亮,一眼就能看到裡面的內衣。時尚書屋
宋曉君每次眼角餘光掃見,總要皺起眉頭,說道:「怎麼不能穿得嚴實一點。專喜歡揀這種裡面外面全看得見的衣服穿。」
宋婷婷一聽這話便放下手上的活說道:「家裡又沒人,天這麼熱,不見得我還要裹棉大衣吧?」
「家裡沒人,我不是人嗎?誰讓你穿大衣了,那些顏色深一些的T恤衫不好嗎?又乾淨又舒服。你這樣穿著讓人看見什麼樣子,也不嫌難看。」
宋婷婷抖擻眉毛說:「你是我弟弟,我怕什麼難看?橫豎現在我整天待在家裡也不出門。你今天怎麼變得羅裡八嗦的,像個女人一樣。什麼時候這麼關心起我穿什麼衣服來了?」宋曉君不答腔,賭着氣背對著姐姐看自己的書。直到吃飯的時候才轉過身。時尚書屋
宋曉君既不留在家也不去學校的時候就到白門家裡住着。時尚書屋
白門是個自由撰稿人,平時不用朝九晚五地上班。宋曉君每次去找他的時候,他總是在伏案寫作。他寫東西的時候不抽菸也不喝咖啡,只是在手邊泡一杯濃濃的茶。滾燙的開水把茶葉的味道盡數溶解,隨着蒸汽氤氳,化散在空氣裡,比花的香味還要好聞。時尚書屋
白門若是困了倦了便嗅一嗅這茶香接着寫作。一直等到水涼了便再重新沏上一杯。彷彿所有的靈感都來自這些沉浮漂蕩的茶水。時尚書屋
宋曉君和白門在一起的事情沒有第3個人知道。即使對金金,宋曉君也沒有透露半點消息。宋曉君覺得無論怎麼講,要是讓金金知道了現在和自己在一起的就是當初醉酒帶他回家的那人總是件比較尷尬的事情。時尚書屋
第10一章(2)
所以在金金那些人面前,宋曉君仍然是以單身自居。時尚書屋
他常常覺得自己對白門的感情更多的是一種想要人陪伴的寂寞情結。然而有時他又感到或許不簡單只是如此。說不清也道不明。白門的聲音,白門說話時的神情,以及白門嘴裡講述的故事有着其他人不能帶來的特殊感受。時尚書屋
白門肚子裡的故事很多。但他講的故事卻和金金的不同,給人一種不假雕琢渾然天成的感覺。時尚書屋
聽金金的故事,聽著聽著就入了神;而聽白門的故事,聽著聽著卻會出神。時尚書屋
善於說故事的人都很會找詞,往往兩三個出其不意的動詞稍加潤色就能把事情描述得有鼻子有眼,畫面感、層次感全都突現出來。時尚書屋
後來宋曉君依然在酒吧,在學校,在各個聚會場合聽到金金嬉笑着講述半真半假的趣事。聽的時候他便側着臉,或是乜着眼睛,一聲不響地抿着嘴唇,或者浸在故事的情節中,或者想著自己的心事。等故事完了,他就露出一個會心的微笑。時尚書屋
段哥過三十五歲生日那天,金金喝多了酒,於是又開始在餐桌上說遠道近,揮霍談笑起來。時尚書屋
在離「天籟」不遠的樓盤裡段哥有一套房子。平時是他和小可的「愛巢」。偶爾也會作為朋友相聚、小型派對的「集散地」。時尚書屋
房屋的空間很寬敞,各種設施齊全,裝修的風格清淨淡雅,燈光的埋設和傢具的安排全都在細緻裡見功夫。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